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6.警告:本篇捏造、妄想成分更嚴重,請小心!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真容】

 

    本丸裡,一群刀劍男士正在閒話。 

    「我說,會不會覺得那兩人最近走得很近呢?」加州清光看著在庭院裡聊天的審神者與鶴丸,一邊上著指甲油,一邊無可無不可地說著。 

    「因為是近侍嘛,常會需要在一旁服侍也是正常的吧?」大和守安定在一旁對自己的本體做著保養作業,看了一眼庭院中的兩人,隨性地應道。 

    「但那個距離也實在超出一般常識範圍了吧?」加州清光仰頭想了想道:「……該不會,鶴丸那傢伙看到了吧?」 

    「你指什麼?」 

    「審神者的真容!」 

    眾人頓時安靜了下來,目光朝向清光集中,似乎都被這話題勾起了興趣。 

    「……話說回來,我們大家都沒人看過審神者真正的樣子呢!」一旁的光忠加入話題討論。 

    「我只有看過下巴,今劍他們似乎也差不多。」具身高優勢(?)的螢丸表示。 

    「雖然聲音聽起來是個年輕女性,但搞不好是個醜八怪喔!」獅子王笑道。 

    「喂!她可是我們的主人,怎麼可以在背後說審神者的壞話。」長谷部忍不住出聲喝叱。 

    「就是說啊,容貌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審神者就是我們現在的主人,這個事實是不會撼動的,就算長得奇醜無比,也還是我們的主人!」山伏國廣豪氣干雲地說著。 

    「扯遠了吧,我是說,該不會鶴丸看到了審神者的長相,一見鍾情之類的,然後兩個人在交往了吧?」加州清光斷言,吹了吹上好指甲油的指甲。 

    「你想像力也太驚人了吧?」大和守安定吐嘈。 

    「……」身為偶然聽見鶴丸煩惱的人,次郎太刀覺得這揣測頗為神準,眨了眨眼,決定繼續喝酒看戲。 

    「刀和人類?這不會吧?」山姥切國廣本能地反駁。 

    「別忘了我們現在可是『男人』的姿態喔!更何況,審神者擁有把我們召喚出來的能力,本來就不能當一般人類看待。」加州清光握拳正色道。 

    「……那麼,首先先去確認看看審神者的長相如何?」獅子王道,眾人聞言眼神一亮。 

    「對於主上刻意隱瞞的事情,做為屬下的我們怎麼可以嗚——」長谷部被眾人消音了。 

    於是,審神者的面紗揭露計畫華麗麗地展開了。 

    眾刀劍男士展開熱烈的討論,包括戰略的運用以及如何引開鶴丸的注意力。一旁的太刀群則是安定地喝茶。 

    「總覺得最近會越來越熱鬧呢!」三日月宗近笑著泯了一口茶湯。 

******* 

    審神者很疑惑,最近圍在身邊的刀劍男士怎麼突然多了起來,特別是嬌小的短刀群總愛膩在她身邊動手動腳。是說不上性騷擾的意味,但總覺得大家似乎對她的面紗興趣異常高昂。甚至走在路上會發現奇怪的水窪和鏡子,讓她無時無刻都精神緊繃地注意自己的面紗有沒有戴好,都快恨不得直接改作穆斯林婦女裝扮了。最後,審神者再也受不了,找來鶴丸詢問原因。 

    「關於這樣的狀況,你知道為什麼嗎?」成天要防著那些小朋友揭開她的面紗也真夠累人的。 

    「……我去打聽看看好了。」鶴丸也有點莫名,決定先打探消息再說。 

    鶴丸離開審神者的私室,走向本丸,突然在轉角看到探頭探腦的秋田藤四郎,一看到他出現便慌慌張張地想要跑走,鶴丸忙一個箭步衝上前逮住了嬌小的秋田藤四郎。 

    「我很可怕嗎?為什麼一看到我就想跑?」

     「我是要去,啊——」秋田藤四郎怕自己說遛嘴,忙伸手遮住自己的嘴巴。 

    這下反而讓鶴丸更懷疑了,他捂住秋田藤四郎的嘴,一邊悄悄地靠近本丸。隨著距離拉近,他聽見裡頭傳來的討論聲。 

    「審神者大人防備得很小心呢!」今劍沮喪地說。 

    「不管怎麼撒嬌耍賴,都沒辦法找到空隙,真不愧是審神者大人!」螢丸佩服道。 

    「現在不是佩服的時候吧!」獅子王吐嘈。 

    「看來派短刀的方式似乎行不通呢!」燭台切光忠冷靜地下了判斷。 

    「還是說讓比較能卸下年輕女性心防的人去呢?例如臉蛋長得比較好看的之類。」和泉守兼定提議,頗有想毛遂自薦的氣勢。 

    「去做什麼?」鶴丸順勢詢問。 

    「這還用說嗎?不就是我們之前討論的審神者大人的真容——鶴丸!?」 

    「原來如此,是為了這個啊!」鶴丸笑道,但眾人莫名感受到他笑容背後的沈重氣壓,氣氛一時劍拔弩張起來。 

    這時,五虎退無辜地扯了扯鶴丸的衣角問道:「鶴丸不好奇嗎?啊!還是說鶴丸你已經看過了?」 

    「真的假的,喂,鶴丸,你看過審神者大人的真容了嗎?」「是個美人嗎?還是說臉上有疤之類?」「…………」「…………」 

    「咦?慢著,為什麼話題突然轉到這裡?」突然被眾人圍攻詢問的鶴丸頓時有些錯愕。 

    一陣兵荒馬亂後,總算眾刀劍男士再度冷靜了下來。 

    「也就是說,你們對審神者大人一直戴著面紗的理由感到十分好奇,所以這陣子才會有那些奇怪的舉動是吧?」 

    「正是如此。」 

    「……關於這個問題,我也曾經問過審神者大人,是有理由沒錯……我去問問看審神者大人,看她要不要好好說明一下吧?」鶴丸考慮後說道,起身離開本丸,背後是一票刀劍男士的歡呼。 

    真是的,簡直就跟小孩子一樣,不過,這樣長久猜疑下去,似乎也不是件好事。怎麼做比較好呢?鶴丸邊思索邊走向審神者的私室,將狀況回報給審神者。 

******* 

    「咦?因為這樣的原因? 

    「就是如此。是說戴面紗是上面的人的要求?」 

    「……老實說,也不盡然啦!」審神者把玩著摘下的面紗,有些漫不經心地說。 

    「那乾脆拿下來不就好了,雖然說是怕主人更迭我們會難過,這樣的理由固然是一番好意,但如果成為大夥的不安來源的話,似乎反而失去意義了,不是嗎?更何況,人類再怎麼說也有幾十年的生命,我們也都習慣了,不要把我們想得那麼脆弱!」話雖如此,但還是會有點不甘心呢,原本只屬於自己獨享的真容,變成大家都看得到的情況。但不只是他,相信大家也是希望自己能夠面對真正的主人吧! 

    「鶴丸……」審神者看著鶴丸,沉默了會垂下頭,迴避鶴丸的視線,說道:「我啊,大概沒辦法像一般人活那麼久。」所以才會這麼擔心主人更迭的問題。 

    「!」鶴丸吃驚地瞪大雙眼。 

    「召喚付喪神的能力,不僅稀有,同時咒術的實施也會侵蝕術者的生命。」審神者像似想到什麼,忙安慰道:「啊!但我不後悔喔,我很高興能夠看到你們人類的姿態,那是我的榮幸,對於一個愛著刀劍的人來說,沒有比這更讓我幸福的事了。」 

    「所以……不要為我難過。」審神者撫上鶴丸的臉,兩人額頭互抵,指間傳來的濕意暗示著什麼不言而喻。「就連你都如此難過了,我怎麼敢讓他們記得『我』呢?」 

    「……不對,我有我的原因。」鶴丸握住摸著自己臉龐的審神者的手,拉到唇邊親吻,審神者吃驚地想要抽手卻發現無法抽回,只能任憑這種曖昧的氛圍在兩人之間蔓延開來。「那個原因……我不用說你也明白的吧?」 

    「……」審神者看著鶴丸,有些不敢直視,避開目光點了點頭。

     鶴丸放開她的手,轉而將她緊抱在懷裡,審神者感受到自己心臟跳得飛快,終是鼓起勇氣回抱住鶴丸。 

    兩人靜靜互擁了一會,鶴丸收斂了情緒,回復一貫的笑臉說:「正因為如此,請好好面對我們吧!在妳有限的生命裡,用妳真正的面容,我認為這才是刀與人該有的相處之道。對吧?」 

    「……我怎麼覺得自己老是被你牽著鼻子走呢!」審神者楞了下,笑道:「說的也是呢,我以自以為是的方式想對你們好,但這未必是你們希望的好。總是隔著一層面紗,是無法建立真正良性的關係的。」

     房門外,一群偷聽的刀劍男士不禁動容,長谷部更是涕淚橫流,要不是被壓制住,早想衝進去抱審神者的大腿了。 

    「……偷聽到這裡就差不多了吧!剩下的時間,留給他們兩人吧!」燭台切光忠笑道,拖著被五花大綁的長谷部率先離去。 

    「我就說他們是在交往吧!」加州清光道。 

    「你的想像力真的很驚人!」大和守安定再次說了相同的話回應清光,腦海裡想著自己的主人怎麼都壽命不長呢?可是,卻都是深愛著他們的好主人。 

******* 

    「我本來是擔心將來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們就又要再次『失去主人』,才想說用這樣的方式迴避『主人』的意義,不過似乎反而讓你們擔心了。」審神者戴著面紗來到本丸,對眾人說道。「如果你們希望的話,那我之後就不戴了,你們覺得如何呢?」 

    「……」 

    眾人詭異的沉默讓審神者不禁緊張了起來:「怎麼了嗎?」 

    「啊啊,那個啊,我們之前那些舉動,嗯,怎麼說呢,其實一開始也只是出於好奇啦,沒有真的要勉強您的意思。真要說的話,我們這邊才應該說抱歉才是!」獅子王被推出來當代表,有些腆然地道:「不過,那個,如果能與審神者大人更加坦承地面對面的話,我、我們也會非常開心的。」 

    「刀與人、真正良性的關係,真是句好話啊!不管大人您是怎麼樣的醜女,我們都能接受的!」山伏國廣白目的發言後,迅速地被眾人拖下去處理了。 

    「……你們,該不會偷聽了吧!」鶴丸怒瞪。 

    「啊哈哈,稍微一點點啦!」獅子王忙打圓場。 

    「我想看審神者大人的真容,今後也請繼續多多指教!」不管周遭的吵吵鬧鬧,螢丸直率地對著審神者道。 

    「啊,我也是我也是,總是看不到審神者大人的表情,感覺好寂寞喔!」今劍也連忙附和,其餘短刀群見狀也紛紛一擁而上,包圍住審神者。 

    「你們……」審神者不禁感動。 

    「啊,老虎不可以亂來!啊呀!」五虎退頭上的小老虎弓起身體一爪鉤住了審神者的面紗,拉扯間瞬時扯下一大塊布來。「對不起,審神者大人……」 

    「別在意,反正都是要拿掉的東西了。」審神者笑著說,將手繞到頸後,迅速地解開繩結,露出自己的面容。 

    本丸裡的刀劍男士頓時動作都停滯了,視線紛紛集中到審神者身上。 

    「啊啦!鶴丸賺到了耶!」第一個出聲的是加州清光。 

    「審神者大人好漂亮。」五虎退忍不住上前親了審神者一下,審神者害羞得紅了臉。 

    「喂!你做什麼!」隨即而來的是鶴丸的喝叱。 

    「五虎退好狡猾!」秋田藤四郎不滿地抱怨。 

    悠閒地坐在本丸一旁喝酒的次郎太刀舉起酒杯笑道:「真是一齣歡樂和睦的喜劇啊!」 

    「啊啊,真是個好主人呢!」三日月宗近附和道。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