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本回較多審神者的設定劇情,架空妄想較多請注意

【溫暖】

『啊啊啊,為什麼那時候會順勢答應了呢?』審神者手上不停地寫著公文,心中卻是百感交集。

刀劍與人啊!有這種可能性嗎?她沒有遲鈍到察覺不出兩人之間的曖昧,但心中名為理智的另一個自己卻也不斷自問。

她出身在靈媒世家,由於血統的緣故,自小就能看見另一個世界的存在,家人也習以為常,甚至她的童年玩伴還是奶奶家的座敷童子。第一次看到刀劍付喪神的地方是博物館,家人帶她去參觀,由於歷史名刀大多是曾經奪走人命的武器,她起初有些害怕到博物館,但實際進去之後,卻發現意外的潔淨。她隱約看得見刀劍上存在的付喪神,但也許是多年來都只做展覽用途,缺乏人的「使用」,幾乎都是在沉睡的狀態。

「媽媽,這裡也好多『人』喔!」安心下來的她跟母親笑著說:「不過,大家都在睡覺。」

「那是因為他們很久沒有使用了啊!」母親笑著摸著她的頭:「現在還怕嗎?」

「不怕了,這裡好乾淨!」她笑答,好奇地看起四周展品,被擦拭得閃閃發亮的刀劍加上燈光的投射,在小孩子的眼中就是個華麗的大玩具。她跑到一個個展櫃前,想要辨識著名牌上的稱呼,但由於都是艱深的漢字,她讀得十分困難,母親則適時地教導她唸法,並詢問她看到的模樣。

「媽媽,為什麼他們長短都不一樣?」

「因為用途不一樣啊,妳看,那邊的刀……」

母親牽著她的手,一邊走一邊輕聲教導她關於刀劍的基礎知識,不知不覺,她的目光被一座展櫃吸引,正確來說是被付喪神的樣貌給吸引住。

「媽媽,這個是?名字是……まる……くに?媽媽,第一個字和最後一字我不會念。」

「啊啊,這是太刀,叫做鶴丸國永。」

「太刀?」

「刀身比較長的刀就是太刀啦!」

「嗯……祂是女生嗎?」

「噗!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祂穿著新娘禮服啊!」母親聞言笑得更厲害了。

現在想起來,那大概是她第一次看到鶴丸國永。

*******

審神者從回憶裡返回現實,發現不知何時底下的公文已被墨滴污損。她嘆了一口氣,索性暫時放下公事,倒在榻榻米上,無聊地故意吹氣,氣流頂起面紗又緩緩垂下。

『他們是付喪神。』審神者閉上眼,在心底默唸。

雖然因為天生的靈力,導致她與另個世界的存在相當貼近,也有熟悉的朋友,但那一條線始終存在,這是她幼年被教導的第一課:人類與妖怪,是不同的存在,有些線是不該跨越的。

忽然臉上一涼,鶴丸不知何時來到審神者的身旁,看到審神者睜開眼睛,笑道:「我還以為您睡著了呢?」

「我沒睡著,只是閉目養神一下……」審神者有些靦然,但目光一轉,看到鶴丸手上拿著一支沾滿墨水的毛筆,旖旎的氣氛頓時蕩然無存,審神者怒道:「鶴丸~~」

「唉呀,被發現啦!」語氣裡一點反省的意思都沒有,審神者忿忿地捏了他一把。「痛痛痛!別掐啊!啊!筆要掉了~」「誰叫你想惡作劇!」兩人陷入一陣笑鬧。

等到平靜下來後,兩人衣衫都有些凌亂,審神者倒在鶴丸身上,面紗早不知何時散落。審神者感受著鶴丸身上傳來的暖意,硬是扼斷了留戀的心思,又狠狠捏了一把鶴丸,這才起身整理衣裝。

「哈啾!」一陣冷意讓她打了個噴嚏,轉頭看窗外,發現不知不覺已經下起雪來。「冬天了啊……」

一件罩衫披在她的肩上,審神者楞了一下,回頭睇了鶴丸一眼,嘴角微揚,放鬆地靠向身後的熱源,被鶴丸接個正著。

好溫暖。

他們不是人,審神者再度告訴自己,可是身後的溫暖讓她難以抗拒。

鶴丸的手悄悄環上審神者的腰,她沒有拒絕。

啊啊,因為喜歡吧!

早在不知不覺間她就已經喜歡上這個人了,無關是他是否為刀劍,無關他是否為人類。

審神者想起她召喚鶴丸成功的那一天。

童年記憶中那個穿著白無垢沉睡的身影,以著調皮的語氣說著:「唷,我是鶴丸國永,像我這樣的突然到來嚇到了嗎?」

嗯,嚇到了,原來那個穿著白無垢的是男性啊!

思及此,審神者忍不住噗哧一笑。

「笑什麼?」「沒什麼。」「咦~告訴我嘛!」「才~不~要~」

兩人看著窗外的初雪,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話著,但彼此卻都覺得很自在,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兩人間流轉。

審神者任由鶴丸環住她的腰,隔著罩衫感覺著鶴丸的體溫,她知道,他們不是人類,但那又何妨呢?

現在在她身邊的溫暖,才是最真實的。

她微微笑起,臉頰莫名地染了酚紅。


おまけ:被砍掉的劇情

「笑什麼?」「沒什麼。」「咦~告訴我嘛!」「才~不~要~」

「審神者大人,午飯已經準備好了!」從走道傳來藥研的呼喚聲,打斷了兩人的痴話抬槓。

「好!我這就過去!」審神者本能地有些慌亂,一記肘擊隔開了鶴丸,回聲道。

「……很痛耶!」在藥研離開後,鶴丸有些不滿地抱怨道。

「對不起,剛剛有點緊張,一不小心就反射動作了。有沒有怎麼樣?」審神者忙檢視鶴丸剛剛被她打到的地方,沒有注意到鶴丸聽見她的話語時,那掩飾不住的開心表情。

「……咳,那你要怎麼賠罪啊~」鶴丸努力崩住笑意,裝成惡霸般的口吻。

「……」哪來的流氓啊!聽到鶴丸還能開玩笑就知道根本沒事,審神者瞇起雙眼,覺得自己白擔心了一場。審神者靜默了會,伸出雙手,示意鶴丸低頭。

鶴丸疑惑地低頭往下望,突然間被審神者摟住了脖子,鼻間才傳來一陣馨香,緊接著嘴上一陣溫熱的觸感。

「這樣夠了吧!」審神者難得地揚聲說話,帶著點勝利者的驕傲,她拾起掉落地上的面紗,迅速地繫好,拉開房門,看著還在呆楞中的鶴丸,笑道:「還呆著做什麼,吃飯囉!」

「……」鶴丸第一次被堵到無話可說。

真是的,這種驚嚇對老人家的心臟很不好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