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出身鍛刀匠世家。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肉食女屬性,有著超迷人的笑容!

【再會】

  迷迷濛濛中,審神者看見自己身處在戰場之上,身邊是刀光劍影,而自己面前出現了一個披著布巾、看不清面容的刀劍男士,不,從身形來看,應該是位女性,是政府方的審神者?但為什麼如此眼熟?她利用著對方趨於保留的攻勢,使出奮力一擊,雖然教對方躲開,卻露出了面容……是她自己?!

  審神者忽地睜開眼睛醒來,耳邊傳來窗外鳥兒的叼啾聲,看著既熟悉又陌生的天花板,頓時不知身處何方?啊,是本丸啊!她現在是在政府軍這邊,負責阻止歷史修正主義者改變歷史……剛剛那是夢嗎?不……那是她的記憶。

*******

  看著魂之助提供的戰場資訊,審神者露出了極度困擾的表情:「這個戰場,能夠請別的審神者前往嗎?」

  「有什麼問題嗎?」

  「這個地方……可能會遇到『之前的我』……還有隸屬於時間溯行軍的『刀劍男士』……」

  「……那不正好嗎?看看你所謂的不再改變歷史的決心,到底是不是空話。」魂之助惡意地回道。

  「……唉……我知道了。」審神者也知道這是不能避免的,因為在她的「記憶」裡,的確存在著這麼一場相遇。

*******

  「審神者大人,你在找什麼?」山姥切國廣看著在倉庫翻找東西的審神者問道。

  「我在找面具之類的能夠遮住臉的東西啊!啊,有了!」審神者翻出一個鼻子眼鏡。

  「……」山姥切看著審神者興沖沖地試戴,看不下去地解下自己的被單(?)披到審神者身上。「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有備用的,這個給你吧!」

  從被單(?)底下探出頭來的審神者看著難得不披著布的山姥切國廣,開心地笑道:「嗚哇,太感謝了!不過,你不披的模樣還挺帥的,一直遮著太可惜了!」

  「……」山姥切國廣看著審神者燦爛的笑容,僵硬地應對後離開現場,直到找到個牆角,整個人蹲了下去,臉上開始發紅發燙。

  這個審神者,太狡猾了吧!

  雖然平時看起來不怎麼起眼,但那個笑容太具有破壞力了啊!!

*******

  本丸,眾人正討論著出陣事宜,三日月宗近及江雪左文字看著披著山姥切被單(?)的審神者走了進來,不禁露出疑惑的眼神。

  「為什麼要披這玩意?」三日月走上前問道,莫名的不爽讓他試圖拿掉披巾。

  「有、有一點理由啦!別拿!」審神者忙拉開距離,小心地整理好披巾,保持在可以遮住面容卻又不妨礙行動的狀態。

  「啊~我知道了,這次的戰場有熟人?」三日月笑道,然後神色轉而凝重:「但是,連我們都不知道對方會是誰,您是怎麼知道的呢?」

  「……」審神者拒絕回答。

  「……原來如此,就是您啊!」三日月靈光一閃,頓時理解:「雖然我對人類時空跳躍之類的科技不太懂,但總之就像咒術一樣的東西對吧!我們穿梭在各個時代,而歷史修正主義者,也是在各個時代跳躍。也就是說……我們今天會遇到的時間溯行軍,當中會有過去身為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您囉!」

  「……」審神者默認。

  「咦咦咦咦!這樣我們打得過嗎?」獅子王首先跳腳,他至今仍無法從審神者手上拿到勝績。

  「……應該可以,我記得那時我們、呃、時間溯行軍方是輸掉的……不過也只是可能遇到啦!」審神者越說越小聲。其實可能的話她真想逃開這次出陣,但是一來記憶如此,如果違反的話她擔心會出現分歧的未來;二來,她也擔心當中的刀劍男士若注意到敵方的其他「熟人」會有負面的影響,而有在現場觀察的必要性。

  「原來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不對,那我們要怎麼區分啊?」兩個審神者不都長得一模一樣?

  「所以我今天特別披了這個啊!」審神者秀了秀身上的披巾,眾人頓時理解。

  「也就是說,沒有披這個的就是敵人囉!」獅子王釐清中,但想到面對同一張臉,他總覺得怪怪的。

  「我知道你們心裡可能也會覺得怪怪的……總之,今天的作戰策略,就是你們盡可能避免與敵方的歷史修正主義者交戰,交由我來對付,你們只要負責時間溯行軍的部分就好。」

  「瞭解!」眾人回答。

*******

  出陣,遠距戰後,雙方拉近了距離開始白刃相交,清楚地看到彼此的樣貌。

  三日月宗近忍不住看向敵軍中的「歷史修正主義者」,啊啊,果然是同一個人。

  雙方各自選擇了交戰對手,審神者如其所言,衝向了「歷史修正主義者」。

  也許是已經做好了心理建設,上了戰場審神者並沒有出現猶豫,雙方迅速地過了好幾次招。但因為是對上「自己」,所以審神者並沒有下殺手,只是拖延戰術。

  「歷史修正主義者」察覺到這點,下手格外凌厲,審神者一時有些居於劣勢,無法保留實力,一擊擋開了歷史修正主義者的攻擊,也拉開了彼此的距離,但身上的披巾因此滑落泰半而露出面容來。「歷史修正主義者」見狀不禁有些愣住。

  「……你?」是我?

  「……」審神者迅速地拉好披巾,繼續攻勢打斷了歷史修正主義者的話。

  歷史修正主義者因為震驚落於下風只能採取防禦,好不容易覷得一個空隙,本想反擊,卻發現自己所率領的時間溯行軍紛紛負傷戰敗,知道這是審神者刻意留給自己的空檔,咬牙宣布撤退,使用時空跳躍瞬間消失在眾人眼前。

  眾刀劍男士在戰後的戰場上統計著戰果、確認傷害程度。審神者佇立在戰場上,還有些氣息不穩,回想起她當時在戰場上看到身為「審神者」的自己,回去後是如何的震驚與迷惘,適才對戰的那個還是「歷史修正主義者的自己」才正要經歷這一切,還有那個人,此時也還在自己身邊,想必會極盡溫柔地安慰自己吧……

*******

  歷史修正主義者回到據點,指揮著大家將負傷者送入手入所,交代完事務後忍不住陷入回想,方才她在戰場看到的是……自己?但身為歷史修正主義者的自己,若被政府軍逮到,應該會作為犯罪者遭到判決處刑才是,怎麼可能成了政府軍的審神者?或者說,那是另一個分歧的未來?她是要改變歷史,不是要混亂歷史時間線,歷史介入時機是否要再檢討?

  突然背後一雙手遮住了她的眼睛,溫厚的男聲笑著說:「猜猜看我是誰?」

  「呵,三日月對吧!」本來陷入苦惱的她也忍不住笑了,抓住遮住她雙眼的手,轉身笑答。

  三日月也笑了,問道:「主上,您在煩惱甚麼嗎?」

  「……我好像在戰場上看到自己了,正在想說會不會是我們的行動導致分歧的未來……」還有看到「過去」的你也在戰場上,以著敵對的政府軍的身分。

  「分歧的未來啊……這類話題我不是很懂,交給電腦系統來分析如何呢?」

  「說的也是。」

  兩人手牽著手走向室內。

*******

  戰場上,大夥統計好戰果,準備啟程返回本丸,但審神者似乎仍在發呆。

  「主上?」三日月宗近走近審神者身邊呼喚著:「沒事吧?」

  「……我沒事。」審神者這才如夢初醒,收起配刀問道:「大家呢?」右手不自覺地按著自己的右眼,已經痊癒的傷口彷彿又在隱隱作痛。

  「損傷極微輕微,只有刀裝略微受到損害……」三日月彙報著,注意到審神者的動作,抓住了審神者的手問道:「眼睛怎麼了嗎?」

  「……沒事,只是習慣動作。」審神者順勢將手放了下來,三日月還是不放心地捧著審神者的臉檢視了好一番。

  「都說我沒受傷了!嗚~」被三日月搓揉著臉頰的審神者忍不住掙扎起來。

  「……那為什麼還是一臉想哭的表情呢?不是勝利了嗎?」三日月正色道:「不是說了已經放棄改變歷史了嗎?已經決定的道路就不要迷惘,好好往前走!這是您身為審神者的職責喔!」

  「……三日月……」審神者有些呆呆地看著三日月,然後苦笑道:「我又被你教訓了呢!哈哈!」

  「我知道了!」審神者拍了拍自己的臉,露出了燦爛的笑臉,和三日月一起走向大家所在的地方,吆喝道:「走囉~回家囉!」

  不是過去也不是未來,她所在的地方是「現在」!

  審神者對自己說道。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