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遊戲中的「鍛刀」和「刀解」設定會含糊略過;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聖誕】*

  「這是什麼?」獅子王進到本丸廣間,發現堆滿了一地的彩帶和裝飾品,還有一棵一人高的假松樹。

  「看就知道了,聖誕節要到了,正在裝飾聖誕樹啊!」長谷部一邊將聖誕樹立起來,一邊回道。

  「聖誕節?就是那個吉利支丹教在慶祝的節日?」獅子王趣味盎然地看著,突然注意到一旁也在幫忙裝飾的石切丸:「等等,石切丸你不是神社的神刀嗎?怎麼也在幫忙?」

  「嘛~大家開開心心的不是很好嗎?你看短刀們都超期待的!」石切丸指向一旁為在一期一振身邊的短刀群。

  「一期哥,真的有聖誕老人嗎?」「那我要準備多大的襪子才可以?」「我今年都是乖孩子對不對?」短刀群七嘴八舌地纏著一期一振問個不停,一期一振則是耐心地一一回應。

  「果然還是小孩子啊!」至於當中疑似還混了一隻正太大太刀就先不論吧!獅子王看到短刀群吱吱喳喳個沒完,突然有些疑惑:「不過,聖誕節啊!到底是在慶祝什麼?是你們說的基督耶穌的生日嗎?」

  「可以這麼說。雖然正確來說,聖經並沒有明確記載這日是主的生辰……不過到後來已經變成民俗節日,就順應一下潮流吧!」長谷部看到短刀群那麼開心的模樣,也忍不住微笑。

  「啊~已經組裝好啦?」清光走了進來,還抱了一箱刀裝:「給!審神者大人說剛好拿來裝飾,用完再回收給她就好!」

  「這真是太棒的裝飾品了!」長谷部感動得幾乎要痛哭了。

  「刀裝原來還能這樣用啊……」獅子王感嘆。

  「是說聖誕節的活動之一就是禮物了,不曉得審神者大人會給我們什麼禮物呢?」清光笑道。

*******

  「聖誕節啊,不曉得用這個名目能不能申請到經費補助呢?」審神者咬著筆,默默計算本丸的開支。

  「四十多份的禮物,這筆開支可不小呢!」協助計算家計的鶴丸涼涼地說。

  「那就首先從你的砍掉來節省經費吧!」審神者作勢要劃掉。

  「喂!」鶴丸忙跳起來阻止,瞧見審神者的笑容,發現自己被捉弄了,忿忿地捏了捏審神者的鼻子。

  「其實大家的禮物我都已經想得差不多了,經費上應該……是沒問題的。」審神者縮了縮身子,拉開兩人的距離避開鶴丸的攻勢繼續道:「鶴丸,你有想要什麼東西嗎?」「喂,要送我的話不應該跟我商量吧!」「好像說得也是呢!」

  那麼得好好想想了,要送給鶴丸什麼呢!

*******

  聖誕夜,光忠應景地準備了大餐,短刀們看到漫畫中才能看到的特製肉骨開心得不得了,還有吃不完的甜點,簡直嗨翻了。次郎太刀殷勤地幫審神者還有大家分飲料,光忠喝了一口後,看了次郎太刀一眼,甚麼也沒說。飯後當然就是最期待的禮物時間,由審神者一一點名,親手將禮物交給刀劍男士。

  送給清光的是最新上市的亮片指甲油、給安定的是新的圍巾、給歌仙的是透過小狐狸協助時空跳躍挖到的名家茶碗、給小狐丸的則是滿滿一大盒的油豆腐等,各自依照刀劍男士的喜好選擇了禮物。鶴丸因為之前跟審神者說好兩人私底下再給,所以並不焦躁,悠閒地旁觀著。

  「那個,審神者大人,我們也準備好了禮物要送給您!」秋田藤四郎有些害羞地代表發言。原來短刀群合力製作了卡片還有捶背卷,審神者感動之餘差點沒笑翻,對著短刀群親親抱抱了好一會,一時之間有些失序。

  「喂!稍微克制一點!」長谷部努力想要維持秩序,卻敵不過短刀群,淹沒在人群中,審神者拉出了他,比照短刀的待遇摸了摸他的頭,還親了他的額頭說:「好乖好乖,今年你也辛苦了!」長谷部瞬間幸福到昏厥了。

  清光則在另一邊阻止短刀爆衝,結果被審神者也拉過來親了一下,還在他耳邊道:「我家清光是世界上最可愛的!」清光瞬間臉紅當機。

  鶴丸覺得有些不對,忙將審神者拉出來,發現審神者臉頰微紅,吐息間帶著酒氣,轉頭質問:「是誰給審神者喝酒的!?」

  大人組心虛地撇過頭默認,餐桌上不知何時已經多了好幾瓶已經喝空的紅酒,次郎太刀默默地想悄悄遁走,被鶴丸抓個正著。

  次郎太刀對著鶴丸乾笑了下,鶴丸也笑了。

  ……

  次郎太刀,手入中。

*******

  鶴丸將審神者抱回房間,看著已經醉到不醒人事的審神者,不禁感嘆自己怎麼總是這種角色。虧審神者之前還那麼興奮,結果自己卻先睡著了。鶴丸有些無奈地捏了捏審神者的臉,替她蓋好被子後,想起之前的共寢,不無惡趣味地也鑽入被窩。審神者感受到身邊鶴丸的體溫,像是本能般呢喃著滾入鶴丸的懷裡,尋找了最舒服的地方繼續睡。

  當審神者醒來的時候,發現眼前的是鶴丸偏瘦卻結實的胸膛,審神者頓時清醒,隨即回憶起晚飯後發生的事,忍不住掩面,有種想挖洞把自己埋了的衝動。不是都說酒醉的人清醒後會忘記先前的事嗎?為什麼她偏偏記得這麼清楚啊!

  「醒了?還沒天亮,可以再多睡一會啊!」也許是剛睡醒的緣故,鶴丸的聲音顯得格外低沉。

  「……」現在睡意都不知道跑哪裡去了啦!審神者強逼自己忘記尷尬振作起來,看了看桌上的時鐘,發現才午夜時分,忍著寒意離開被窩,在抽屜裡翻找:「剛剛沒來得及給你禮物,你等等喔!」

  要不是審神者提醒,他都快忘了這回事了,畢竟沒有過這種西方節日的習慣。不過能收到禮物到底還是有些開心,摸了摸袖口確認後,也起身看著審神者要給他什麼。

  「來!這是給你的!」審神者將禮物放到鶴丸手中,鶴丸低頭一看,發現是個御守。

  「這是我第一個親手做的御守,灌注了我的靈力,可以保護你不被破壞。之後也有許多的戰役,我希望你每次都能平安回來。」審神者握著鶴丸的手,越說越是臉紅:「……不要忘記了,我在本丸等你回來。」

  鶴丸被審神者感染,也忍不住有些害羞起來,咳了兩聲努力保持冷靜後才道:「我知道了……我很開心……」兩人像是情竇初開的少年少女扭捏地互相看了好久。

  最後還是鶴丸打破沉默:「我也有東西要送給妳。」拿出一直放在袖口的東西,審神者接過一看,是與鶴丸頸上同樣款式的金鎖結成的項鍊。

  「我有去問過魂之助,你們現代女生喜歡什麼樣的東西,魂之助說流行什麼情人裝之類成雙成對的東西,所以我就想到了這個……」至於什麼想把審神者鎖在自己身邊的深層想法就先避過不論。

  「好漂亮……」審神者著迷地看著項鍊,然頭抬頭笑著跟鶴丸說:「鶴丸,幫我戴上吧!」

  「啊啊!」鶴丸繞到審神者身後替她繫上項鍊。

  「怎麼樣?」「……很適合。」雖然他更著迷的是審神者本身。

  鶴丸的手指撫上審神者頸間剛繫好的鍊子,隨之滑向底下的肌膚,流連不去。審神者只覺得鶴丸的手指像似火球,讓她渾身發熱起來,隱約地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有所預感,卻沒有想抗拒的念頭。只是在鶴丸俯下身來時,紅著臉閉上了眼……

*******

  長谷部在房間誦唸著禱詞:「全能仁慈的天父,藉著你的聖子耶穌基督的降生,我們得到平安和喜樂……阿門。」

  粟田口家族的短刀們在大房間裡因為玩累了,早早就睡翻了,一期一振仔細地幫弟弟們掖好被角,在每隻襪子裡塞好禮物才就寢;清光興奮地試塗起收到的指甲油,開心不已;次郎太刀藉口要喝酒忘卻傷痛(被鶴丸打的),太郎太刀有些無奈地當了陪客;獅子王舉杯遙敬在天上的爺爺;堀川國廣遞給了和泉守兼定一個小盒子,裝著新的耳環,並指指自己的耳朵表示是一對,和泉守兼定見狀露出有點複雜的表情,最終還是收下了禮物。

  被搬到庭院裡裝飾的聖誕樹,在月光下靜靜佇立著,細雪緩緩灑下,宛如一幅畫般靜謐而美麗。

  願世上所有人都能平安、喜樂。

*筆者非基督教徒/天主教徒,為了寫長谷部有去找了一下關於聖誕節的資料。我本來以為會熱衷於各地傳教的是新教,也就是基督教這一派,但查了一下,發現最早去日本傳教的是西班牙耶穌會的神父與修士。另外,基督教派似乎對於聖誕節很不能苟同,還指稱是異教徒的節日(抖),一堆文章都在要求教徒不該過聖誕節。所以根據歷史與劇情需要,還是將長谷部設定為天主教徒,以免出現排斥反應。提早一個禮拜發文,就當慶祝聖誕節吧!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