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出身鍛刀匠世家。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肉食女屬性,有著超迷人的笑容!

【告別】

  「起霧了……」真是糟糕,對於靈力屬性尚火的她來說,這種天氣根本是專剋她的。而且,忘了在哪裡曾經聽過,因為迷霧的彼端容易連接到不知名的地方,是最容易遇到非現世的事物的地方。

  沒想到只是尋常的出陣戰鬥,卻會碰上詭異的濃霧,遇到這種東西可比遭遇檢非違使的機率還低啊!今天出陣前應該先占卜一下算算吉凶才是,不過她到底是半路出家學習操控靈能力的,對於占卜著實沒有天分,恐怕也卜卦不出所以然來。

  審神者腦中想著亂七八糟的雜事,一邊漫步一邊呼喚著大家的名字。「三日月?獅子王?江雪?喂~~你們在哪啊?三日月——」

  「是?」熟悉的聲音在審神者身後響起。

  審神者卻像是被雷打到似的,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那是三日月宗近沒錯,但出於女性的直覺,她感覺到一種微妙的差異,她無法明確指出是聲音、語調還是氣息不一樣,總之就是不同。

  她背後的,是早已經被破壞、消失的那個「未來」的三日月宗近。

  「主上?」聲音的主人向她一步步走近。

  「……三日月?」她鼓起勇氣回身看去,熟悉的藍色身影就佇立在眼前,那溫柔的眼神、帶著涼薄感的微笑,在在都令她懷念不已,彷彿時空的隔閡從來不存在一般。

  「……」三日月宗近聞聲卻停下了腳步,盯著她看了許久:「……真奇妙呢……您應該是主上沒錯吧?」他從眼前的「主上」感覺到奇異的氣息,包括了「自己」的存在,但卻又莫名地確信眼前的女孩是他的「主上」沒有錯。

  「是,你沒認錯,只是……我對你來說,應該算是『未來』的人。」審神者想起過去在時間溯行軍時曾經與三日月講過關於多重時空的理論,她知道他聽得懂。

  「……」眼前的三日月宗近習慣性地以袖掩口沉思了下,對於眼前的少女與可能發生的事隱隱有了揣測,而後露出了笑容:「……那該說好久不見了嗎?」

  「!」審神者聞言再也忍不住,飛奔投入三日月宗近的懷抱:「我好想見你,我好想見你!一直一直都想再見到你!……」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的思念。

  三日月宗近則是將審神者擁在懷裡,溫柔地拍她的背安撫著,一如往昔。

  過了好一會,審神者才總算平復情緒,彷彿下一刻就會消失般留戀地撫摸著三日月的臉龐。

  「……您的右眼恢復了呢!」三日月宗近任憑審神者肌膚碰觸,觀察了審神者許久,才確信道。審神者的右眼殘留著「他」的氣息,真奇妙呢,同時存在著多重的自己。

  「……託你的福。」審神者說出意味深長的一句話。

  「……是這樣嗎?」三日月楞了一下,笑問:「現在的您,有看到正確的道路了嗎?」

  「……我不知道我現在選的這條道路正不正確,不過我會努力貫徹它的。希望這次……是條能夠帶給大家幸福的道路就好了……」審神者笑答,輕輕離開了三日月的懷抱。是呢!最重要的是「現在」,而非過去的美夢。

  「是嗎?」三日月微微笑著,撫摸著審神者的臉龐,啊啊,是真的存在著呢!

  霧漸漸散去,四周逐漸明亮起來,審神者與三日月宗近隱約聽見自己同伴的呼喚聲。

  「這真是奇妙的邂逅呢……連結了不同的時空的我們……」三日月感嘆,低頭問審神者:「現在的您,幸福嗎?」

  回答他的是審神者的燦爛笑容,啊啊,幸福就好,他最珍視的少女啊!

  只是,心中微妙地湧現複雜的情緒,即使他不在了,也有人陪在她的身邊讓她重拾笑顏嗎?對於那個人的存在,他稍微有些嫉妒呢!

  「這次的相逢,恐怕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呢!」

  「……嗯……」兩人側頭給了彼此一吻,隨著濃霧散去,漸漸感受不到彼此的溫度與存在。

  「さよなら……三日月……」審神者告別。

  「さよなら……」三日月宗近輕輕呢喃著審神者的真名。

*******

  審神者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身處戰場的一隅,不遠處是正在找尋她的刀劍男士。獅子王率先發現她的蹤影,大呼小叫地喚了眾人過來,她一邊揮手一邊走向大家。

  「剛剛突然起了霧,大家都莫名其妙地分散了……」「幸好很快就散去了,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辦!」眾人七嘴八舌地說著。

  三日月則是檢視著審神者,確認沒有受傷才安下心來,不過……似乎發現了有些礙眼的痕跡……三日月臉色有些發黑。

  審神者與眾刀劍男士打道回府,途中,三日月走近審神者身旁,在審神者耳邊問道:「剛剛您發生了什麼事嗎?」

  「!」男人的直覺真恐怖,審神者乾笑了下,有種被現任男友抓包偷吃前男友的錯覺,雖然說兩者都是同一個人。

  「無法回答嗎?」那麼至少由他來清除痕跡,三日月抬起審神者的下顎,吻了上去。

  獅子丸察覺身後的響動,轉身一看,頓時嘴角抽搐。

  「三日月……這種事好歹回房間再做啊!」獅子王大吼。為什麼先是鶴丸,後是三日月,都愛給人這種精神攻擊啊!

  「……」江雪無語。他好想早點回到本丸休息啊!

  「……」石切丸撫額,果然真的出手了啊,這傢伙!

  「呀~真不愧是三日月呢!」見多識廣(?)的今劍笑道。

  「妨礙戀愛的人會被馬踢喔!還是裝作沒看到吧!」有過上次經驗的鯰尾道。

--

因為鯰尾與鶴丸的中之人是同一人,在想故事的時候總有種鶴丸亂入的感覺(笑)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