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
.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與肉食女屬性。

【楔子】

  時間溯行軍說穿了也是歷史修正主義者與刀劍男士的組合,長期以來與時之政府處於對立面,在各個時代透過刀劍男士互相攻防。這日,政府軍探得情報,總算攻破歷史修正主義者的一個據點,在突破科技的防禦壁後,一切就像切西瓜般容易。刀劍男士雖然在戰場上強悍,卻無法敵過高科技的武力而節節敗退,加上政府方也有靈能力者扼抑著刀劍男士的能力,讓整體戰況幾乎是一面倒的狀態。刀劍男士努力想要護送著主人逃離,但一次又一次的爆炸讓他們陷入困境,陸續遭到破壞。

  「你們快去座標指定的地點,我不要緊的,現在沒有死刑這回事,倒是你們,如果被破壞過頭,連我也救不回,你們快走!」歷史修正主義者判斷自己將被逮捕,指揮著剩下的時間溯行軍趕緊逃離,但也許是長久以來培養出的情誼,讓他們視歷史修正主義者為主人,不願離開。

  「……你們這些笨蛋,忘了你們當初的願望了嗎?」歷史修正主義者見狀都快氣哭了,這些刀怎麼這麼固執。

  「被重鍛了那麼多次,早都忘了一乾二淨了!」打刀甲笑道。

  「是啊!我們早已把您當成自己的主人了!」短刀乙附和,可惜一講話刀就掉了下來,趕緊低下頭去撿刀。

  「過去什麼的,去吃馬糞吧!」薙刀丙揚聲道,看相歷史修正主義者身邊的,身穿藍衣的刀劍男士:「你說是吧,三日月?」

  「說的也是呢!」被稱為三日月的太刀笑道:「是說科技什麼的,真的很棘手呢!」

  接連的爆炸聲和強烈的震動不斷傳來,眾人都在等著最後白刃相交的時刻,至少要堂堂正正地戰鬥到最後一刻。但是政府方似乎不打算給他們這個機會,只透過炸藥不斷地掃平據點每一吋一分土地,根本沒打算給他們活路吧?

  一個冒著紅光發出逼逼聲的小罐子滾進眾人所在的房間。

  「主上,您不是說現在沒死刑?」打刀乙看著罐子問道。

  「是啊,上法庭的話。」歷史修正主義者招呼大家就地掩蔽,自己也立刻縮成一團,等待受傷或者是死亡的到來。

  下一刻,強烈的爆炸波傳來,歷史修正主義者也被震得昏厥。

  待她回復意識,四周是一片寂靜,眼前是三日月的胸膛,正努力撐著保護她不讓她受傷。

  「醒來了?」三日月鬆開手,兩人坐了起來。

  「……大家……都已經不在了呢……」她環顧著周遭的斷刀,剛才還能笑著打趣的大家,如今只剩下被破壞的殘刃,忍不住流下淚來。

  一切就這樣結束了嗎?

  她聽見整齊的腳步聲從遠方傳來,那大概是政府的軍隊吧。自從右眼失明後,她的聽覺就格外敏銳起來,她看向三日月:「我把你還原回刀劍吧,至少能保你平安。」

  「我想,應該已經不用了。」三日月笑道,背後受到重創,流淌的血漸漸染開,本體的刀劍似乎也在剛才的爆炸中受損了。

  「!」歷史修正主義者緊張地摸向三日月的後背,發現已是一片濡濕,收回手不意外的是滿手的紅,然後像是訊號接收不良似的,三日月的身形漸漸透明起來。

  「不、不要、不要……對、對了,我可以重鍛你、我可以……」歷史修正主義者忍不住哭叫起來,三日月溫柔地抱住審神著:「我毀壞之後,就不要重鍛我了,因為那已經不是我了。」

  他伸手覆上歷史修正主義者失明的右眼,輕聲道:「我的主人,最後給你祝福吧,希望你未來能夠一直看著正確的道路,千萬不要再走偏了。」

  奇異的藍光緩緩籠罩在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右眼上,她感覺到溫暖的氣流湧入,三日月繼續道:「就算已經沒有形體了,我還是會在您的身邊守護您的。刀與人,不,付喪神與人類,都會到達相同的彼岸吧?那麼,到時再見了。」

  她眼睜睜地看著三日月消失在她的眼前,只留下被破壞的本體,忍不住大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政府軍來到現場時,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一名少女捧著斷刀不斷地哭泣著。

*******

  拘留所裡,少女秉持著一貫的沉默態度,無論是怎樣的嚴刑或是溫情攻勢,都沒有辦法讓她動容。政府人員對此表示十分困擾,透過單向的玻璃屏幕看著坐在審訊室裡一言不發的少女。一旁的心理學家看著記錄和報告則是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從她的過去記錄來看,不像是這麼偏激的孩子,我懷疑……她應該有遭遇過精神暗示,而且可能是靈力加諸的枷鎖,我認為應該要請靈能力者來協助。」

  少女靜靜地坐在椅上,她擁有的感應能力,讓玻璃屏幕失去意義,她知道玻璃牆的彼端佇立著政府人員,以及討論著的對話內容。

  她被精神暗示?洗腦?怎麼可能?她一直都是憑著自己的意志在行動啊!

  她想起身為歷史修正主義者,與刀劍們相處的點滴,大家都有想要改變的歷史,也許是想要幫助前主人,也許是想要幫助自己的同伴,所以聯合在一起奮鬥,而她自己則是想要看到一個刀劍能夠發光發熱的未來。在相處的過程中,大夥一同笑過、哭過,不只是上下級的關係,反而更像是戰友。

  有刀劍男士因為挫折而打算放棄改變歷史,在她的「鼓勵」之下繼續努力,刀劍男士露出微妙的表情,三日月見狀欲言又止,最後只是摸了摸她的頭;有刀劍男士為了改變歷史而努力,但真的改變後卻反而悲傷不已;有刀劍男士遭政府軍破壞,她使用能力再次地重鍛,最終失去了人形……

  為什麼無法放棄呢?

  右眼發出微微的藍光,奇異的提問在她心中悄悄響起。

  為什麼?因為她想要改變歷史、看到不一樣的未來、大家都是同志……

  但莫名地,心裡微微發虛起來,好像有什麼薄霧一直籠罩著她,而她現在才隱約發現到,她本能地想要拒絕承認這個事實,也害怕承認了,過去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將失去意義,為了「改變歷史」的大義,她失去了許多東西,反覆的惡性循環加深了她的執念,但究其源頭……她、她真的受到精神暗示的指使嗎?

  那大家的犧牲不就等於是她的任性、無知所導致的惡果嗎?

  不是喔!大家都是自己選擇要留在妳身邊的。

  那是她心裡深處安慰自己的聲音嗎?或者是……

  她蓋上自己的右眼,緩緩流下淚來。

*******

  根據檢查的結果,少女的確遭遇過精神暗示,在靈能力者的施行下,去除了少女的精神枷鎖,那一瞬間,她只覺得腦內像是起了大海嘯,所有被壓抑住的思緒、質疑和被「忽略」的影像畫面頓時湧現上來,讓她頭痛不已,抱著頭蹲下身顫抖著,等待著痛楚的過去。

  啊啊,她果然是被控制住的嗎?

  腦內的束縛與解放的自由感,就是比什麼都強的證據。

  因為靈能力者的證詞,讓少女參與改變歷史的犯罪行為罪責度下降,加上少女後來轉為坦承犯行,提供歷史修正主義者方的資訊,辯護人基此在法庭上為她提出了適用少年法、減輕刑責的主張。

  法官問少女:「妳認為改變歷史是不對的嗎?」

  少女楞了一下才回過神來,答道:「是……改變歷史只會造成更多的悲傷而已……我認為,歷史不應該被改變。」

 

------
本來想避免自己像寫日常系列一樣,不時回頭增添新章的情況,想要寫完再放上來,但發現這樣自己沒動力(汗),所以逼自己放上來獻醜。也因此會有修改可能性(逃),可能隨時砍掉重練XD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