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出身鍛刀匠世家。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肉食女屬性,有著超迷人的笑容!

【過去I】三日月開始在意審神者的契機及大家對她過去的疑問

  新任審神者上任至今近一個月了。

  審神者的房間牆上,張貼著各式政府方提供的戰場情報,地板上也散落著各式統計數據報表,她正仔細地聚精會神研究著每個戰場,正確來說,是逐一確認是否有她「回憶」中的戰役。陷入回憶的審神者不禁自言自語起來:「嗯……這個我記得是……應該不是我負責的……」「這個我記得有跑過,但沒有對上的記憶,應該沒有碰頭過……」

  江雪在房門外遲遲等不到審神者的回應,不得不擅自進入房間時,看到的就是這樣散亂的情景。

  「主上、主上、主上~」江雪連叫了好幾次,審神者才注意道:「啊、啊、是!……是江雪啊,怎麼了?」

  「已經是午飯的時間了。」

  「啊……已經是這個時間啦!大家是一起吃的對吧?好,我們這就過去吧!」

江雪看著審神者手上還留有書寫留下的墨跡,就要蹦蹦跳跳地跑去用餐,忍不住將審神者先拖去洗手,覺得自己像是多了一個弟弟。

  午後,審神者陪著短刀玩了一會花牌後,陸續敵不過睡意,攤倒在榻榻米上。江雪左文字和一期一振相視苦笑,一一幫短刀和審神者蓋好薄被。下午兩點整,靠在房間牆上稍事歇息的江雪聽見時鐘的音樂聲睜開眼,不意外地看到審神者也已經醒來。為了避免吵醒短刀們,兩人輕聲地離開,審神者一邊伸著懶腰一邊走向自己的房間。

  「要繼續處理那些文書嗎?」

  「嗯,還有好些戰局沒有看完。對了,你也來幫我一下忙吧!」

  「我知道了。」

  審神者的房間仍是保持著她離開前的紊亂狀態,江雪見狀不禁嘆了口氣,審神者知道江雪想叨唸卻努力忍住,偷偷地吐了舌頭:「等我看完就會好好收拾的,我保證!」

  江雪嘆了口氣,坐下來一邊彙報本丸的情況,一邊幫忙分類文書。

  「啊啊,江雪,你還記得你們去這個戰場時的事嗎?敵人的配置是?」審神者拿著過去的戰績記錄問道。

  「啊,這個是……」「……」「……」

  江雪耐心地一一答覆審神者的問題,發現審神者對戰場的時局掌握很是敏銳。

  「啊啊,果然從不同角度看戰場,觀察到的東西也不一樣呢!」審神者感嘆。

江雪見狀,突然產生疑問:「我們之前曾在戰場相遇過嗎?」

  「就我看過的本丸的紀錄,似乎是沒有的樣子呢!」不過之後就難說了。

*******

  三點整的鐘響後,審神者起身:「該去活動筋骨了!出陣和遠征的部隊也差不多要回來了吧!」

  演練場上,短刀群看到審神者,開心地招呼著,纏著審神者進行演練。

  練習到一段落,忽然一陣香味傳來,審神者和短刀群循著香味找到源頭,發現是農事值日的陸奧正在烤蕃薯。發現自肥行為暴露的陸奧看到大家流口水的模樣,索性大放送,又去田地拔了一串蕃薯,就地悶燒了起來,不一會,眾人手上都多了個香噴噴熱呼呼的香甜蕃薯。藥研交代著大家不准吃太多,以免晚餐吃不下,謹慎地分配每個人的份量。

  門口傳來人聲,不一會一群人影出現在庭院裡,遠征和出陣的刀劍男士都陸續回到本丸了,看到大家都在休憩吃點心,不禁愣住。審神者笑著招呼大家一起來享用,光忠轉身到廚房沏好茶飲端出來給大家共享。幾個短刀邊吃邊說著悄悄話。

  「總有種跟以前一樣的感覺呢!」秋田藤四郎有些感嘆。

  「這位審神者大人……我也很喜歡……」五虎退靦腆地說,咬了一口香甜的蕃薯。

  「我也是……」前田藤四郎附和。

  坐在審神者身旁的小夜用完蕃薯,嘴角還依稀沾著碎屑,審神者見狀不禁拿起紙巾幫他打理乾淨。難得受到這種待遇的小夜,不禁有些害羞,怎麼好像多了個姐姐一樣,不過,這種感覺他並不討厭。

*******

  晚飯過後,審神者習慣性地在演練場獨自練習起來。

  不多久,三日月也出現在演練場,邀約對練,審神者輕嘆了一口氣後應允。

  她知道三日月一定很疑惑,她已經很努力掩飾了,但一些態度果然還是太明顯了。如果他問了,她該怎麼回答呢?「我認識未來的你喔!就在我眼前被破壞。」能這麼說嗎?她不希望三日月再度走上那個被破壞的未來,所以她不想說,以免落入自我實現的啣尾蛇式循環。未來真的可以走出不同的一條路嗎?她來到這裡成為新任審神者會不會是命運之神的惡作劇呢?她的心中也有著許多的懷疑與不安,但她已經決定了,她要繼續走下去。

  如果就這麼放棄了,就只剩下絕望而已。

  所以,她要前進,也必須前進。

  「呼、呼、呼……」不意外地又落敗了,不過真是不錯的練習啊!

  「一直覺得您的劍術很令人眼熟呢,可以告訴我原因嗎?」

  「……因為是你教我的啊!」不知不覺說遛了嘴,審神者驚覺後堅決閉口,落荒而逃。

  「……」三日月有些驚訝,更多的是疑惑,一語不發地收起了刀,陷入長考。

他曾在「過去」見過審神者嗎?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