劇情透露,主觀妄斷的心得感想有,也盡可能作了些反白防止劇透過多。
包含:重生渣夫狠妻、掌事
再次提醒以下文章包含劇情透漏。


重生渣夫狠妻 作者:萌吧啦
評價:★★★★☆

重生文,不過這次比較特別的是,上輩子勞燕分飛的夫妻雙雙重生到新婚夜那天。
套用一下文案簡介:

多少同林鳥,都成了分飛燕。
前一世,他紈絝一個,寵妾滅妻,身邊盡是鶯鶯燕燕,
上一世,她名門淑女,心灰意冷後,自私涼薄地斂財以求安身立命。
大難來臨各自飛的兩人,機緣巧合,重回到新婚那一夜,熟知彼此的陰暗,
是否又會重複分飛的宿命?

男主莊政航很渣,女主簡妍很狠,因為熟知未來莊家會遭抄家的宿命以及南方的瘟疫大災,
在雙方決心好好過日子後,努力對抗命運的故事,
比起常見的女主單打獨鬥,這篇很有夫妻共同奮鬥的味道。
中間宅鬥莊大夫人王氏、莊老夫人、莊二夫人,與大嫂姚氏、男主表妹安如夢交好,
漫漫地訴說著生活的點滴,發生的大小事。就像是日記一般,在保持劇情推進的基礎上,細細說著日常。
不喜歡這類筆法的讀者,可能會有些無聊,但若是想靜靜看著發展,也不著急想看大起大落的發展的話,
這部還挺推薦的。(很適合公車上打發時間看著)

男主角真的超胸無大志(笑),是說人生未必就要豪情萬丈,求個不愁吃穿安逸天年,也沒甚麼不好。
女主角一些手法看起來挺狠的,敢施敢為,不用擔心她會受氣,看起來很是舒心。(笑)
但後來會發現安如夢比她更狠(抖),不過莊敬航也是自作自受。
和忠勇王府世子那段,我噗哧了一下。XD

整體劇情安定沉穩,夫妻倆雖說常吵架,卻是標準的床頭吵床尾和,那樣的夫妻默契,描寫得相當真摯。
燕曾在上輩子其實也是有機會和女主角好好過的,
只是有時候有些錯是難以彌補的,也或者說是錯過了機會。
而這輩子,男主角把女主角看得牢牢的,瞧也不叫燕曾瞧見。(笑)
很欣賞女主角放下了便是放下的性子,既然這世與蒙興、燕曾不再有糾葛,便以不同的角度去對待。
也幸好這輩子男主角也重生了,懂得珍惜女主角,好好地一起過日子。
整齣故事在男女主角的相處上讓我很喜歡,有種很親人的感覺,讓我看文看得很開心,願他們幸福白頭。


掌事 作者:清楓聆心
評價:★★★★☆

本文起初的橋段描寫有些跳躍,丫頭小姐間的感情的好來得有點莫名,
女主角的能力表現也有些突然,有點像是從連載漫畫第第101回之類突然插入開始描寫的突兀感。
加上對裘三娘沒事愛踩女主角的表現有點厭惡,所以起初的評價大約在三顆星排徊。
到了中段,隨著女主角變成自由身、開始造船大業,和男主角的相知相惜描寫得極好,
一度暴增到五顆星評價。可惜到了收尾的篇章,有些橋段設計太過跑題,
女主角的自信也讓我有種狂妄感,加上男配的結局,
雖說不意外,但總覺得沒必要這麼處分他,所以整篇加總起來,還是給予四顆星的評價。

時空背景是延續武則天女皇后的平行時空,武氏一度掌有天下名為大周,終卻分裂成四國:
北有大求(可以想像蒙古、鮮卑)、鄰有玉陵(以花和富饒聞名),南有南德。
時臨大求野心昭昭,蠢蠢欲動打算進攻玉陵,而其餘國家表面富饒盛世,實則底下紛擾。

女主角宋墨紫,穿越人,於大周身負重傷之際遇裘三娘,雖為裘三娘所救,
但也因此成為她的丫鬟,與其他丫環白荷、綠菊、小衣姊妹相稱,
因為裘三娘是個女強人的性子,過去常與爹親出外經商行走,
在外頭有許多營生,看中墨紫的能力,將許多營生交付墨紫代辦,自己則在內宅內和繼母鬥法。

此時的宋墨紫因為重傷失去過去的記憶,只記得自己是穿越人,
擁有一手好雕工、憑著前世記憶熟悉軍艦造法,加上數理熟稔,
因此在外扮成男裝以墨哥身分行走,在內雖稱丫環,但氣勢實與裘三娘不相上下。
裘三娘為了擺脫繼母操控,使計嫁予上都的蕭三公子蕭詠,
臨走前命墨紫進行最後一次到南德的走私營生。
墨紫遇到官家派去到南德當特務的白羽(蕭二郎蕭維)、仲安、石磊等人,
軟磨硬逼著她搭載他們去南德,到了南德,墨紫自己也因緣際會救下南德的第一貪官元澄,
回到走私船上準備返程,才發現白羽等人的任務正是為了這天下第一貪官而來,
雙方互有爭執,但最後墨紫一方終得服軟,看著元澄被白羽等人所帶走。

但無論如何,墨紫因此與這幾人結緣。
隨著裘三娘嫁娶來到上都,嫁給蕭詠,墨紫則繼續幫裘三娘處理商務。
巧的是,裘三娘祖業有片船場地,與墨紫的專長一拍即合,幾番波折後交由墨紫掌管,
中途有所謂闖三關等困難,墨紫透過一己之才與眾人協力度過,並闖出名號,開始上軌道。

本來以為故事到此奔小康後告一段落,但隨著墨紫記憶復甦、身世的揭發,場景越變越大,
從宅鬥、幫派船幫鬥法、宮鬥、戰爭等,有挫折也有成長,
墨紫偶因錯信導致失誤,但幸有貴人相助,
加上自己的努力,多是有驚無險地度過風波,終與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其實這類穿越人+失憶,回復記憶後其實是甚麼神奇到不行的大來歷,這種設定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了。
但是作者設定得很縝密,從一開始墨紫的能力值設定為造船,就可以窺見這女主角的不平凡,
而造船的能力,比起甚麼神仙血、長生不老等更加實際、更有造成天下紛爭的可能,也更有說服力。
雖然難免有女主角容易受人喜愛的外掛設定,
但作者很是節制,配角們喜歡或厭惡女主的理由也都相當合理。
加上很多挫折和困境,都讓我感受到女主角的能力與位子是實打實地地拚來的,
而不是輕飄飄幾個微笑、幾個裝模作樣地指出爭點就帶過的,
簡單講,女主角的成就和腦袋很有說服力,而不只是空頭的設定。

女主角與很多人都有關係(看那精美的閔家、王家),其實這也算是主角威能吧!(笑)
但看看歷史,隋唐的開國君王貴族們,好像也是這種繞來繞出都是一家子的關係,
這或者也是掌管天下事的人天生所具備的能力和無形的因緣吧!
雖有血緣,但後續的發展處理卻有些新意,不被感情拖著走,
而是理性地判斷是否認親、如何行動。這種理性精神讓我很是欣賞。

說到理性,那不得不提本作我覺得描寫得最好的部分:男女主角的感情處理。
女主角的初戀情人是大求王,大求王有野心,但因為女主角不希望自己的造船工藝用到戰爭上,
加上自己的好友睡了自己的男人,最終放棄大求王烏延羯,輾轉流離,最後身負重傷而失憶。
回想起來後,女主並沒有否定過去喜歡烏延羯的自己,也沒有拒絕承認與那些人相識,
只是對現在的她而言,那些人對她的背叛,已經無法讓她以朋友、愛人相待。
本來打算就此掩藏軍艦才華,當著船場掌事平淡一生,
只是那些過去不肯放過她,所以她只好努力結交勢力,以求自保與反擊。

也因此,與元澄熟稔起來。原本以為只是相互利用的友人關係,竟漸漸曖昧變質。
同時搭上金銀錢莊的大少金銀(楚毓),三人結義為異姓兄妹,也從半開玩笑到後來情義相挺。
元澄,本作男主,初出場的樣貌超狼狽,連女主角都以為他是個四五十歲的大叔(大笑)。
因為白羽等人奉命捉拿元澄,與打算保護元澄的女主角起了爭執,
忠君愛國但有些說不通的白羽更是拔劍相逼,關鍵時刻元澄出手幫忙,不讓女主角為難,
也算救了女主一命。女主於是回贈價值連城的水淨珠為報。

而說巧不巧,元澄回到大周,蒙皇帝抬愛,
賜的府邸剛好在蕭府(女主角的主人裘三娘嫁過去的家)隔壁,
女主角為了幫裘三娘處理商務,常需爬牆,一來二往就遇到啦!(笑)

隨著彼此熟悉起來,女主角發現自己喜歡上了元澄,
但因為彼此都是聰明人,講話都愛講一半(你們有病啊XD),
加上之前的情傷,怕自己的「本能」又出錯,所以用理智壓抑著,
告訴自己現在甚麼情情愛愛的都要排在第二位,第一位是船務。
但元澄想通自己喜歡女主後,倒是率先告白了,女主聽著就哭了出來,這段的描述真摯,
讓我忍不住反覆看了好幾次,節錄如下:

她發現,她信他的,可能比信自己還多。喜歡了啊,對眼前這個男子。然而,如何是好?她本來想找個平凡一點,簡單一點的男子,漁舟唱晚那般共度悠閒。偏生這個人,從出生到如今,都不曾平凡簡單過。他那裡含著笑調兵遣將,過不久也許時局就會因此而變化。金銀動了,李硯動了,乙單她久未見到。去大求的,去南德的,各揣懷的目的,沒有一個單一,全都環環相扣。連她的官位,都由他蓄謀而動。

他說,現在不能低調了。

她卻發現喜歡深了他。那是否意味著,她又會重蹈覆轍?感情,已經拉不回來,她只能在前進和原地踏步之間選擇一個。

默默跟在他身後,她謹慎保持著距離,但抑制不住心跳。情字,真難解。可以理智得抗拒,卻不能理智得阻止。豆綠若喜歡金銀,她作為旁觀者會直說兩人不合適。然而,她和元澄又何嘗是合適的?

「你在想什麼?」他在前面問後面的她,沒有回頭。

「……沒……沒什……」她,只有原地不動。

「墨紫。」他叫她。

「嗯?」心浮氣躁。

「我曾想,這輩子是不會娶任何一個女人的。雖然,這不代表我沒有過女人。到我這個年齡,我說沒有,你也不會信。」對她,是不能瞞的,因為她不會喜歡被騙。

「呃——這事,你跟我提起過。你認出我是女扮男裝的時候。」一副閱女無數的老練。不過,沒想到他居然是打算不娶的。

不娶?!

這個好,省她的心了。但她,不自覺歎了口氣。

「全家人死得冤枉,我活著就不得不報仇。抄家之前,我沒有喜歡的東西或親近的朋友,身邊看似屬於我的一切,都是準備隨時捨棄掉的工具。兩顆水淨珠,換一條命,因為留著它,復仇便可以繼續。我這人,其實是一無是處的。像你這般活得如此精彩而自我的女子,我從未碰到過。你教我,原來日子可以輕鬆得過,便是在最險惡的絕境。別人看你桎梏重重,唯你在笑他人看不分明。我望著你良久,與你經歷越多,越覺自慚形穢。」他拿什麼跟她比,才能他沒有,才華他也沒有。屬於他的,只有陰暗的,狠毒的,毀滅一切的,足以讓他面對她而自卑。

「你……」究竟在說什麼啊?

「然,全天下,若有一人可以全心信任我這個人,大大方方跟我說互相利用,我算計她的時候,她只希望能告訴她一聲。這樣的女子,我想她也許不會嫌棄這麼一個一無是處的人。」腳步停了下來。

墨紫想哭。

「我想想,大概連金銀都比我好一些。但她說,她不喜歡那樣的妹婿,我突然有些慌……」他輕輕咳了一聲,轉過身來,笑著,又笑不出來的無措,那雙第二眼更好看的溫潤眼眸裡,芒光四溢,「我從來也不知道,心慌張起來,竟是如此煎熬。想了又想,這麼退了,實在辜負了我這貪官之名。終要親口問一聲,方能放下心。」

不知道他到底要問什麼,但她眼淚汩汩流。

「我雖然當不了你那麼正直的好人,甚至私心裡希望拉你同流合污。小門小戶在這幾年裡還做不到,然而,一心一意,卻能許諾的。我也能保證,世道便是再難,也不會回到你我初見時那等狼狽,小家總可以安然舒適。」他的手因為緊張而冰冷,「不知這樣的夫婿,你嫌不嫌不夠理想?」

墨紫拼命擦眼淚。她不明白這時候有什麼可哭的,淚就是流不斷。

元澄欲上前幫她擦淚,怕驚到她,強自站定在原地,「墨紫,你不必急著答我。我和徐九不同,天下女子,只對你一人有心。便是娶不到,也不會轉身就娶旁人。你慢慢想慢慢跟。我往前走一步,總要回頭等你一步,哪天若終於走到一處,我再問你一回便是。」

墨紫站都站不住,索性蹲下身,抱膝,不管不顧,大哭出聲。

元澄轉過身去,向前走了一步,回頭,依言——

等她。


就是這段,讓我覺得完全可以想像女主角的心情,這樣的好男人,不喜歡都不行了啊!(感動)

其實男配角烏延羯也是深愛著女主角的,只是做事方法不對,遇到的時間也不對。
那時還單純、耿直的女主角,根本無法接受自己的造船技法被用在戰爭上,
只是一心一意地喜歡船,再加上被欺騙、背叛的痛苦,狠狠地劃斷了兩人的姻緣。
而後女主角心境轉變,已經不恨烏延羯,只是明白烏延羯與她的價值觀,
有著本質上的差距,加上背負的、貪求得太多,一旦心死,就再難續前緣。

就像蕭維與女主角,也是價值觀有著本質上的差距,
但蕭維與女主角其實是有希望在一起的,不只是皇命,
重要的是蕭維願意改、願意去一步步接近,女主角問蕭維是否一直在忍耐這樣的自己,
用家國忠君包袱來拒絕他,當中不無是因為烏延羯的緣故(十年怕草繩啊)。
但我倒認為,只要願意想、願意去行動,一切都還是樂觀的,
只能說元澄先下手為強了(笑)。不然我真的認為女主角與蕭維,不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畢竟他的包袱沒有烏延羯那麼大,觀念也沒有烏延羯那麼死,還有鬆動的空間。

而女主角起初主張的不希望軍艦工藝用在戰爭,並因此和烏延羯分手,
但最後她自己倒是用得挺爽的啊(= =)。
這個部份讓我有點微詞,不是不希望嗎?
所以縱然走私營生用到新工藝,也記得毀船不留痕跡,這部分OK。

但後來為了利用亂世和元澄相守白頭,她倒是用得挺大方的。
口中尊重生命,其實也不把大求人當人看啊!
雖然戰爭無情,這些難以避免,但故事中欠缺對這部分女主的心思的說明,
或者說解釋得不讓我能夠接受。我不反對屠營,但該橋段描述倒像女主角在洩私仇,
卻只用「護短」輕飄飄帶過了。就讓我看得不是很舒服了。

而且妳最後都把這門工藝用在戰爭上了,那妳當初幹嘛拒絕烏延羯啊!(大吼)
只能說烏延羯是活生生的砲灰,如果他有元澄一半的心機和對女主角的坦承加上主角威能,
搞不好現在看到的故事,就是大求一統天下、善待漢人、世界和平。
而不是兵分三國,等元灝來天下一統了。

離題了,總之,男女主角間的相知相惜讓我很喜歡,只可惜其餘男配角的砲灰命了。(默哀)


元澄,元知州,天下第一貪官,大妖(笑)。
個人很喜歡這種不古板、亦正亦邪(?)的男主角,
雖有貪官之名,卻無貪官之實,反而幫助了許多人,
吸引許多人心歸附於他。其實這是當君主的本事啊!
(加上那個血緣咳咳,我想他應該是黃大人的孩子吧(歪頭))
可惜他是個無心於皇帝大業的人,利用亂世建立宋地,卻只是為了後半生能與女主角平安相守。
不曉得百姓聽到了,會不會氣得吐血三尺(笑)。

他與女主相處的橋段,充滿著浪漫與真情,女主角真的選了個很好的良人。


裘三娘,一個也很有主角格的女配角。
難怪有心得文說裘三娘本身的故事都可以寫一本小說了。
她是個劃時代的奇女子,行事作風不拘一格,當然遇到墨紫後更是狼狽為奸(誤)。XD
只是一開始她處處以主人格,想要踩墨紫的舉動讓我不舒服,也確認她果然是古人,
有著強烈的「主人」自覺。但後來想通了,放手之後的作為,才真正讓我看到她的胸襟。
她展翅高飛的結局,也讓我很欣慰。

綠菊,一個與白荷相對照的腳色,白荷幸運地遇到善待她、不計較她過去丫環背景的良人江濤。
但綠菊卻是這時代的一個悲傷故事,雖然受墨紫、裘三娘看重,卻無奈丫環的出身,
讓她無法被蕭旻的娘親接受,最後嫁給了岑二,也算是有個幸福的下半生。


故事劇情環環相扣,女主角多少有點招蜂惹蝶,但描述相當合理,
可以理解那堆蜂蝶心動的理由,而且也非每個非她不娶,而有適當的轉換與安排,讓我很是喜歡。
女主角和男主角的身世都很不凡,因此扯出的梗和謎團很多也很有趣,
為了相守而建立宋地的理由我也可以接受。
只是那個水淨珠,其實我在看別本小說時,很討厭這類秘寶、寶藏之類的設定,
但作者卻寫得讓我很能接受,從一開始只是當成值錢品在轉讓來轉讓去,
到後來十顆齊聚,準備召喚神龍,不是,準備尋寶的設定,
就讓我有點冏了。女主角為了建立宋地要這筆財富也是合理的,但只帶贊進就隻身闖入龍潭虎穴,
妳不覺得太過狂妄了嗎?(冏)
我深深地覺得這不該說有自信的表現,而是任性妄為和走狗屎運了。= =

加上最後對男配角大求王的安排,被墨紫氣到病了,加上戰爭失利,英年早逝,讓我有些感慨。
他做錯了事,而依劇情需要也的確必須讓大求無力一統天下,
但可能我還是希望能看到他的悔、他的反省與成長,而不是在那之後一年就薨逝的這種下場。

另外女主角在大求的故事,雖非正文重點,但我個人倒是很想看到相關的番外篇,
特別是葉兒與烏延勒的部分。

除了開頭橋段有點跳躍外,基本上文筆流暢,有些橋段設計很有巧思,
頗懂章回小說下回待續的精神,且大致劇情描寫相當動人,有吸引人往下看的本事,
當中女主過關斬將的本事也很有趣,的的確確將一個能幹、具有專業能力的女主角形象,
呈現在讀者眼前,讓我彷彿可以看到女主角燦爛的笑容。
而故事的角色也沒有浪費掉的,幾乎都會再次出場、用得很乾淨,這點也讓我很喜歡。

整個故事大約就結局讓我個人有幾分悵然外,其餘都很OK,相當推薦之。
(看到有人說前面比較好看後面普通的評價,我是覺得見仁見智啦!)

創作者介紹

豆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