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壁咚】

也許是因為兩人的事情已經在刀劍男士間半公開的緣故,鶴丸最近的舉動格外大膽,常弄得審神者臉紅心跳不已。比如現在,審神者正努力「冷靜」、「認真」地辦公,但一旁的鶴丸卻無斷闖入她的私室,斜臥在旁,手指調皮地玩弄著她的髮梢,重複著單調的捲起鬆開的動作卻樂此不疲。

「鶴丸。」審神者放棄地叫喚。

「在!」一聽到召喚,鶴丸馬上蹭到審神者身邊。

「……那個,你可以坐遠一點嗎?還有,不要一直玩我的頭髮……」不知不覺被鶴丸抱了滿懷的審神者,紅著臉害羞地說,但鶴丸像似根本沒聽見,下巴蹭在審神者的頸窩上,過近的距離讓審神者不禁心跳加速。

「您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完全是耍賴的鶴丸笑著在審神者耳邊道。

「我說——」下一刻審神者就被鶴丸消音了,兩人的距離瞬時縮減至零。

審神者頓時腦中一片空白,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真是的,似乎只要遇到鶴丸,她就無法好好思考了。

*******

戰場上,眾人統計適才的戰果,又是鶴丸拿了MVP。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精力旺盛過頭了吧!」獅子王已經快被刷到紅臉,忿忿不平地道。

「大概是發生了什~麼~好~事~了吧!」加州清光意有所指,故意一字一句地停頓道。真是,看得就令人煩躁。

「……」眾人深有同感。

「嘛~這樣我們可以不用那麼累,也是好事不是嗎?」石切丸緩頰道。

「……只是看得太令人不爽了……」獅子王道,精神傷害也是會增加疲勞度的好不好。

「……」眾人無言的贊同。

「好!我決定了,來個鶴丸幸福破壞計畫吧!」獅子王登高一呼。

「……具體來說要怎麼做?如果讓審神者大人傷心的話我可是反對的喔!」燭台切光忠冷靜地提問。

「嗚!……啊!對了,就是那個那個,讓鶴丸好好吃鱉、吃醋之類如何?我們來奪得審神者大人的關注之類的……反正看到鶴丸一直那樣傻笑的樣子就覺得煩!」

「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倒是沒有異議。」燭台切光忠接著道:「不過這次要再派短刀嗎?同個招式怕是行不通吧?」

*******

午後難得的悠閒時光,眾刀劍男士三三兩兩地在本丸休息閒話,鶴丸與審神者也針對著接下來的遠征與出陣安排在做討論,偶爾兩個人還會曖昧地對笑一下。

眾人:「……」

媽的,要閃去別處閃好嗎?無形的火光閃爍在眾刀劍男士頭上。

身為畑內番的加州清光忙完農事,像似想到了什麼,突然跑過來插入兩人之間,對審神者:「審神者大人,手借我看一下。」

「手?」審神者乖順地將手遞給清光。

「啊啦!審神者大人不行喔!手可是女人的門面之一,要好好保養喔!」清光仔細端詳了下審神者的手,繼續道:「您看,這邊都磨出筆繭了,然後這裡……」

「咦咦!?」也許是被勾起女人的愛美本性,審神者不自覺地被清光牽著鼻子走,大和守安定更不知從哪捧來一整箱手部保養用品,三人就像高中小女生一樣嘰嘰喳喳起來,把鶴丸拋在一邊。

鶴丸:「……」

眾人默默比了個GJ的手勢。

*******

鶴丸與審神者在庭院裡散步,眼見著氣氛正好,鶴丸順勢想牽起審神者的手——

「審神者大人,好痛喔!」五虎退捧著手指上的小傷口,跑來審神者身邊,眼淚積聚在眼眶裡,盈盈的雙眼看起來十分可憐。

「啊!怎麼受傷了呢?」審神者立刻忘了身邊的鶴丸,專心地為五虎退審視傷口,確認沒有大礙後,又好聲好語安慰了好一會兒,甚至玩起互相親親的遊戲,才把五虎退逗笑了。

審神者看著五虎退的身影漸遠,才想起身邊的鶴丸,看見鶴丸沉著臉,不禁疑惑:「怎麼了嗎?」

鶴丸:「……沒什麼。」

*******

本丸裡的某個小房間,幾個刀劍男士正在聚精會神地討論著。

獅子王翻閱著女性雜誌,指著在令女性心動的十個小動作中排行第一名的標題:「接下來試試這個如何?」

「壁咚?這是什麼意思?」蜂須賀虎徹疑惑地問道。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藉著身高優勢把女性壓倒在牆邊!」螢丸把本體斜靠在自己頭頂上做示範,但似乎讓蜂須賀虎徹更疑惑了。

「演示一遍比較快,兼さん,幫一下忙吧!」堀川國廣提議。

「……為什麼是我?算了……」和泉守兼定似乎已經認命了,配合地演出。

「就是這種感覺。」

「啊啊,原來如此。」

「上面說什麼……嗯……女性會因為壁咚,產生危機感,進而轉化成心跳加速的感覺。」獅子王照本宣科地唸著。

「那麼,從身高來看,首先我們短刀就沒辦法了。得找比審神者大人還高的才行,像是打刀或太刀,或至少也要是脇刀——」愛染國俊道。

「……」大太刀螢丸表示受傷。

「……」愛染國俊注意到螢丸的臉色,訥訥地說:「……抱歉。」

為了熱絡氣氛,獅子王忙繼續道:「那、那我們先來決定人選吧!」

*******

審神者整理著準備封存的文件,鶴丸因為值日的關係暫時不在,可說是難得的獨自一人。

「接著是這箱……」審神者把一箱箱已經用不到的公文打包,吃力地抱起來,想疊到一旁的書架上,看著比自己身高還要高的架子,她有些遲疑,正想著是否先把梯子拖過來再說,一旁伸來的手已經替她接過紙箱。

「這個要放哪裡?」燭台切光忠問道。

「啊,那個第一層的位置,對對對,就是那裡。」回過神來的審神者忙道。

有了光忠的幫忙,文件整理很快就完成了。

作為答謝,審神者沏了茶,光忠見狀,轉身到廚房裡拿了一盒糕點,打開一看,竟是精緻的起司蛋糕。

「怎麼會有這個?」審神者不禁疑惑。

「……先試試看味道再說吧!」

「咦?啊,好,那我就不客氣了……」審神者微楞,在光忠的催促下試吃了一口,口中綿軟香甜的滋味讓她忍不住讚不絕口。「這是哪裡買的?怎麼這麼好吃?」

「我做的。」「咦!好厲害!」「…………」「…………」

值日回來的鶴丸看到兩人和睦的模樣,總覺得心裡不太痛快:「……」

「啊!鶴丸,你回來啦!」審神者開心地招呼。

「……」鶴丸沉著臉不發一語地轉身離去。

「鶴丸?」審神者忙起身,匆匆跟光忠說了聲抱歉後便起身去追鶴丸。

審神者離開後,躲在附近的眾刀劍男士紛紛現身。

獅子王有些遺憾地說:「雖然還來不及『壁咚』,不過看到鶴丸那樣的表情也算成功了吧?」

「怎麼說呢,我總覺得雖然我們本來是想捉弄鶴丸,但好像還是讓主上擔心了?」螢丸有點擔心地說。「是不是要跟主上解釋一下比較好呢?」

「解釋什麼呢?我有做了什麼嗎?」光忠淡定地喝完手中的茶。

眾人看向光忠:「……」這傢伙其實才是大魔王吧!

*******

「鶴丸?鶴丸」審神者追了好一段路,前頭的鶴丸突然停了下來,審神者一時煞不住,直直撞向鶴丸,兩人在廊上跌成一團,鶴丸本能地讓自己當成肉墊,保護審神者不受傷。

「鶴丸,你有沒有怎麼樣?」審神者在鶴丸身上撐起身來,忍不住關心地問。

「……」鶴丸盯著審神者看了半晌,伸出手將審神者緊緊抱住。「我沒事。」

「……鶴丸?」審神者有些困惑地道:「你今天是怎麼了?……嗯嗯,不對,應該說從前兩天起你就怪怪的?怎麼了嗎?」

鶴丸鬆開手,兩人起身,鶴丸牽起審神者的手,兩人慢慢走在廊上,鶴丸才悠悠地說:「我啊,大概在吃醋吧!」

「!」審神者啞口。

「我自己也嚇到了,都這把年紀了還會像小孩般吃醋。不過啊!」鶴丸突然轉身,支手抵住牆壁,把審神者扣在自己與牆壁之間,沉聲道:「看到你跟別的男人單獨在一起說說笑笑,果然心底還是會不痛快啊!」

「……鶴丸?」難得看到鶴丸如此認真的表情,審神者不禁心跳加速起來,而後緩緩地笑了,伸出手環抱住鶴丸的腰,輕輕地靠在鶴丸的胸膛,有些害羞地說:「……鶴丸這個笨蛋,對我來說,最特別的人只有你喔!所以,不用擔心啦!」

「……!」鶴丸成功地被審神者安撫了,也伸手回抱住審神者。

午後的斜陽將兩人相擁的身影延伸為一體。

おまけ

迴廊的轉角,今劍和愛染國俊兩人悄悄探頭觀望了下便縮回去。

「我們好像看到真正的『壁咚』了耶!」今劍小聲道,總覺得眼睛好痛。

「也就是說獅子王的戰略,根本失敗嘛!」愛染國俊點點頭說。

「之後是不是要準備那個叫『墨鏡』的東西啊!」

「……嗯,不曉得零用錢夠不夠買啊!」


----
是說,我寫完這個的晚上,就讓我看到齋藤壯馬(中之人)跟其他聲優的活動中玩壁咚的REPO是怎樣XD
http://webnewtype.com/report/article/68486/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