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練筆作,架空古代文,管挖不管埋,純粹自娛用,會任性地隨時修改、毀屍滅跡。
2.常看一堆宮鬥文出現死士出場幫忙打怪、殺人越貨、綁架女主等,想說這些人也是有感情、有思想的,假設這些死士「重生」了,會有甚麼樣的行為,隨興而寫,沒有大綱。
3.理論上是兩個青梅竹馬的死士重生後聯手打爆原主子的HE故事(?)。
4.因為今天是部落格十周年,所以才剛寫完就發文,後續不明,還在腦中。

楔子

  淳熙三十四年,京城。

  京城永寧侯府裡正舉辦著宴席,處處人聲鼎沸,觥籌交錯,耳房裡幾個裝扮妖撓的舞姬正互相檢視著衣裝,樂手也再次檢查樂器是否妥當,好為接下來的演出做準備。舞姬們確認行頭都準備妥當後,不禁興奮地交頭接耳,討論起今日的賓客,但當中一名容貌妍麗的舞姬卻是格外地冷淡,對於姊妹們的期待不置可否。

  「曉久,妳聽說沒有,今天那個出了名的玉面尚書容安也會出席呢?」一旁的舞姬紅裳興奮極了,就算和曉久共事了近半年,知道曉久向來冷淡,仍忍不住熱情地抓著曉久的手分享八卦消息。「聽說他對妻子一心一意,結褵十餘年都沒有納妾,簡直像戲文裡的故事,真想看看他本人的模樣……」

  「我曾經遠遠瞧見過,容貌的確很出色。」曉久難得地開了金口,讓紅裳驚訝了下,然後更加起勁地問道:「真的?長得真的很好看嗎?啊啊啊!如果能跟這樣的人春風一度,真是死也值得了。就連名字也好好聽……」

  曉久但笑不語,聽著紅裳在她耳邊絮絮叨叨。

  她當然看過,因為這個容安就是她今日的刺殺目標。

  她是三皇子底下的死士小九,而容安正是三皇子的政敵,她自半年前受命化名曉久潛伏在這舞姬群中,就等著永寧侯辦宴席邀來容安,今天就是執行命令的最好時機。她自小接受著武藝等訓練,就是為了此時能派上用場,她是三皇子的劍,三皇子的命令就是她的一切。只是,心底深處忍不住飄過一個身影,那是和她一同長大的十七,如今正在他處出任務。而她今日的任務不論完成與否,她的下場大概都注定是個死局。這是她早就知道的結果,卻忍不住想著,十七聽到她的死訊,那張冰山般的臉,會不會有所動容呢?

  門口一名丫鬟進來指示她們可以準備出場,打斷了小九的思緒,眾人忙收斂起精神,準備演出。

  樂手先行就位,而後樂聲一響,舞姬們魚貫而出,走入大廳,跟著節拍舞動身體,水袖隨著轉身在空中劃出美麗的弧,吸引著眾人的目光。大廳擺了多張席面,男女分席,以幾扇屏風隔開,因此不論男客女客都能見到舞姬的演出。大多數的男客無可無不可地欣賞著,但有些保守作派的貴婦對於舞姬表演不甚苟同地皺了皺眉,其中女客群中,一名年約十一二歲的少女從舞姬出場,便目不轉睛地盯著舞姬看,或者正確來說,是看向當中的小九。

  少女的目光引起了小九的注意,不禁趁著錯位時朝少女看了一眼,瞬時心裡像漏跳了拍般撼動。她應該沒有見過這個女孩,為什麼會有莫名的心悸感?小九憑著長期的訓練,幾個眨眼間便冷靜下來,繼續隨著樂曲扭動身體。

  而後,舞姬們變換隊形,分成兩團整齊地交錯著,容安所坐的位置偏近著舞姬的舞臺,紅裳甚至在經過時向他拋了個媚眼,引起桌上賓客一陣戲謔,小九第一次繞經容安身邊時,並沒有出手,卻在第二次錯位時跳躍而起,從腰間抽出軟劍,直逼容安而去。

  如此近的距離,一定會成功!

  豈料瞬間驚變,容安彷彿早已知曉今日會遇襲,一旁的侍衛早一個箭步攔了上來,轉眼間,她就被壓制在地。大廳賓客驚嚇不已,紛紛起身躲避,那名少女也被拉著往外退去,卻仍緊盯著小九不放。小九看向朝她走來的容安,毫不遲疑地咬下牙中的毒囊,苦澀瞬間瀰漫了口腔,而後是溶解般的苦痛,與無邊無際的黑暗。

* * * * * * * *

  邊關永安城一處民宅中,一名黑衣男子接過信鴿,打開竹筒取出信籤,看到半途突然身子一僵,彷彿不確定般撫摸著紙籤喃喃念著:「三月十八日,永寧侯府夜宴,事敗……」

  事敗是甚麼意思,他早就知道了,或者該說,當小九接下這個任務時,他就已經預知了結果。只是,總忍不住期望著奇蹟。如今,他最不期望的結局已然到來,而他連幫她收屍都做不到。心中像缺了一塊,空蕩蕩的不知該找誰償還。

  「小九……」他終是忍不住痛哭出聲。

* * * * * * * *

  淳熙二十四年,京城。

  小九再有知覺時,只覺得身邊吵吵鬧鬧的,聲音有男有女十分雜沓,然後,她感覺自己被抱了起來,嘴裡被塞入瓷勺,灌入苦燙的藥汁。她本能想要嘔吐出來,卻不知抱她的人使了甚麼手法,讓她糊裡糊塗地吞了下去。她覺得身體好燙又好冷,渾身乏力不受控制,朦朦朧朧間,她想著,難道她還活著嗎?

  醒醒睡睡幾個輪迴後,她終於感覺身體退了燒,發現自己又被抱坐起來餵藥,她努力掙開了眼睛,看向抱著她的人。

  這一看讓她愣住了,這可不是容安嗎?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轉頭看著周遭,發現自己被成群的僕婦丫鬟環繞,眼前還有個貴婦正拿著蜜餞哄著她。

  「卿姐兒,乖乖吃藥,病才會好,吃完了藥,娘就給你吃糖喔!」

  「來,啊,我們卿姐兒最乖了。」容安一邊說一邊哄著懷裡的小九開口吃藥。

  小九愣神之間,被容安餵完了一整碗苦藥,還塞了一顆蜜餞而不自覺。

  她忍不住伸出手摸著容安的臉,甚至大膽地扯起臉皮,容安也不反抗地讓她扯著,一旁的妻子謝氏則是伸手試了試小九的額溫,發現已經退燒了,安心地呼出一口氣。

  小九奮力地扯了半天臉皮,終於確認這是現實,而放開了雙手。眼前的容安,甚至比她之前看過的還要年輕許多。

  容安揉了揉自己的臉皮,小心翼翼地把小九放回床上,問著:「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啊?可以跟爹爹說喔!」伸手摸了摸小九的手腳,確認燒都已經退了,看小九沒有不舒服,便開始哄她睡覺,慈眉善目得活脫脫是個「孝女」。

  這不是容安吧?

  這怎麼可能是大周朝那個呼風喚雨,被稱為冷面玉郎君的刑部尚書容安呢?

  可是她看向自己的小手小腳,短短肥嫩有如楓葉般的模樣,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 * * * * * *

  小九花了好幾天才適應了自己的新身分。她不再是三皇子手下的孤兒死士,而是當朝刑部主事容安的小女兒容卿,不再需要命懸一線地出任務,也無需訓練武藝,只需要吃了睡、睡了吃,沒事就玩,過著正常的兒童生活就夠了。她頓時有種空落落的感覺。

  小九,現在該稱為容卿了,她的心裡有點複雜。因為之前還把容安當作重點刺殺對象在研究,現在卻成了他的女兒;而原本效忠的主子三皇子,卻成了敵對陣營的人。

  她所受的訓練,包括朝廷相關人事的認知。現在是大周朝淳熙二十四年,未來的刑部尚書容安現在只是個從六品的刑部主事,二皇子還沒當上太子,三皇子如今只是個十三歲的小孩。而這個時間的另一個「她」正在三皇子外家的死士訓練所裡受苦受難,自己現在則在容安的府裡成天吃喝玩樂。再過個幾年,聖人會將二皇子封為太子,三皇子與外家會聯合起來,想方設法構陷二皇子,讓自己成為太子,最終目標就是登上大寶。

  她以前主要就是在蒐集三皇子政敵的相關罪證,二皇子自從當上太子後,底下的人就越發氣焰高揚,囂張跋扈,侵人良田、占人妻女的事所在多有,所以她也覺得讓三皇子當太子比較好。但是容安一派則是表示中立,一味忠君,三皇子發現拉攏不來後,計劃來個栽贓嫁禍,命她裝成二皇子的人,在二皇子與容安發生不愉快後刺殺容安,一來去掉容安,便可趁機換上自己的人馬,二來也可以刷低二皇子在聖人心中的好感度。也許還有更深刻的計謀意涵,但這就不是位卑的她可以參與或理解的了。

  想到未來會跟三皇子站在對立面,就讓她渾身不自在,有種背主的愧疚感,不禁想著能不能把容安給拉到三皇子的陣營,煩惱得不得了。但看著鏡子中自己的五短身材幼童模樣,目前還未滿三歲的她,還是先專心長大比較重要。

* * * * * * * *

  淳熙二十四年,京城後宮。

  「不好了,七皇子從假山上摔下來了!」小宮女飛奔進淑妃的芙蓉殿通報,淑妃聽說自己的兒子摔傷,驚得摔落了手中的茶碗,急急忙忙趕了出去,正好與抱著七皇子回來的人馬交會,宮女太監小心翼翼地將七皇子抱到床上,太醫隨即被人連抱帶扛地打包過來。

  淑妃讓太醫進去診治,自己在外間開始盤問宮女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原來七皇子蕭隆景向來反應遲緩,六皇子蕭隆慶和八皇子蕭隆暄不想和他玩,就騙他說要捉迷藏,由七皇子當鬼負責找人,六皇子和八皇子則手牽著手趁著數數時跑了開去,七皇子到處找不到人,想著爬上假山探看,一不小心腳滑便摔了下來,結果腦袋正好撞在尖石上,頓時血流如注。

  同是淑妃所出的四皇子蕭隆誠也聞訊趕來,問著:「母妃,弟弟怎麼樣了?」

  「太醫正在看呢!希望沒有大礙……」淑妃心焦地皺著眉頭,四皇子忙握了握淑妃的手安慰淑妃,淑妃對於這個懂事的大兒子很是喜愛,摸了摸他的頭。

  「太醫出來了。」宮女拉拉淑妃的衣袖提醒她。

  淑妃忙湊上前去,問道:「周太醫,我兒目前怎麼樣了?有沒有事啊?」

  周太醫行了個禮,淨了淨手,溫吞吞地道:「沒事,七皇子殿下雖說撞傷了腦袋,但有出血反而是好事,脈象也很穩定,應該過會兒就會醒來,這兩天多躺躺,沒有不舒服的話,應該就沒問題了。我再開點溫補回血的藥,吃或不吃都可以。」

  一番話說得淑妃騷動不已的心總算安定了下來,周太醫又跟宮女交代了一番,這才悠悠哉哉的告辭離去。淑妃和四皇子走到裡間,看著七皇子頭上包裹著層層紗布躺在床上,小臉蒼白得很,心裡很是不捨,忍不住落了幾滴淚。

  「可惡,都是那兩個臭小子,害得景哥兒摔傷。」淑妃扯著帕子咬牙道。

  四皇子在一旁安慰著淑妃,眼角瞥見七皇子睜開了眼,忙喚過淑妃:「母妃,妳看,弟弟醒了。」

  淑妃忙撲上去:「景哥兒啊!我的心肝兒啊!你沒事吧?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啊?啊?」

  七皇子眨眨眼,看著淑妃和眾人,像是驚訝像是發愣,眾人想著他莫非是被摔傻了,怎麼一句話都不會說了?這下可好,原本就已經傻傻呆呆的了,再撞傷腦袋可怎麼是好?淑妃也想到這一層,忍不住大哭起來:「哎喲我的心肝兒啊,你別嚇母妃啊!好歹應個聲好不好?」

  七皇子頓了頓,終於開口:「……母妃……我、我沒事。」

  「母妃,弟弟既然醒了,我們讓他多休息一下。」四皇子看七皇子似乎還有失神,想是剛才摔傷所致,忙連哄帶騙地將淑妃帶走,臨走前還不忘對七皇子眨眨眼打信號,暗示:「母妃我搞定就好,你好好休息!」

  眾人紛紛離去,宮女奶嬤嬤幫七皇子掖好被角後,乖順地退到一旁守著,讓七皇子有個休息的空間。

  七皇子傻楞楞地盯著床頂,想著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方才他還在與敵人纏鬥,對方刺中他的要害,導致他大量失血,他覺得身體漸漸冰冷,而後陷入黑暗。醒來後,就變成了如今的模樣。他看著自己如今孩童大小的手、瘦弱的手臂,與他先前成年男子的樣貌體態截然不同,這莫非是鄉野傳聞中的借屍還魂之類,這個身體原先的人死了,所以他借了這個身軀活著?

  他忍不住有些悵然,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他本是想著若是就這麼死了,剛好可以去黃泉找小九,也挺不錯的。沒想到,他竟然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只是母妃?景哥兒?弟弟?如果他沒記錯,名字內有景字,有哥哥且生母封妃的皇子只有一個,就是大周朝的七皇子蕭隆景,這該不會就是他的新身分吧?可是他記得蕭隆景今年已經十五歲了,身為哥哥的四皇子蕭隆誠應該也有十九歲了,怎麼還會是孩童的樣貌?

  他心中忽地閃過一個假設。莫非改朝換代了?又或者,他不僅還魂,還回到了過去?

--
自創小說發表區總算有文章了(淚目)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12361510
  • 期待下一集(炸)
    超級有大陸風的
  • 謝謝鴨子,
    不過我本來就是想要寫這樣的故事咩!
    是說你的小說進度?

    豆子 於 2015/08/04 19: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