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與肉食女屬性。

本回是二代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的相見

【乍到】

  很久以後,三日月宗近回想起與二代審神者的初次見面,那是在一代審神者「離開」後,一個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午後。

  「人的一生果然很短暫啊!」三日月宗近捧著熱茶,難得地發出了喟嘆。

  「啊啊,希望主人在另一個世界也能得到安息……」江雪左文字唸著佛號。

  長谷部和清光還在角落生霉畫圈圈,對於失去主人的衝擊還無法接受。

  「真是的,主人臨走之前不是還特別交代你們兩個嗎?」特別待遇到大夥都有些羨慕,燭台切光忠看不下去兩人長蘑菇的樣子,踢了長谷部一腳。

  「接下來我們應該還會有新的主人吧?畢竟戰役還沒結束……」小狐丸雙手反撐在地板上,仰頭看著天花板道。

  像似回應他的話,本丸玄關傳來一陣騷動。

  「哎呀!似乎是新的主人來了?」三日月宗近等人聞聲陸續起身前往門口迎接,清光和長谷部也從角落裡起身。

  「雖然有點不甘願,但畢竟是前主人的遺命……」清光看了看自己有些脫落的指彩,想到前任審神者的交代:『要幫忙她和大家好好相處喔!』還是拖著腳步走向本丸。

  「……啊啊!」長谷部調整心態,準備好好面對接下來的新主人。

  當他們走到玄關,發現在場的刀劍男士處於戰備狀態,不禁有些意外。但看向疑似這次的新任審神者的模樣,頓時瞭然。

  這次的新任審神者也是一名女性,年齡看上去約1617歲模樣,留著一頭及頸的短捲髮,微長的瀏海稍微遮住了她的右眼,穿著學生制服與球鞋,腰間還配著一把打刀(?),右肩到頸間則是用骷髏做成的肩甲。

  這是哪來的刀劍男士?雖然穿著裙子,該不會又是一個偽娘嗎?最重要的是,這身打扮,根本是敵方陣營的時間溯行軍吧!

  魂之助滔滔不絕地在介紹新任審神者的背景,新任審神者則是有些夢遊太虛般看著眾人、環顧著本丸四周,眼裡是濃濃的懷念。

  「我說了,她不是敵方,是你們新任的主人!」魂之助說到口乾舌燥,轉頭對審神者道:「喂!你也跟大家打個招呼!」

  審神者這時看到了才剛走進來的三日月宗近,缺乏焦距的眼神頓時亮起,盯著三日月看了好一會才移開視線,暗暗呼了口氣,像是下定決心般揚起笑容道:「各位好,我是這次政府派來的新任審神者,還請多多指教!」

  「……」眾人一陣沉默,然後終於有刀劍男士問出聲:「……不是敵人嗎?或者說,您真的是人類?」

  審神者意識到自己的裝扮,對著發問的秋田藤四郎笑了笑:「我的確曾經是歷史修正主義者、時間溯行軍的一員,正確來說是敵方的審神者,所以裝扮風格上也有些受到影響,不過我現在已經放棄改變歷史這件事了,為了抵償之前的犯行,我被派來這裡與你們一同戰鬥,對抗時間溯行軍……所以,我並非你們的敵人,也的確是人類沒錯。」

  「曾是敵方陣營的人,倒戈到我方來嗎?」歌仙想到曾在戰場上被破壞的戰友們,有些不善地道:「總覺得有些不愉快呢!」

  「這就是人類的本性啊……是說您曾經是敵方的一員,那麼我倒有些疑問了。」江雪左文字問道:「首先,是否能提供我們關於敵方的情報?其次則要問魂之助殿了,若這位女性成為我們的主人,並再次帶領我們倒戈向敵方,是否考慮過這種可能性?」若屆時真的發生這樣的事,他們身為刀劍,必須服從新主人,但那可能與前主的心願相違背,所以還是先問清楚的好。

  審神者笑了笑:「我就來回答你吧!首先呢,我在時間溯行軍的時候,我們跟政府軍一樣,有多名類似『審神者』的人物存在,主要是透過電腦網路聯繫,避免跑到重複的時空與戰場、自己人打自己人,但彼此是屬於不相隸屬的獨立個體,從電腦網路的聯絡系統來判斷,上面應該是有存在著頭領之類的人物在進行管理,但我個人並沒有見過。我也已經將相關系統交由政府軍進行解析了,是否能從中找出時間溯行軍的線索,就看政府的解譯功力了。」

  「……雖然有些聽不懂的名詞,但我大致明白了,亦即您在敵方時是各自獨立作業的狀態,因此無法提供具體的敵方組織內容情報。」江雪接受了這個解釋。

  「第二個問題,我想我可以代替魂之助回答。」審神者笑:「曾為敵方的我現在能站在諸位面前,相信就是最好的答案。我確實放棄了改變歷史,同時,算是收拾自己製造下的爛攤子吧!改以政府軍的立場,來阻止時間溯行軍的行動。」

  審神者一邊說一邊環視眼前的中刀劍男士,視線觸及三日月時特別停頓了下,別開目光後繼續道:「以個人私情來說……我確實體認到改變歷史是個不智之舉,只會造成悲傷的增加而已……所以,我不會再回到時間溯行軍,遑論帶著你們一同倒戈了……不曉得這樣的說明,你們是否能夠接受呢?」

  「我補充一點好了。」魂之助接話:「雖然她的確曾是歷史修正主義者,但經過調查,她的精神狀況曾經受到誘導,簡單來說就是洗腦,因此也不能算是真正的歷史修正主義者。」

  「所以是受害者?」秋田疑問。

  「嘛~可以這麼說,總之去除掉精神影響後,她已經沒有再犯、成為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可能,所以才會讓她來擔任新任審神者。」總之就是修復式司法的理念,要讓犯罪者面對自己的錯誤之類,加上這個新審神者的力量很特別……不過這個就不用講了,刀劍男士們之後就會知道了:「不過了預防萬一,我們還是有監控裝置——」

  「這個。」審神者笑著揚起左手的金屬腕錶,毫不在意地介紹:「監控動向、必要時可遠距離轉移、甚至是奪走我的性命,對吧?」

  「……你知道就好,這是你的最後一次機會,好好珍惜吧!」魂之助道。

  審神者笑容不變地點點頭,轉頭問江雪:「這樣的說明,可以接受嗎?」

  「……」江雪點頭,表示接受了這個新主人。

  繼而出聲提問的是山姥切國廣:「那個……為什麼您還別著一把打刀呢?」

  「這個啊?這是我自己打造的無名刀。」

  「咦?!」眾人發出驚呼。

  「我的本業是鍛刀匠,帶著把刀也是很正常的事吧!」審神者將腰間的配刀解下,展示在眾人眼前。「我不知道你們的審神者上不上戰場,但我在時間溯行軍那邊的時候,因為人手不足,所以我也會出陣,不知不覺已經養成習慣了。」其實在被逮捕之後一度被政府沒收,但因為答應擔任審神者,作為罪刑協商條件而返還。

  「等等,意思是您之後也會一同出陣?」蜂須賀虎徹不禁驚訝問道。

  「啊!放心,我的劍術是有保證的,不會拖你們後腿的。」大概是可以輕鬆幹掉三花刀的程度吧!

  「還有問題嗎?如果沒有的話,那麼,今後還請多多指教了!」

  「……」我們到底迎來了一個什麼樣的審神者啊!

*******

  在長谷部的帶領下,審神者來到了前任審神者所使用的房間。

  「這個房間可以嗎?」長谷部問道,心裡隱隱有著排拒,不希望前主的位置就此被完全取代。

  「……」審神者踏入房間一步,頓了一下,然後神色不變地退了出來,轉頭對長谷部:「我想,我還是換個房間使用好了,畢竟這是專屬於前為審神者的空間,我想保留她曾存在的痕跡。」

  「是!」長谷部有些驚喜,樂於從命:「我記得這個轉角過去也有一個視野很棒的房間……」

  兩人來到另一個房間,審神者這次踏進屋內走了一圈,點點頭,表示接受這個安排:「相關的器材設備,可以麻煩你幫我搬過來嗎?」

  「謹尊主命。」長谷部恭敬地應道。

  新審神者透過對前任審神者的尊重,很快地收服了長谷部的忠誠心。

  在長谷部離開後,魂之助跳了出來,問審神者:「為什麼不乾脆住之前的房間就好?」

  「你忘了我有感應能力嗎?前任審神者似乎與失蹤的鶴丸國永是戀人關係……接下來的應該不用我多說了吧!」審神者臉紅地掩面答道。

  「……」對未成年少女來說果然還是太刺激了,魂之助轉移話題:「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妳知道吧?」

  「我明白,就是跟大家好好相處,去阻止時間溯行軍對吧!我會好好努力的!」審神者毫不猶豫地道,右眼隱隱發出藍光,轉瞬間即消失,魂之助不禁揉了揉眼,以為自己眼花了。

  我會加油的,三日月。

  審神者在心中對自己說道。

 

創作者介紹

豆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