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遊戲中的「鍛刀」和「刀解」設定會含糊略過;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本篇為作者本人基於突破不了6-1而生出的一回,不過我沒有鶴丸可以當抱枕取暖QAQ
最後則是因為作者創作途中鍛出了小狐丸(樂),所以結局追加了小狐丸戲份。

【集訓】

最近本丸陷入低氣壓中,因為新發掘的地圖難度等級提高,更因為時空環境是在狹小的幕末市町間,加上夜晚提高了隱蔽性,原本以大太刀為主力的戰略無法使用,必須重新擬定作戰對策。

「根據夜戰的特性,還有一些零星的情報,接下來的戰況可能必須要以短刀為主力才能取勝,不過目前我們家的短刀……」審神者頭痛地扶額,之前因為捨不得皮薄的短刀受傷,總是盡可能派可以帶兩個以上刀裝的刀種出陣,導致短刀群的能力等級普遍低落,現在吃到苦頭了。看向庭院外玩捉迷藏玩得正開心的短刀群(包含一隻正太大太刀螢丸),審神者覺得連胃都開始抽痛了。

在本丸廣間,除了在屋外遊玩的短刀群外,審神者與鶴丸及其他刀劍男士討論起接下來的作戰策略。

「所以現在要加強訓練弟弟、不,短刀群囉?」一期一振道。

「應該說現在才練來得及嗎?」獅子王吐嘈。

「不練也不行,我們大太刀在巷弄內根本派不上用場,動不動就打到牆壁,根本無法好好進行戰鬥,打個一場就比遇到檢非違使還慘……」次郎太刀想到之前差點把鄰近住戶都驚醒、三日月還因為視線不良跌倒,導致未出戰便先輕中傷(閃到腰的意味),根本慘不忍睹。

「那太刀部分呢?」獅子王問。

「也不太行,太刀一樣需要比較大的空間才能發揮實力,但夜戰的地點都是些巷弄,之後似乎還有在房子內的戰場……」審神者答道。

「也就是說,在新戰場太刀以上的根本就是……」光忠總結,雖不忍說完整句,只是,但未盡之意溢於言表,「廢物」兩個字在眾人心中默默飄過。

本丸一時限入沉默。

「那、那打刀呢?」山姥切國廣提問。

「夜戰場地對於打刀沒有太大妨礙,但打刀的機動力偏低,很容易處於挨打狀況,加上這次敵方有高速槍,一不小心就會重傷。」

長谷部(高機動)聞言露出興奮、想得到稱讚的表情,不過沒有人理他,只好默默地蹲到角落畫起圈圈。

「……其實依我們現在短刀群的等級,靠點運氣,應該還是能衝過新戰場才是。」鶴丸說。

「……的確是,若靠著脇刀和打刀的幫忙,不是沒有取勝的機會,但是這樣做的話,短刀遭遇破壞的危險也會大幅提高。」審神者頓了一頓,繼續說:「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所以,也許有些溫吞,但我希望採取比較保守穩健的作戰方案。」

「審神者大人……」一期一振感動地道:「我明白了,我會盡全力協助鍛鍊弟弟、不、短刀們的!」

「……那我們太刀群暫時沒事了?」光忠問。

「不,還要製作適合短刀群的遠程刀裝,需要大量的資源,加上也有收到時間溯行軍再度出現的情報,所以還是得麻煩大家出陣跟遠征來蒐集資源。」審神者起身,慎重地說:「接下來還請大家多多協助了。」

*******

「呼、呼……」秋田藤四郎跟著短刀群開始每日晨練慢跑,忍不住抱怨:「為什麼突然追加這麼多訓練項目啊?」

「好像是為了接下來的新戰場做準備,所以要加強我們的戰鬥能力。」厚藤四郎答道。

「新戰場?!可以出去玩了嗎?」

「別一直想著玩,審神者大人說了,新戰場危險度很高,所以為了不讓我們被破壞,現在要加強我們的能力值。」

「咦~~出去玩很好,可是這麼多訓練,好累喔!」

「那邊的,不准聊天!」一期一振喝叱道。

「是!」兩人忙應聲。

*******

終於到了中午休息時間,短刀群攤倒在榻榻米上閒話。

「嗚,一期哥變得好兇喔!」亂藤四郎抱怨道。

「大概是新作戰計畫的緣故吧!那個什麼『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的掛軸,昨天拿來掛在房間裡的有沒有看到?」前田藤四郎邊喝水邊說。

「有有有,一期哥這次似乎是來真的。」

「是啊,說什麼之前對我們太放縱,現在為了我們好,不惜化身鬼也要好好訓練我們……」平野藤四郎接口道。

「已經是鬼了吧……」亂藤四郎戳戳已經累到秒睡的秋田藤四郎和五虎退說道。

眾人聞言陷入低潮。

「我們不是粟田口成員,為什麼也要受訓啊!」愛染國俊抱怨道,在榻榻米上忿忿地滾來滾去。

「因為接下來的戰場需要靠我們短刀群啊!所以審神者大人把我們都放在一起集訓了。」暫時搬來粟田口家族的大房間的小夜左文字道:「下午還有對戰演練呢!珍惜能休息的時間吧!」

「嗚啊啊~」愛染國俊發出悲鳴。

*******

另一方面,審神者也沒閒著,考慮著眾刀劍男士的能力值和疲勞值,力求妥善地做出出陣和遠征的隊伍安排,一向整潔的房間如今堆滿了廢紙和計畫書草稿。

「今天先到此為止吧!」審神者裝訂好計畫書草稿,伸了個懶腰,看向窗外才驚覺已經天黑了,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坐了一整天。

審神者想到自己從一大早就交代不准打擾,連鶴丸也早早被她派出去遠征以避免干擾工作,現在放鬆下來後才意識到錯過飯時,頓時覺得肚子一陣空虛,決定去廚房摸點吃食,一推開拉門,發現門外就放著飯團和保溫壺,還有個小紙條:「別忘了好好吃飯!」審神者看著紙條忍不住笑了。

審神者將飯糰和保溫壺拿回房間,就著熱呼呼的味增湯簡單地用完晚飯,雖然只是簡單的飯糰和熱湯,卻是格外地溫暖與美味。用完餐,她將托盤和保溫壺拿回廚房清洗,順道繞去粟田口家族的大房間,悄悄地開了一小縫,發現大家都睡翻了,還有人踢被子,不禁走了進去幫大家拉好被角,小心翼翼地退出房間。

「主上?」審神者一回頭,就看到一期一振迎面走來。

審神者忙比了安靜的手勢,才小聲道:「大家似乎都累翻了……」語氣間是說不出的疼惜。

「哈哈,好久沒有好好訓練的緣故,大家都有些懈怠了,所以今天第一天才會這麼累,之後就會習慣了。」一期一振笑道:「畢竟這也是為了他們好,我們在本丸裡可以手下留情,但敵人可沒那麼仁慈。」

「說的也是呢!明明是自己下的決定,但看到他們累翻的模樣,還是忍不住心軟……」發現剛剛一瞬間想替短刀求情的想法被一期一振看穿了,審神者笑道。

「……如果主上真的很擔心的話,不如想想等這次作戰計畫結束後,要給他們什麼獎勵吧!相信他們會很開心的!」

「呵呵,說得也是呢!請光忠幫忙烤個大蛋糕怎麼樣?」

「這個主意不錯!」

「……」

「……」

*******

簡單的幾句雜談後,審神者回到房間,梳洗完鋪好床後恨不得立刻就寢,她看著桌上的草稿,審神者猶豫著要不要繼續把它完成呢?啊!還有鶴丸他們遠征差不多也該回來了,要先去迎接他們回來再睡……

審神者想著,意識逐漸迷濛……

*******

「我們回來了!」鶴丸一行人返回本丸,意外地發現審神者沒有在場迎接他們。

「主上呢?還在房間裡沒出來嗎?」

一期一振聞言回道:「啊,我剛剛有遇到主上,還聊了幾句。不過的確有點奇怪……」居然沒出來迎接鶴丸等人回來。

鶴丸不禁擔心起來,說了聲:「我去看一下!」

眾人露出了不意外的表情,目送著鶴丸離開。

「主上?您睡了嗎?」鶴丸輕敲房門,沒聽見回應,說了聲:「失禮了。」便悄聲進入房間,看到審神者倒在棉被上睡著正熟,鶴丸環顧了下房間,沒看到下午出門遠征前放的飯糰和托盤,看來是有吃過了,蹲下來戳了戳審神者的臉:「真是,白擔心了。」

不過這樣子睡著可是會感冒的,鶴丸扯過底下的被子想替她蓋好,也許是動靜大了些,審神者有些朦朧地睜開了眼睛:「鶴丸?你回來了?」

「嗯!」鶴丸應了一聲,也許是半睡半醒的緣故,審神者露出天真的笑容,伸出雙手朝鶴丸撲抱過去,鶴丸一個失去平衡,就被審神者撲倒了。

「真是的……」看著在自己懷裡又陷入沉睡的審神者,鶴丸頓時有些無奈,終是忍不住伸手抱住審神者笑道:「……我回來了。」

但總不能一直這樣下去,鶴丸小心地將審神者抱到床鋪上,正想轉身扯過棉被,卻發現袖口被審神者揪住,根本無法動彈,還聽見審神者呢喃著他的名字。

鶴丸看著審神者一臉睡得香甜的表情,微敞開的衣襟露出的肌膚……

這完全是大犯規啊!主上!

鶴丸在心中無言地吶喊著。

*******

清晨,晨光隨著太陽升起灑入房間,冬日的空氣裡帶著冷冽的氣息,讓審神者忍不住尋找起身邊的熱源,依偎過去。

啊啊,好溫暖!

審神者忍不住貪戀地環抱住,想多汲取一點熱意。

頭頂上卻傳來一陣笑聲:「哎呀!一大早就這麼熱情啊!可真是嚇了我一跳。」

鶴丸!?

審神者瞬間彈跳起來,發現自己居然和鶴丸共處一個被窩,回憶起昨晚最後殘存的記憶,整張臉瞬間通紅,陷入慌亂狀態:「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昨晚怎麼了?啊啊!我睡著了,忘了去迎接你們回來!可、可是怎麼會……」

「因為你一直拉著我不放啊!」偏偏鶴丸還在那不知死活地調笑著:「放心吧,沒有什麼奇怪的睡癖,也沒有打呼什麼的,倒是非常可愛呢!」可愛到讓人想一口吃掉的地步。

審神者聞言忍不住惱羞成怒,奮力地大吼:「鶴丸這個~大~笨~蛋~」

本丸裡的其他刀劍男士被這聲大叫驚醒,紛紛探出頭查看情況。

「鶴丸那傢伙又幹了什麼蠢事?」因為值日早起的加州清光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

「痛痛痛……」鶴丸撫著頭,剛剛被審神者在耳旁大吼,隨即被召喚而來的長谷部使出奮力一擊,嗚嗚,現在頭還是有點痛。

「……」審神者沉默地用著早飯,看都不看身邊的鶴丸,倒是長谷部今日格外殷勤地隨侍在審神者左右,頗有想將鶴丸取而代之的氣勢。

「一期哥,總覺得今天的氣氛格外險惡耶!」亂藤四郎悄聲跟身旁的一期一振耳語。

「哈哈哈……」一期一振試圖用笑容帶過。

*******

「嘿啊!」「哈!」「吃我一記!」演練場短刀群正互相捉對進行著實戰練習。

廚房裡,審神者與幾名刀劍男士正準備著一會休息時的點心。

光忠試嘗紅豆湯確認甜淡剛好,長谷部一邊分著泡芙一邊確認數量,鶴丸和審神者則是在裝盤。堀川國廣和青江走了進來,大夥一起將點心端到廊下。

一期一振注意到後,看看時間,宣布暫時休息。短刀群聞言頓時一陣歡呼,收起刀劍往廊下奔來,被光忠喝叱去洗手,又在洗手臺搶成一團。洗淨手的短刀群從審神者手中接過點心,開心地又叫又跳,依戀地聚在審神者旁享用起來。

稍事休息後,一期一振拍拍手,短刀群聞聲乖乖走下庭院,改和太刀、大太刀捉對組合進行演練。鶴丸覷得審神者身邊沒人,忙搶先卡位,審神者睇了他一眼,看著他雙手合十的道歉姿態,終是忍不住笑出聲,算是原諒鶴丸了。

光忠見狀用眼神詢問長谷部,長谷部只道:「主上原諒的話,那就無妨。」言畢繼續手邊的收拾作業。

審神者聽見兩人的動靜,拉著鶴丸起身幫忙收拾。

*******

如此辛苦了好一陣子,終於迎來了勝利的佳音。雖然短刀群還是略有損傷,但已經比預期的好上許多了!審神者忍不住開心地抱著鶴丸又親又笑,在鶴丸還沒反應過來時又匆匆奔向門口,等著迎接出陣的大部隊回來。

鶴丸:「……」

「審神者大人,我們回來了!」今劍蹦蹦跳跳地笑著投向審神者的懷抱,審神者檢視著今劍,確認只有一點輕傷,才安心下來,慰勞地摸了摸今劍的頭,引起了周圍短刀群的一陣羨慕,也爭相想要審神者摸頭。

「那個,審神者大人,我們在戰場上撿到了這個……」骨喰藤四郎打斷了短刀們的爭寵戲碼,指了指身後的龐然大物。

審神者循著骨喰藤四郎所指的方向,看向眾人身後,見到一個擁有美麗毛皮(?)和狐狸耳朵(?)的高壯男子,但一開口聲音卻是意外地文雅:「吾名為小狐丸,體型雖大卻稱作小狐丸。」

「小?」看起來一點都不小啊!

「正是,雖名為『小』,但我並非贗品,體型也很大喔!」名為小狐丸的刀劍男士牽起了審神者的手,直視著審神者:「你就是我的新主人嗎?」

審神者有些驚訝,隨即發現自己被眼前的小狐丸抱了起來,小狐丸更是拱到她的頸間嗅聞,像似要記住氣味。鶴丸看不下去,一聲大吼,頓時本丸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哎呀!又有新人來啦!甚好甚好!」穿著內番服剛從田裡回來的三日月見狀笑道。


--
我該說神預感嗎?還是大宇宙的意志,我中午趁空寫完這篇的草稿,晚上回家就看到更新活動:提升低等級刀劍男士的戰力XDDDDD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