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ar x malice unlimited   ADONIS篇故事結局的相關同人,或者說小段子。

以笹塚視角簡單寫一下我想像的,在該結局之後的事情,劇透有,請未通關的玩家自行斟酌是否閱覽。

還只是草稿,但因手邊沒有可記錄的媒體故先發上來。

 

《結局之後》

    那個時候,因為他自知內心深處也潛伏著仇恨,比誰都理解她的感受,而無法阻止。這是他與她最後一次的交談,而後透過警方的情報網,幾度看見她的身影出沒在另一個「社會」。即使剪短了頭髮,整個人的氣質恍若別人,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她去了「那邊」,成了警方資料庫中的危險人物。看著被列在AODNIS工作員文件上的星野市香,他不禁嘆息,這個笨貓!

    從那個時候起,他就有個預感,而這預感在兩年後的爆炸事件中實現了。許多政要、商界重要人士等,不約而同地空出了某個時間安排私人行程,而後忽然失去了聯絡。而沒幾天,各地傳出大小不一的地下設施爆炸案,經調查發現竟都是ADONIS的據點,當中的相關設施幾乎被破壞殆盡,工作員也死傷了泰半,倖免於難的,也多是些末端的雜魚。

    然後,他從峰岸手上看到了ADONIS總部現場的資料照片,那些失聯的有力人士,都在現場,以「死者」的姿態。在「大聖殿」的盡頭,躺在血泊中的一男一女,正是ADONIS的首腦教組冴木弓弦與擔任武器管理的組織左右手星野市香,從照片來看,兩人並非死於爆炸或建築物坍塌,而是一槍斃命,子彈近距離地從太陽穴精準貫入。而從現場膛痕等跡證判斷,應是星野市香殺了教祖後自殺。令調查人員感到疑惑的是,教祖並沒有反抗的跡象,一度推測是反應不及,但從子彈的貫入方向及死狀來看,反而像是明知要被殺卻不躲不避。

    『這樣子,妳滿足了嗎?或者說,對妳而言,只剩下這條路了?』

    他看著資料照片,不禁嘆息。

    再罪大惡極的罪犯,死了就不過是個物件,在確認兩人死亡後,作為星野市香最後的連絡人,他主動接手了後續的喪葬處理。依程序通知了星野的父母,不意外他們冷淡、責怪的態度,在他們眼中,這個女兒根本可有可無,甚至將兒子香月的死怪罪到市香身上,完全無意來東京處理後事。比照了官方無主遺骨喪葬事宜處理程序,做了簡單的安置。

    這是他能為她做的最後一件事了吧!

    放下花束,他看著墓石默默想著。

    「喂,笨貓!姑且還是跟妳報備一下吧!如妳所願,ADONIS在那天發生的一系列爆炸事故後,基本上可以說是全盤崩毀了。雖然多少還有些雜魚活著,但也做不了甚麼大事了。新宿的槍械管制令恢復、也解除了區域封鎖的命令,多少算是回復跟以前一樣的日常生活了吧。」但是大家都不在了,柳也是、那個討人厭的貓耳白石、不請自來的岡崎、總是嘎嘎吵個不停的榎本也是,然後,妳也不在了。

    「即使報仇雪恨了,這些人也都不會回來了……即使如此,妳還是到了那邊嗎?」他問,卻無人可以回答。

    「……最近我也要去美國長期出差了,大概好一陣子不會回日本了吧!」

    「掰掰,笨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豆子 的頭像
豆子

豆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