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出身鍛刀匠世家。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肉食女屬性,有著超迷人的笑容!

【過去II】時間線的說明

  本丸演練場,一個月下來,眾刀劍男士已經習慣和新任審神者演練,三日月、小狐丸與江雪坐在廊下喝茶觀戰。

  「真是不可思議的審神者,彷彿已經經歷過無數次戰鬥般老練。」江雪不由得感嘆道。

  「是啊,相關戰局的掌控也十分成熟,真不愧是過去的敵人嗎?」三日月不無嘲諷地說。

  江雪想著審神者日常看到政府情報、戰場圖時的喃喃自語:『啊啊,是這裡啊!我記得是……』『果然太久之前的事情會有點記不清了呢!啊,對了,那時是……』還有她看到某些刀劍男士時的神情格外不同,流露著濃濃的懷念。江雪沉吟道:「我有個猜想……我們的這位新任審神者,是否早就認識我們眾人,或者說,她來自於『未來』呢?」

  「?」小狐丸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一旁的三日月則是陷入沉思。

  「佛家裡也有類似的概念,只是人類現在用科技做到了,我們日常出陣不是要回到過去嗎?我記得審神者稱之為時間跳躍。如果說敵我雙方都能自由在穿梭在各個時代之間,誰能保證我們對上的敵人是跟我們同樣的時間呢?」

  江雪拿起樹枝,在地上劃上一條長線,右端寫下未來,左端寫下過去,在右端上方畫了一個圈寫著我方,拉出條長弧線標示跳躍到過去;同時在右端下方也畫了一個圈寫敵方,也拉出條長弧線標示跳躍到過去。然後在我方的圈圈上,又畫了一條平行的長線,隨意地點了幾個點,標註紊亂的西元年份,道:「例如我們在前天前往幕末時期、昨日前往平安時代,今日可能又跑到桃山時代……就像這樣,但到底敵我雙方在現代以及在過去,誰先誰後無法得知。」

  「……我有點懂了,例如我們認為在戰場上第一次遇到敵軍,但對方可能已經早就遇過我們許多次?……也就是說我們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審神者,但審神者過去是歷史修正主義者,所以她可能在哪裡見過我們?但我們沒有印象,所以是『未來』的我們?……是敵對關係嗎?……但看審神者的態度又不像……該不會我們日後可能會跑到敵方……?等等,她不是因為被政府逮捕才來到這裡來的嗎?但她所率領的時間溯行軍……」小狐丸越想越不對勁,抱著頭腦發燒,最後用腦過度直挺挺倒在地板上放棄思考。

  「已經不在了吧!簡直就像暗示我們的未來注定走向滅亡一樣……」江雪丟開樹枝,幽幽地道。

  「在這裡胡亂猜測也不是辦法,直接去問審神者吧!」三日月道。

*******

  「審神者大人,來一決勝負吧!」三日月走向正在廊下休息的審神者。

  「……好。」

  「對了,來點餘興吧,如果我勝了,就回答我的問題吧!反之亦然,如何?」

  「……」回答他的是審神者的一記白眼:「不用打了,你想問什麼就問吧!」

  「你是來自於『未來』嗎?或者說,你認識未來的我們嗎?」

  「……算是吧!」聽出三日月問題的核心,審神者沉吟了片刻答道。

  「那麼我就直說了,我們未來會成為時間溯行軍的一員嗎?」

  「我不知道。」審神者直截了當地答道。

  「哎呀!是不想回答嗎?」

  「不是,我真的也不知道。因為未來還沒有『發生』。」審神者苦思著如何解釋時空觀的概念給根本是古人的三日月聽,才能讓他理解時間線在她成為政府方的審神者後可能產生變化,想了一下才道:「這麼說好了,如果我沒有來這裡成為審神者,也許在這個時空的你們,在之後也許因為各種原因而加入時間溯行軍,但我既然來了,我就會全力阻止這個事情的發生。所以,到底你們還會不會成為時間溯行軍的一員,『現在』的我並不知道。」

  「也就是說,未來已經改變了?」

  「可以這麼說,所以我只能回答我不知道。未來就像樹的分枝一樣,有著許多可能性,我知道你們的某一個可能性,但那不代表你們也會走到相同的路。」所以她必須努力,避免再度走到那個結局。

  「……我曾是您所率領的時間溯行軍的一員嗎?」

  「我就知道你想問這個……」審神者深吐了口氣,點點頭承認:「是。至少在我所知道的那個時空。」

  「其他還有誰呢?」

  「……我不想說。」

  「那麼,那個『我』與您是何種關係呢?」

  「……三日月,我們還是來打一場吧!」審神者拒絕作答,拿起了一旁的配刀。

  「哎呀,這是要用身體來告訴我答案嗎?」

  「你可以更不正經一點!」審神者不禁有些羞惱。

*******

  演練場上審神者與三日月你來我往,迅速地過起招來。

  哎呀呀,都是自己慣用的招式呢!

  「這些是我教你的嗎?」三日月與審神者刀劍相抵。

  「你猜啊!」審神者奮力甩開三日月的攻勢,但隨即又被三日月纏上。

  她是現代人,她比誰都瞭解平行時空、多重時空的理論,所以她知道,眼前的三日月跟她所認識的那個三日月是不同的。

  瞬間腦海裡浮現過去的畫面,從戰場上撿到被破壞重傷的三日月,承認她是主人的三日月,溫柔地摸著她的頭的三日月,教導她劍術的三日月,與她一起看著月亮的三日月,在發現被家人放逐時安慰她的三日月,放任她沉淪在執著之中幾欲瘋狂的三日月,總是無奈地看著她嘗試改變歷史的三日月,最後犧牲自己將她推回正途的三日月,許多許多的三日月,造就了現在的她。但那個三日月,與眼前正和她對戰的三日月,是˙不˙同˙的。

*******

  本據點被政府派來的人馬攻陷,到處都是火焰與爆炸,殘存的刀劍男士逐一被政府軍破壞,她奮力想要阻止,身邊卻傳來巨大的爆裂聲,待她短暫昏厥再度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為了保護她而受到重創的三日月。

  整個世界像是瞬間變色,她已經記不清自己當下如何哭泣、如何癲狂。只記得三日月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

  「我毀壞之後,就不要重鍛我了,因為那已經不是我了。我的主人,最後給你祝福吧,希望你未來能夠一直看著正確的道路,千萬不要再走偏了。」三日月伸手蓋住審神者的右眼,繼續道:「就算已經沒有形體了,我還是會在您的身邊守護您的。刀與人,不,付喪神與人類,都會到達相同的彼岸吧?那麼,到時再見了。」

  奇異的藍色光芒籠罩在她因靈力爆走而失明的右眼,恍惚間她感覺到視界為之開闊,而三日月就在她眼前緩緩消失,只留下被破壞的本體。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她對那個身處時間溯行軍陣營的三日月宗近,最後的記憶。

  之後,她被政府軍逮捕,進行嚴密的盤查與拷問,並等待著法院的判決。

  拘留所裡,政府人員拿著資料,跟她說明目前審神者從缺,亟需像她這樣的靈能力者,若她真的放棄改變歷史,轉擔任審神者參與戰鬥便是一種證明,並提出減免刑罰與撤銷家族流放、恢復名譽等優遇。她本來連看都不看就想把資料退回,但碰觸到資料的那瞬間,與生俱來的感應力讓她「閱讀」到當中的內容。

  有三日月宗近、骨喰藤四郎……還有大家?大家都還在?

  這是怎麼回事?

  也許是看到她的表情有些軟化和迷惑,政府人員露出勝利的笑容,滔滔不絕地說著各種優遇。但她根本心不在焉,腦海中飛快地轉著關於時間線、多重時空的知識。

  啊!原來如此,這裡是「過去」啊!

  她微微彎起了嘴角,露出了多日來的第一個笑容:「我願意擔任審神者。」

  能再度看到大家,真好。

  即使每個人都還不認得她,也沒有關係,重新認識就好。

  所以,她在「坦承犯行」時,技巧性地隱瞞了部分事實,例如在時間溯行軍中三日月宗近的存在,反正大家的本體都因為爆炸化成辨識不出身份的殘鐵破片了,也不用擔心被識破,並做出後悔改變歷史的姿態以獲得罪刑協商待遇,成為這個本丸的新任審神者。

  但她也不算「說謊」,因為她沒興趣再改變那些千百年前的歷史,是真的,只是當她發現自己「現在」身處在「過去」時,還是忍不住想要嘗試改變大家的命運,即使這個改變可能會讓她本身有消失的可能,但只要大家都能好好的就好。

  這次,她一定不會讓大家走上那條毀滅的道路。

*******

  「呼、呼、呼……」審神者喘息著看著持刀指向她要害的三日月:「我輸了。」

  「那麼,就如同約定的,回答我的問題吧!」

  「……我什麼時候答應輸了就回答你的問題呢?」審神者狡猾地眨眨眼笑了。

  「喂喂,這是耍賴嗎?」

  審神者起身,收起配刀,慢悠悠地回答了三日月的問題:「……算是師父吧!很多事情蒙你照顧了,所以能在這個時空再次看到『你』,我很開心。」劍術上與人生上都是。

  三日月緩緩跟在審神者身後,聽著審神者柔柔的嗓音緬懷地說著:「改變歷史其實很困難,而且有時自以為是的拯救,只是對那些人的侮辱……嘛!總之有很多事情,讓我醒悟,歷史是不應該被改變的。」審神者回頭對三日月笑著:「這一切都是託了你的福,真的,很感謝你。」

  「……那又不是我。」

  「呵呵,好像也是呢!」審神者笑著,啊啊,果然還是說出來痛快多了,對於熟人要隱瞞秘密什麼的真的很困難。她突然回想起一件事,轉頭對三日月招招手,作勢要講悄悄話:「既然你這麼好奇我身為歷史修正主義者時的事,那麼我就附帶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吧!」

  「?」三日月依言低下身附耳過去。

  突然審神者扳過他的頭,吻上他的唇,三日月瞬間呆住。

  「……是做過這種事的關係喔!」審神者惡意地大笑揚長而去,留下楞在現場的三日月。

  許久之後,三日月才終於能發出聲音:「新任審神者……真是恐怖的存在。」

  居然連他都被調戲了。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