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原案為無對話的漫畫大綱,為了小說化勉強加上對話。若不是本系列鶴丸有CP設定,理論上也會加入戰局(笑)

【雪見】

時序進入隆冬,即使每日掃除,庭院裡還是在不知覺間積起了雪。這日難得放晴,但庭院仍是一片雪白,審神者看著庭院的雪景,忍不住起了玩心,跑到庭院堆起了雪球。

短刀群經過,見狀也紛紛加入。今劍和秋田藤四郎合力推起雪球,眾人協力疊在原有的大雪球上,亂藤四郎借來了小夜的斗笠,五虎退身邊的小老虎則在其間亂竄,不時閃避眾人堆雪散落的雪花,藥研從廚房拿來了紅蘿蔔、馬鈴薯和山藥,細細排出雪人的五官。歌仙經過,看著半成形的雪人思索了會,折下樹枝當作手臂,還摘了簇梅花當裝飾。

「我們回來了——這啥?」獅子王、鶴丸和蜂須賀等人出陣回來,發現庭院裡多了個龐然大物,不禁一愣。

「雪人啊!」五虎退抱著小老虎笑道。

審神者招呼眾人進本丸,遞上熱茶供大夥取暖,刀劍男士一一謝過。鶴丸看到審神者手指因為剛才玩雪已經被凍得發白,放下茶杯,到浴室端了盆溫水,拉過審神者的手坐到廊下,在溫水中幫審神者的手揉搓取暖,審神者有點靦然,但還是默默接受鶴丸的服務。

「哦哦哦,做得可真大!不過冬天要玩應該玩雪仗吧!」獅子王繞著庭院裡的雪人轉了一圈,提議道。

「雪仗?」提議勾起了大夥的興趣,特別是短刀群,眼睛都亮了。

「沒錯,比如像這樣——」獅子王迅速地揉起雪球隨性地朝短刀群擲去,一擊就丟中了小夜,小夜沉默地拍了拍頭上的雪花,進入會心一擊模式:「承受我的刀刃吧!!」抄起一捧雪往獅子王丟過去,卻失手誤砸到後方的陸奧,陸奧不甘示弱地立馬回擊,大夥笑鬧開來,開始不分敵我互相攻擊。

「看來待會要準備點熱呼呼的鍋物會比較好呢!」萬年廚房值日的光忠笑道。

「甚好甚好!」老神在在的三日月宗近附議。

突然一波雪球攻擊襲向坐在廊下的審神者和鶴丸,鶴丸迅速拉著審神者伏下身避過,雪球隨之砸向坐在室內喝茶的眾人,三日月輕巧地偏頭閃過,但餘下的眾人紛紛中獎。眾人一言不發地起身加入戰局,光忠則是撥了撥頭髮上的雪,想著待會要不要在鍋物中加料,默默地走向廚房。

眾人玩得興起,整個本丸都充斥著笑鬧聲,聞聲而至的大太刀群也忍不住起了玩心,跳下場一同混戰;鶴丸和審神者後來也加入戰局,長谷部見狀立馬跑到審神者身邊當後援兼肉盾;山姥廣國切的被單(?)下躲了好幾個小短刀,不時探頭出來攻擊,儼然變成了防禦壁。

好一會後,大夥才終於玩累了,或是縮回室內喝熱茶取暖,或是直接陣亡倒在雪地上不想起來,例如陸奧和獅子王。光忠從廚房端來了裝滿了各式食材熱呼呼的相撲鍋,香氣誘人,連賴在雪地上的獅子王和陸奧都馬上彈起來,堀川國廣和亂藤四郎則跟在後面捧著碗筷飯桶來回奔波,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見狀忙去幫忙。

「開飯囉!先去洗個手吧!」光忠吆喝著。

「是!」眾人齊聲答道。

陽光灑在雪人身上,臉上的表情彷彿微笑著,今日的本丸也很和平。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