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遊戲中的「鍛刀」和「刀解」設定會含糊略過;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本篇為鶴丸剛來本丸時的故事,其實算是沒CP

【初見】

  「唷,我是鶴丸國永,像我這樣的突然到來嚇到了嗎?」

  穿著一身白無垢裝扮,長相俊秀的刀劍男士鶴丸國永翩然降臨在審神者的眼前,金色的鍊子與銀白色的頭髮互相輝映,似笑非笑的表情襯托著渾身的貴氣,恍若從天界走下凡間的貴族,凜凜不可侵犯,但一開口就打破了這種氛圍。

  審神者眨了眨眼,花了一點時間適應這種落差,幸好隔著面紗,外人看不見她的表情異動:「你好,我是審神者,你的主人。歡迎來到本丸,接下來也請多多指教。」

  主人?這麼瘦小的女性?時代也真是改變了呢?鶴丸腹誹,忍不住打量起審神者來,戴著面紗的奇怪女人,這是他對審神者的第一印象。

  審神者起身走到外頭,剛好獅子王經過,便被叫了進來。

  「獅子王,麻煩你帶新人熟悉一下環境吧!」

  「喔喔喔,瞭解!」獅子王爽快地應承。

  鶴丸跟著獅子王離開鍛刀所,回頭看了一眼還在鍛刀所等待其他刀劍男士降臨的審神者,不禁問獅子王:「那就是我們的新主人?這裡到底有多少人啊,或者該說有多少刀?具體來說要我們做什麼?」

  「嘛~總之就是戰鬥吧!比起待在美術館的玻璃櫥窗內要熱鬧得多就是了。人數嘛,目前有二十幾個,應該還會增加吧!」獅子王一邊走一邊回答鶴丸問題:「這裡叫做本丸,剛剛你出來的地方叫做鍛刀所,我們大家都是從那裡出來的。然後左手邊這裡是手入所,我們受傷的話基本上都是到這裡來接受治療。」

  「受傷?」

  「我們的敵人就是那個什麼……啊!時間溯行軍!有群叫做歷史修正主義者的人想要改變過去發生的歷史,所以組織了時間溯行軍穿越時空回到過去,而我們的主人就是想要阻止改變歷史的人,所以我們必須回到過去和時間溯行軍戰鬥,嘛!既然要戰鬥,總是會有受傷的可能嘛!所以就必須到這裡來囉!」

  「嗯……」鶴丸有點心不在焉地應聲。

  「然後那邊是演練場、菜園跟馬廄。」獅子王站在廊下,遙指著不遠處的建物和田地說明著:「啊!既然你來了,那也要排值日喔!」

  「值日?」

  「要幫忙種菜、照顧馬之類的,啊,馬是戰場上會用到的,不好好照顧不行喔!」

  「讓『刀』去種菜、照顧馬?」鶴丸都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聽錯了。

  「沒聽錯沒聽錯!」像似看穿鶴丸所想,獅子王繼續道:「畢竟我們現在是『人類』的身體啊!所以需要吃喝拉撒睡,所以種菜也是為了我們自己。」

  「……」鶴丸頓時有點想回去繼續當刀了。

  「擁有『人類』的身體其實樂趣還是很多啦!」獅子王安慰道,「然後,這邊是廚房。」

  獅子王帶著鶴丸掀開簾子走進廚房,燭台切光忠一如往常地正在料理中,聽到動靜回頭道:「新人嗎?喔!是鶴丸啊!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哈哈,喂!大俱利,你也打個招呼吧!」

  「我沒有跟人混熟的打算……」一邊說著反話一邊默默地削著馬鈴薯皮的大俱利道,瞥了一眼門口發現是鶴丸後,莫名地抖了一下,「……好久不見。」繼續縮回去削馬鈴薯皮。

  「喔喔,好香的味道,今天午餐吃什麼啊?」獅子王聞到鍋子傳來的香味不禁問道。

  「是咖哩喔!剛好主上前兩天從萬屋帶回了一些印度香料,想試試看印度風味的咖哩。」

  「喔喔,真是令人期待啊!」獅子王眼睛發亮。

  幾人在廚房簡單交談了幾句後,獅子王繼續帶鶴丸逛本丸。迎面走來加州清光,拿著一張紙條:「喲!剛好遇到你們,主上剛剛跟我說來了新人,你好,還請多多指教。」然後轉向獅子王,將紙條遞過去,「這是鶴丸的房間,麻煩你待會帶個路吧!」

  「……怎麼全都推給我啊!你才是近侍吧!」獅子王搔搔頭,有點無奈地承接下來。

  「我要出陣去了,所以沒辦法啊!」清光笑著小跳步離開了。

  「出陣?」

  「就是戰鬥啦!」獅子王看了一下紙條,繼續帶路:「走吧走吧!啊!這邊是澡堂跟洗手間,是大浴場喔!變成人類最棒的就是這個了!超舒服的!……」

  獅子王盡責地介紹著本丸的各個房間與公共區域,還有公告值日與本丸規約的公告欄。鶴丸看著記載禁止事項的公告欄,好奇地問:「這些規約違反了會怎麼樣嗎?」

  「這麼說來,好像也沒有什麼處罰的規定耶!主上人很好,好像還沒有什麼人被處罰過……」獅子王想了想道。「嘛~我先帶你去你的房間吧!」

  「……也好。」果然是個沒有威嚴的女性嗎?這樣的女人是他的新主人?

*******

  午餐時刻,大夥齊聚在本丸的廣間用餐,光忠特別加了幾道菜,算是歡迎鶴丸的到來。

  鶴丸看著坐在長桌彼端,身邊圍著一群短刀的審神者,臉上還是圍著面紗,有些疑惑地問獅子王:「為什麼審神者總是帶著那玩意?」

  「我也不知道,從我來的時候就是那樣了。嘛!每個主人都有一些自己的怪癖咩!就別想太多了!」嗚嗚,光忠沒說今天的咖哩會這麼辣啊!

  「……嗯~」鶴丸雖然一時應答了,但這個謎卻被他放在了心裡。

*******

  沒幾天的功夫,鶴丸國永就習慣了本丸的生活。

  雖然刀劍男士之前都是以靈體的姿態存在,但就像表彰自身本體的強度一般,化成人身也會自然擁有著相應的劍術。而鶴丸國永本身就是稀有的強力刀種,劍術自然也是不在話下,因此審神者對他的出陣也很放心,常會指派他和其他刀劍男士組隊出陣。

  以人的身體親自參與戰鬥,真是種新鮮的感覺呢,不過他並不討厭。鶴丸想著,輕鬆地斬殺敵軍,帶著些居高臨下的驕矜。

  也許是對於自身力量的傲慢,導致了鶴丸初次的負傷。

  『這樣的我,也會受傷?啊啊,人類的身體、痛楚、原來是這樣的感覺啊!』

  中傷的鶴丸被送入了手入所,他坐在地板上,看著式神為他及本體進行手入。本丸的手入與一般現實的手入略有差別,是將靈力一點一點灌注於刀身,透過資源的輔助來修復刀劍男士的傷。

  「怎麼樣了?」審神著掀開手入所的門簾走了進來,關心地問道。

  「嘛~只是點小傷,不過衣服弄髒了——」忽然意識到自己剛才使出真劍必殺,現在有些衣衫不整,不禁有些不自在。

  但審神者像似沒注意到一般,揮開式神,坐到了鶴丸身邊,牽起了他的手:「……中傷啊!這樣的話我也來幫忙會比較快。」

  審神者閉上眼睛,驅使著靈力開始修復鶴丸身上的傷勢,鶴丸只覺得像是一股暖流灌入身體裡,又像是溫柔的毛布輕拭他的本體。他不知如何形容那樣的感受,只好逼自己關注在其他事物上,例如眼前的審神者的手,那是雙純屬於女性的手,柔軟而細膩,啊啊,說起來,這是他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與「人類」肌膚相觸呢!

  「好了!」審神者說道。

  「!」鶴丸回過神來,恍然發現方才受的傷已然痊癒、不,是消失了,包括破損的衣裝也恢復完整,看不到一絲血跡,這就是手入嗎?

  「還有哪裡痛嗎?」也許是看到鶴丸疑惑的神情,審神者不禁問道。

  「……不,沒有,謝謝您!主上。」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心甘情願地叫著審神者為主上。即使不會劍術,但擁有這樣的力量,做為主人也是當之無愧的。

  鶴丸想到方才受到的溫柔對待,啊啊,即使缺乏威嚴,不像男人一樣威風凜凜,但這樣的審神者也不壞呢!鶴丸微微笑了,承認眼前的審神者有作為他的主人的資格。

*******

  之後雖然在戰場上鶴丸不再輕敵,但隨著時間過去,鶴丸對於本丸內的平和生活也漸漸感到無聊,不禁開始想找樂子,結果就是本丸裡的眾刀劍男士開啟了苦難史。

  「啊!我的衣服!」「嗚哇!為什麼這裡會有個洞?」「嗚嗚……我剛拿出來的布丁怎麼不見了……」本丸裡開始此起彼落地傳出各種慘叫,不久這些怨言紀錄也被呈到審神者桌上。

  「又是鶴丸嗎?」審神者看著近侍清光又送來一堆檢舉信,頭痛地問道。

  「沒錯……再這樣下去,大家都快受不了了!」清光答道。

  「該想個辦法管管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審神者咬著下唇喃喃道。

  忽然一陣爆炸聲傳來,清光和審神者不禁嚇了一跳,清光判斷方向:「似乎是澡堂那邊?」

*******

  時間回到十分鐘之前,鶴丸與獅子王等人正在洗澡。

  「啊啊,真的很舒服,變成人就這點最棒了!」鶴丸泡在大浴池裡靠著牆享受地對獅子王說。

  「對吧!如果是刀的話可是會生鏽呢!」獅子王幸福地整個人縮在水裡。

  「不過如果只是泡澡,感覺有點無趣呢……」鶴丸瞇起眼笑道,不知從哪變出了一把水槍(!)。

  「喂喂,你連那種東西都帶進來啦!」說是這麼說,獅子王也露出了挑釁的微笑,也摸出了一把水槍(!)。

  「原來是彼此彼此呢!」

  「這陣子相處下來,早知道你是什麼德行了!」

  兩人迅速開戰(?),周遭的刀劍男士陸續被波及而開始反擊。光忠不知何時已經準備好一把直接接上水管的水槍,全力地反擊:「哼哼,看到你進來洗澡,我就有準備了!」

  大俱利見狀況不對,默默地想要遁走,卻被門口的肥皂滑了一跤,跌個四腳朝天,而肥皂也隨之飛出了一個完美的弧線,剛好砸到鶴丸臉上。

  「……真是好膽識呢!大俱利……」鶴丸笑了。

  「……」大俱利莫名地打了個冷顫。

  眾人開始玩得不亦樂乎(?)時,剛踏入澡間的山伏國廣也被噴了一身,好脾氣(?)地哈哈大笑:「喔喔喔,這也是修行的一環嗎?那麼拙僧也來參與吧!」山伏國廣掏出了一樣黑色的球體(?),上面還隱約看得到燃燒中的火星與引線。

  「慢著、那個已經不是水仗的範圍了吧!」歌仙不禁出聲提醒,卻被山伏國廣的咖咖咖笑聲蓋過。

  隨即本丸澡堂發生了大爆炸。

*******

  清光和審神者衝到澡堂門口,只見牆壁被炸開了一個大洞,煙硝滿天,熱水四溢,甚至湧到了走廊上。審神者擔心出了什麼意外,又因為場所有些尷尬而不禁有些遲躇,就在她鼓起勇氣想進去探看情況時,煙霧也逐漸散去……

  只見眾人正努力地壓制山伏國廣,「教育」他什麼是正確的水仗,當然,在適才的嬉鬧(?)中,大家身上已經沒有遮蔽物可言。

  「……」這是審神者。

  「……」這是眾刀劍男士。

  雙方面面相覷,沉默了好長一會,審神者像似強忍著的羞憤終於爆發,突然從她身上傳出巨大的靈壓,瞬間把眾刀劍男士壓倒在地,站立不能。連審神者身旁的清光也不例外,跟地面來了親密接觸。

  「你們這些傢伙!!!!!!!」審神者爆發性地大吼。

  眾人只覺得遭到無形的巨大壓力強襲,完全無法動彈,只能趴倒在地上承受靈壓與地面的雙重擠壓,不一會地面已經開始出現凹陷。

  「啊啊啊~痛痛痛!」

  「審神者大人,快停下來啊!」

  「啊啊啊!天花板要塌了!」

  啪地一聲,天花板受不住審神者的靈壓而崩裂掉落,化成大小碎塊砸在眾人身上。

  本丸澡堂崩毀。

*******

  青江在庭院裡用曬衣架和布幕簡單地架了幾個隔間,放上水桶和杓子,「主上說了,在澡堂修好之前,大夥就先用這個代替吧!」

  「……」未參與澡堂事件的刀劍男士責難地看向參與者,特別是鶴丸。

  「慢著,這次的爆炸可不是我的錯啊!」鶴丸忙著自清,但沒人肯相信。

  山伏國廣則在一旁看著新浴室(?)笑著,無視眾人的白眼:「喔喔,冷水澡嗎?這也是種修行啊!不錯不錯!」

  另一方面,在審神者房間裡,審神者正抱著近侍清光崩潰中:「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要讓我看到那種東西啊!」而且還是大量出現。

  清光只能無奈地拍拍審神者的背聊作安慰,審神者似乎忘了他也是男人,不過能與主上這麼親密,他也不想煞風景的提醒主上這件事。

  「一切都是那個笨蛋鶴丸的錯!」

  「是是是!」

  「清光,我決定了。我要就近監控禍害的根源!」審神者從清光懷裡爬起來,振作地握拳道。

  「?」清光聞言頓時有了不妙的預感。

  「我要命令鶴丸當近侍,好好地教育他遵守本丸的規矩!」

  「……」鶴丸你這個渾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BY加州清光內心的吶喊。

  這是鶴丸國永在來到本丸後,擔任審神者的近侍前的故事。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