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本傳後的同人文,真相劇透有,充滿妄想、腦補的自我滿足作品,OOC可能。
尚未玩FD,也許會有設定衝突也說不定,之後通關FD後會視情況調整本文,也或許不調整,就當個紀念,紀念現在十分想為這個角色寫些甚麼的心情(笑)。
中日文夾雜,確認能寬容看待的玩家,再繼續看下去吧~

 

  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時候,是同在警校的時候。

  乍看之下是個可愛、溫柔,隨處可見的普通女孩,但唯有在射擊課程時浮現銳利的眼神。這奇異的違和感引起了他的興趣,藉故攀談,而後逐漸熟悉起來。

  「我認為,只有擁有開槍傷人的覺悟的人,才能持有槍械。」

  「我是警察,因此更必須有這樣的覺悟。」

  「為了那總有一天會遇到的,不得不為了保護甚麼而開槍的時候,至少要擁有相當的技術,才能真正保護到想保護的人。」

  在射擊場再度遇到她練習射擊時,他趁機開啟了話題,導引著問出自己的疑問,而她所給的答案讓他不禁想微笑。

  「星野,你真是堅強呢!」

  本心の言葉だよ。

  「我、我才不堅強呢!我也常有猶豫不前的時候,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像個膽小鬼……可是,正因為如此,我想更努力一點!」

  「這樣啊……嘛~如果哪天覺得沮喪、心裡不痛快時,就來找我吧,一起喝個酒甚麼的,聽你說些傻話,發洩一下壓力,這我作為朋友還是能作得到的。

  友人として、ね。

 

  日常的、沒有甚麼實質意義的對話,卻讓他心底有著莫名的騷動,像是羽毛輕輕地撫過,癢癢的,他不禁開口還想說些甚麼時,口袋裡的手機傳來訊息的震動,打斷了他,他瞥了一眼,啊~是御國啊,又有甚麼事了?

  像是一根弦被拉扯繃緊般,他又回到了那個「他」。

 

  之後他讓手下協助調查了星野的背景資料,如他所預見的,星野市香,是個出身健全家庭的普通女孩,父母在老家新潟開民宿,自己和弟弟同住在新宿,與正處反抗期的弟弟有些不和……等。有趣的是,從他弟弟延伸出的人際關係,正好都是他預期的X-DAY事件的執行者或相關連的受害者。

  他捲起文件,輕敲了自己的下巴,浮現了一個想法。

  他想看看她,會為了自己所抱持的「正義」信念,做到甚麼地步。

  她是否不只是嘴上說說而已,真的能夠堅強地面對一切「惡」?

  為什麼為她如此大費周章?甚至考慮到她的能力和經驗,為她牽線,提供幫助?

  御國不只一次向他提問,他也多次自問自答,大概,是希望有個理解者吧!

    俺のことを、理解してほしい。

  並不是認為自己的理念哪裡有錯誤,希望她來拯救自己甚麼的,也不是期待她阻止自己甚麼的。

  只是覺得,自己似乎終於遇到一個可以完全理解他的人,或者說,可能可以理解他的人,想將她拉過來,如此而已。

    こっちに来てほしい。

        俺のそばにいでほしい。

 

  125日,不知為何,他下到地下室的射擊場,看到星野正在進行射擊訓練。鬼使神差地,像是再次確認般,跟她聊起持槍的覺悟、正義等話題,而她也給了他預料中的答案。這樣啊……那麼,就讓他來驗證看看吧!看看她是否真能不負所望。

  俺を失望させないでくれ。

 

  雖然之前就約好了一起喝酒,原本以為她會因為事件打擊而臨時取消,結果還是來了。果然很堅強呢!不過也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威脅吧,所以努力做出「正常」的模樣,擔心讓人察覺異狀。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龐,忍不住順著「冴木弓弦」該有的反應,笑笑鬧鬧說些痴話,嚷著自己雖然願意盡全力幫忙,但因為經濟問題,所以如果和財務相關的話,恐怕無法協助。她聞言不禁噗哧一笑,怎麼說呢,看著她鬆懈下來的表情,自己也莫名地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看到她露出了軟弱的表情,眼底隱隱有著淚意。『果然還是很害怕呢!』他不禁想著,也許是酒意上湧,讓他突然有種想拍拍她、安慰他的衝動,意識過來後,連自己都忍不住想嘲笑自己,明明始作俑者就是他啊!

  藉著酒意踉蹌地讓她扶著自己出了居酒屋,遇到偵探事務所的榎本,這傢伙是個純情的孩子呢,只是一起喝個酒就以為他是星野的男朋友,要忍住笑意真是有些不容易。

  不過,如果真的是的話,好像也不錯呢!心底隱隱約約閃過這樣的念頭。

  被護送到暫住的公寓,在星野和榎本離開後,他就不再偽裝醉酒,從廊外看著兩人的背影,緩緩地露出微笑。

 

  さぁ、舞台は整いました。

 

  來吧,星野市香,讓我看看你的覺悟,是否真如妳所言。

 

  真相を調査して、俺のところにたどり着いで。

  俺は、ここで待つ——俺の理解者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豆子 的頭像
豆子

豆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