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手入】

一次出陣中,鶴丸本體受到輕傷,回到本丸,審神者見狀,立刻把他拖去進行手入。鶴丸坐在一旁看著審神者聚精會神地為他本體進行修繕養護,不禁起了作弄的興致。

「啊!啊~~」

「……」

「啊!主上、那裡、那裡不行!」

「…………」

「啊啊啊啊!要不行了!~~~」

「………………鶴丸。」審神者終於忍不住了,小心地放好刀,轉頭便怒聲道:「再亂就給我出去!」

「因為,總覺得很寂寞嘛!」鶴丸一把拉過審神者,把她抱了滿懷道。「也看看我嘛!」

「……」想要說些什麼卻被鶴丸消音的審神者。


【白無垢】

和煦的午後,鶴丸一行人剛出陣回來,審神者早已在本丸等候多時了,逐一地詢問是否受傷、刀裝士兵是否需要補充,一時之間本丸好不熱鬧。看到審神者還在滔滔交代著瑣碎事宜,短刀群一如既往地纏在審神者身邊,覺得有些受到冷落的鶴丸自行走到桌邊坐了下來,拿起點心和茶水開始享用。

「我說鶴丸,你為什麼總是披著那玩意,那不是女人的嫁衣嗎?」陸奧也坐在桌旁,一邊撥著橘子一邊無聊地問道。

「我不認為明明是把劍卻帶著槍的人,有資格對人說三道四,還有,再怎麼說我也比你年長許多,稍微有點對長輩的敬意好嗎?」鶴丸冷淡地回嗆。

「嗚!……」陸奧無言以對,不顧禮儀地把下巴撐在桌上,突然疑惑地道:「是說,我們為什麼會是這個模樣啊?」

「……」鶴丸冷淡地一瞥作為無言的回應。

「我的前主人是那個坂本龍馬,嘛~有很多原因,我對於自己帶著這把槍並不討厭。」如果自己是把槍,就可以及時趕上那一刻也說不定。

「……大概因為我們是付喪神吧!有許多方面都受到人類的影響也說不一定。」鶴丸想起了自己多次被人轉手的經驗,似乎哪裡都待不久。

*******

晚上,審神者的私室,鶴丸與審神者正在討論明日遠征與出陣的事宜。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審神者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臉,不會哪裡又被鶴丸用墨塗黑了吧?

「沒事,只是突然有點疑惑,想著我是誰、我為何為在此之類的哲學問題……」鶴丸簡單地說了下午的事,忍不住問道:「你們人類的長相是源自於父母,那個什麼叫做遺傳因子的東西?那我們呢?作為審神者,妳知道些什麼嗎?」

「……雖然我是審神者,但我也不知道呢!我所做的不過是讀取刀劍上的思念與早已存在的心,把它喚醒,如此而已。」審神者認真地想了一會,接著道:「在我們國家,一直相信著萬物皆有神靈存在,也就是說『你們』早就存在了,或許多少也有受到人類的影響,但怎麼說呢,我想你們的模樣,就是你們的心、靈魂最自然呈現的狀態,或許……這個問題,你自己本身最清楚答案也說不一定。」

「……我怎麼有種問題被丟回來的感覺?」

「哪有,我可是很認真地回答你好不好!」審神者扁了扁嘴。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鶴丸摸了摸審神者的頭安撫道。

問他自己嗎?

最初的記憶是什麼時候呢?是被鍛造出來的那一刻嗎?在輾轉無數人的手中,記得的主人其實屈指可數。曾被作為陪葬品,也曾被供奉在神社,最後經由伊達家的手獻給了皇室,宛如被嫁入皇室的公主。那時他想著什麼呢?啊,對了,是果然又被轉手了嗎?這次他可以期待皇室會是他永久的居所嗎?

……啊……是這樣嗎?

他一直在找尋著真正屬於自己的、不用再被迫離開的歸處嗎?

時代改變,人類不再以刀劍為武器,他也成了收藏在展示櫃中的國寶文物,定期被人類拿出來保養、確認狀況是否良好。和平固然很好,但作為刀而言,真是無聊至極的一段時光啊!就沒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這時,審神者出現了。給了他們實體化的姿態,賦予了他們沉眠已久的刀劍新的任務,提供他們難得可以大展身手的好舞臺,生活變得有趣起來。

特別是每次出陣或遠征回來的時候,看到總在本丸迎接他們的審神者。怎麼說呢?總覺得戰鬥的疲憊都消失了大半,心中湧起莫名的暖意。

「鶴丸?鶴丸?」審神者擔心的呼喚聲,把陷入回憶的鶴丸叫醒。

「啊啊,抱歉,稍微想了一下事情。」鶴丸順手捏了捏審神者的臉頰,被審神者拍掉,鶴丸不禁大笑,審神者忿忿地捏回去,最後兩人笑鬧成一團。

……在這場戰役結束之前,他可以期待嗎?

他知道人類世界的規則,在這場戰役之後,他大概又會回復美術品的身份,被鎖在櫥窗中。但至少在那時刻到來前,讓他暫時把審神者當成自己的歸處吧!

*******

「看來你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呢!」笑鬧一段落後,審神者溫柔地道:「不過白無垢啊!真是不錯呢!」

「什麼意思?」可別說他是小受什麼之類的啊!鶴丸身上飄出危險的氣息。

「比起現代流行的西式婚紗,我更喜歡日式的傳統婚禮。小時候曾和父母去鶴岡八幡宮,碰巧遇到過一對新人正在舉行婚禮,那個新郎超緊張的,渾身僵硬還同手同腳……」審神者渾然不覺,笑著說起童年時的趣事。

「……妳是想暗示什麼嗎?」

「!」驚覺自己說了什麼的審神者不禁窘然,慌慌張張地想要解釋,卻突然發現自己頭上身上被罩了什麼,伸手一拉,正是方才穿在鶴丸身上的白無垢。

「嫁さんもらった!」審神者還沒回過神來就被鶴丸連衣帶人一把抱起,在室內打轉。

「什麼什麼!?鶴丸?放我下來!你這個大笨蛋!」審神者被鶴丸搞得又羞又窘,滿臉通紅地捶著鶴丸,換來的是鶴丸的大笑。

*******

房門外,幾個刀劍男士聽著裡面傳來的嬉鬧聲,不禁面面相覷。

「本來是想說晚飯已經準備好了……」今劍困擾地說。

「算了吧,直接留下他們兩人的份吧!我們先去吃吧!不然不知道他們還要玩到什麼時候。」藥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鏡道。

「同感。啊啊,不過長谷部大叔大概又會囉唆了!」亂藤四堂附議。

おまけ

審神者半強迫地被鶴丸套上那件白無垢,害羞地說:「這樣夠了吧!都、都到晚飯的時間了……」

「不要說話……」鶴丸不知從哪變出一支口紅,細心地為審神者塗上。

「嗯……」審神者被迫抿起嘴。

「好了。」

「到底要做什麼啊?」審神者疑問,隨即被鶴丸索了一記深吻,好一會後,兩人才氣喘吁吁的分開。

鶴丸撫著審神者的唇,看著她紅豔的唇色與臉龐,與白無垢呈現完美的對比,欣賞了好一會自己的「成品」,笑道:「這才是最適合白無垢的妝容。」

「…………」剛才塗口紅根本沒意義了啊!審神者在心中無言地吶喊著。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