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衍生二創發想的點子紀錄
2.純屬筆者個人隨著情緒發想的雜想,怕忘記所以寫下來。
3.BG、BL混雜,內容跳躍,基本上可以當廢文看待。

【安定篇】清光X安定CP,清光破壞注意

那個人的手漸漸地失去了溫度,就像冰塊一樣冰冷。

  大和守安定放開掃把,動了動快要凍僵的手指,本丸的冬天也跟京都一樣冷呢!

  「在發什麼呆啊?」加州清光疑惑地詢問。

  「手,變得好冰……」

  清光聞言放下掃把,包住了安定的手:「啊啊,真的耶,你的手好冰。我們趕緊掃完,回本丸去喝點熱茶暖暖身體吧!」也許是安定的手太過冰冷,清光滔滔不絕地碎念起來。

  「……說的也是呢!」被清光難得的溫柔嚇到,安定楞了一下後笑道,心裡想著,清光的手意外地溫暖呢!

和那個人的溫度截然不同。

****************************

  池田屋二樓戰場。

  「敵人可真多啊!」安定拔出刀備戰。

  「誰叫我這樣受歡迎呢!」清光輕鬆地笑道。

  「別說傻話了,要認真上了喔!」

  「啊啊……」清光像似想到什麼,看了安定一眼笑了:「嘛,比起一直孤獨奮戰的那個人,現在這種情況要好得多了!」

  「……如果你因為大意而哪裡缺了斷了,我可不管喔!」

  「咦咦,那可不好玩了,好吧,我也該拿出點真本事來了!」清光收斂起玩笑的神色。

  那次戰役的最後結果,是兩人雙雙掛彩,啊啊,敵人果然也變強了。

  剛從手入房間出來的清光,緊張地要安定幫忙檢查自己是不是一樣可愛,看著這樣慌亂的清光,安定忍不住笑了:「一樣很可愛喔!」

  深夜,安定躺在床上,怎麼樣也睡不著,放棄繼續在床上當鹹魚,起身到屋外散步,看著皎潔的月色,耳邊恍若又迴盪起前主叫喚他的聲音,他急急地轉身一看,不意外地空無一人。

  又想起來了啊!關於那個人的事。

  歷史改變是不可以的,這種事他早就知道了!

  即使改變了池田屋時的歷史,那個人的病也不會就此痊癒!

  他知道、他知道、他都知道!

  但是,心裡的深處還是藏著一個自己,叫嚷著不想放棄。

  即使仍然缺乏睡意,安定決定還是逼自己回去躺著休息,以迎接翌日的出陣。他回到和清光共用的房間,看到鄰側的清光正呼呼大睡。

  「真是缺根筋的傢伙……」看著這樣的清光,安定覺得自己的煩惱根本像個白癡,內心的某個角落被悄悄安撫了,不禁湧上睡意,也鑽入被窩補眠。

****************************

  由於敵人沒有放棄池田屋戰場,所以這陣子他們出陣的時代也多是同個地方。

  『又來到這裡了啊!可惡!快點給我結束啊!』安定覺得自己的心情一再一再地被挑動,煩躁與不安漸漸擴散。

  「可惡,怎麼像砍不完似的……」安定漸漸感到吃力,突然一個敵襲,他察覺到卻來不及反應,只能等著受重擊的瞬間。

  但那瞬間,清光跳出來為他擋下了攻勢,自己也因而受了重傷。

  「清光、清光,振作一點,我立刻帶你回本丸!」安定忙蹲下來察看清光的傷勢,發現不只是身為人的身體,刀身也受到重創,瀕臨破損邊緣。

  「……咳、咳、咳咳……啊啦,我也像那個人一樣在咳血呢!」清光靠著安定的支撐勉強站了起來。

  「別說話了,我立刻帶你回去……」

  「……似乎已經不用了呢!」清光看著自己的本體上的裂痕逐漸蔓延,啪地斷成兩截,他跌坐在地,看著自己的指尖開始呈現透明狀。

  安定驚慌地看著清光,狂亂地喊著:「不要、不要走、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哈哈,真難得看到你這樣的表情呢!」清光笑著,緩緩閉上了眼睛:「我到最後……都一直被愛著嗎?」

  安定眼睜睜看著清光在他眼前消失,只有被破壞的本體留在戰場上。

  他呆住了,而後眼裡燃起前所未有的強烈殺意,發狂地斬盡了眼前的敵人。

  但那已經沒有意義了,清光已經不在了。

  那個總是大笑大哭的清光,會彆扭地說著關心話語的清光,會適時地阻止他的清光,會慌慌亂亂問他可不可愛的清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可愛了,你比誰都可愛,要我說幾次都可以,你回來啊!

****************************

  回到本丸後,安定冷眼看著審神者收下清光的本體痛哭,真是個好主人呢!但這些瑣事現在已經無法讓他的心湖產生波動。

  安定回到和清光共用的房間,清光的東西都還擺在架上,恍惚間彷彿還可以看到清光笑著對他打招呼。剛分配同住時還嫌房間太小,兩個人吵吵鬧鬧地畫了楚河漢界,現在想來都是那麼地可笑與溫暖。

  安定再也忍不住地蹲下身來痛哭,眼淚大滴大滴地滾落。

  已經不在了啊!

  冰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背上,投射在地板上拉出長影,顯得是那麼的形單影隻。

****************************

  安定再次被派出陣,這次審神者貼心地讓他避開池田屋戰場,改到厚樫山一帶。安定正常發揮地斬退了時間溯行軍,其餘刀劍男士見狀似乎稍稍安下心來。

  統計戰果的時候,安定檢視著敵軍的本體,發現附著個奇怪的小匣子,打開一眼是個按鈕,嘗試性地按了一下,瞬間他感覺自己恍若被強烈的無形力量拉扯,巨大的壓力絞得他難以呼吸。

  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而已。

  安定眨眨眼,發現自己突然身處異地的玄關,連帶地還有適才破壞的敵方刀劍本體,在他腳邊散落一地。

  周遭的環境活脫脫是本丸的翻版,有著類似構造的建築物、農田,不遠處還看得到演練場,他是回到本丸了嗎?

  「哎呀!?」一聲清脆的少女聲響起:「似乎來了不得了的東西呢……刀劍男士?」

  大和守安定看向眼前身著學生服的少女,緩緩地拔出了刀:「吾名為大和守安定,妳是誰?……歷史修正主義者嗎?」

  「正是。」少女毫不畏懼地笑了。而時間溯行軍也陸續出現在少女身後,像似要保護住他們的主人般,擋在少女面前。

  少女揮揮手,示意眾人不用擔心,朝安定走去:「收起刀來吧,這裡不是戰場。我也只是要回收我的同伴而已。」

  「……在這裡解決掉你們的話,戰爭就結束了。」

  「不會結束的喔!就像你們有許多審神者一樣,我們也有很多人。所以囉!在這裡就先避免掉沒有意義的戰鬥吧!彼此的信念,在戰場上見真章就夠了。」少女指了指安定手中的小匣子:「如果你要回去的話,再按一次按鈕就可以了!」

  「?」

  「那是時空跳躍用的道具,也是以防萬一,可以幫大家即時撤退的保命符。」少女雖然還是笑著,但看到安定腳下被破壞的刀劍,還是忍不住斂了神色。「你的同伴應該正在戰場上找你吧!快回去吧!」

  「……不在這裡殺了我嗎?」安定冷靜下來後,判斷敵我情勢顯然不利己方,但敵方首領卻是這般寬宏大量,不禁質疑。

  「我不喜歡沒有意義的戰鬥。」少女笑道:「雖然秉持的信念不同,不代表隨時都要是敵人,不是嗎?賭上信念的決戰,在戰場上就夠了!就像你們新選組,雖然和倒幕派不合,也互相殺了不少人,但也不是無時無刻都要開戰,對吧?」

  「……」安定考慮了下,收起了刀,拿著匣子,問出了一直抱持的疑問:「為什麼,你們要改變歷史?」

  「因為我們想要一個不一樣的未來。」

  「歷史……過去被改變的話,現在也將不復存在,包括妳自己本身,不是也有可能消失嗎?」安定想起審神者教育的時空觀知識。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想要嘗試改變,想要看到不一樣的未來。」少女笑答,看著大和守安定道:「你會問這樣的問題,莫非你也有想要改變的歷史?想拯救某個人?希望他不要走上既定的命運?」

  「!」被說中要害的安定忍不住道:「住口、別說了!」

  「最初提問的人可是你呢!大和守安定……啊!是沖田總司吧!那位在歷史上早逝的天才劍客……」

  「!」

  「……你想改變他的命運嗎?」少女陷入思索,像似自言自語般地道:「確實呢!如果以現在的科技,也許可以治好他的肺病……但如果是歷史註定他要死在那個時刻,即使一時治好他的病,恐怕之後還是會以不同的方式讓他的生命終結……」

  「……不可以改變歷史、誰都不可以侮辱他的志向……」安定害怕自己被打動,對自己喃喃地道。

  「被譽為天才劍客,又與新選組的伙伴有著長久的情誼,卻因為肺病被排除在新選組的活動之外……我實在很難想像他會有別的志向與夢想。」少女嘲諷道:「嘛,要怎麼做是每個人的自由,只是人生只有一次,刃生也是,我們也是賭上自己的信念在拼命呢!」

  刃生只有一次……

  安定想起被破壞的清光,啊啊,他們是敵人,可是、可是……

如果有著不一樣的未來,是否你也在那個未來當中呢?

  「加州清光沒有被破壞的未來……存在嗎?」

  不自覺地,安定將內心深處的疑問脫口而出。

  少女聞言楞了一下,苦笑:「誰知道呢?」似是看穿了安定內心的動搖,朝安定伸出手:「要跟我們來嗎?試著反抗命運、改變歷史?」

  安定看著少女,柔和的嗓音彷若是地獄裡唯一的蜘蛛絲,又彷彿是萬丈深淵的最後一步。

  「……也為了再見到心中最重要的那個人?」

  少女的一句話重重擊碎了安定最後的心理防線。

  啊啊,清光,對不起,我果然還是走上了這條路

  安定緩緩搭上少女的手,將小匣子返還給少女,阻絕了回去的可能,也像似將自己接下來的刃生交付給少女般,一同嘗試那明知愚蠢莫及的挑戰。

  「啊啊……我的新主人,請告訴我妳的名姓吧!」

  少女微微地笑了。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