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講西藏獨立、自由訴求的電影,不贊成、沒興趣的讀者建議避開閱覽本文。
筆者本身贊成藏讀,撰文時並未蒐集太多資料,也許日後蒐集資料後會修文。
本文與其說是心得,不如說是我個人一些想法的反思與咀嚼的草稿,
我是個膚淺、只有半瓶水的撰稿者,如果文章有不妥當的地方,還請指教,謝謝。



片中盡可能客觀地訴說藏人訴求的演變,從強烈、堅決地主張藏獨、批判中共的暴力,
到達賴開始提出中道主張、年輕一輩對西藏問題的想法等。從主張夢想到面對現實。

西藏在1949年遭到中共入侵,雙方反覆的衝突過後,開啟了達賴喇嘛等藏人的逃亡旅程。
個人認為達賴選擇了很聰明的方式,爭取西方國家(雖然我很不屑)人士的支持,
在世界上除了西藏以外,類似的少數民族VS.政府的抗爭其實並不少,
但西藏問題算是見光度很高的一個議題。

說真的,成王敗寇,類似的文化滅絕歷史上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
只是當時沒有媒體、網路可以記錄、散布,所以少數民族死亡、文化斷了傳承等議題,
也沒有多少人願意關注、能夠關注。最後不是淪為招攬觀光客的產物,就是歷史學家的研究品。
如今我們有媒體、網路,所以等於眼睜睜地看著這些「少數」被凌遲致死。

在面對多數的暴力、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少數都是悲劇。
我聯想到賽德克巴萊,是否也是一種在潛意識下對「文化死刑」的反抗?
只是最後在史書上,都像水面的漣漪,晃了幾圈便消失得無蹤無跡。

也許是因為聯想到台灣問題的緣故,所以看著藏獨人士面對中國人主張的「藏人也是中國人」、
「你知道他們用人皮做家具嗎?」等,格外有種憤慨的感覺。
我認為西藏他有他獨特的信仰與文化,中共打著為你好、解放奴隸的旗號根本就是自以為是,
根本就是跑到別人家搗亂,佔地為王後,宣稱你是我的,大家是一家人。
至於人皮家具問題,我真的很想說,干卿底事。我不喜歡海地的巫教,難道我就有權去滅它?
只有當地人才有權利去決定要如何做吧。

中國帶來了發展,也有許多對藏人的福利(甚至引起漢人的不滿),
但中國有問過西藏:「你需要嗎」?

不過現在中共採取移民政策,隨著時間經過,很可能就像北愛爾蘭和台灣一樣,
新移民也有了「當地人」的自覺,但卻與住得更早的「當地人」有著不同的政治、宗教信仰,
甚至不同的文化。在認同的事物不同的情況下,衝突就容易發生。
真正辛苦的,就是活在當地,面對錯綜複雜的認同問題的民眾。

片中讓我強烈地感受到中國的強勢作風,與面對絕對實力下的無奈與妥協。

反觀台灣政府、媒體,近來的新聞,如開放陸客自由行、未經核准直播大陸綜藝節目、
有政客呼籲開放對岸電視台等。在在都在促進兩岸的文化交流,說穿了就是溫水煮青蛙。
我雖然抱持希望台獨的立場,但並不樂觀,認為終有一天會統一,不管願不願意。
我不相信台灣人會以生命、熱血投入台灣獨立的革命等抗爭。
連具有獨特文化的藏人,都不是鐵板一塊了,更何況內部聲音紛擾的台灣?

在日常生活間,強勢的人往往是勝利者,相對弱勢者只能退一步,接受折衷的答案。
如今我們台灣面對中國,不就是這種狀況嗎?當中國進一步,我們就只能退一步,
因為我們孬,不想要撕破臉(某種意義上我們更有傳統中國文化的美德ORZ),
所以我們只能不斷退而求其次,所有想有所堅持的人都被認為是麻煩製造者。

A有著絕對的實力,並使用暴力攻擊少數的B,B只好尋求非暴力抗爭手段,
避免流於恐怖主義,希望獲得他人的同情票,那然後呢?頂多就是口頭的我支持你罷了。
暴力只會帶來暴力,所以B不能使用暴力,但A呢?所有的譴責對A不痛不癢,
B就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走向滅亡?「和平而高貴」地死去?

非暴力抗爭成功的也就只有甘地吧?= =
巴勒斯坦問題始終存在,但不可否認地,掌握利益關鍵和實力的以色列,
的確為少數族群的翻身建立了一個實例。

我譴責恐怖主義,因為我不想有天參加活動時被無辜地炸死。
但另一方面,我心底卻也有種疑惑,如果我身為被擁有絕對實力的族群壓迫的少數族群,
我會不會也走向這樣的偏激之路呢?

讓我深有感觸的一段話:

中國政府就是這樣:你跟他要蘋果他給你葡萄,你跟他要葡萄他給你西瓜。
西藏問題亦然:你要獨立他給你自治,你要自治,那他什麼也都不會給你。
所以西藏人啊,不要再做作了,跟他們除了有話直說,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西藏問題未來會如何發展?而台灣自身呢?我想,是該好好思考並付諸行動了。

創作者介紹

豆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智豐
  • 以色列根本只是西方打著所謂猶太人復國的旗號來搞亂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