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遊戲中的「鍛刀」和「刀解」設定會含糊略過;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本文偷渡了一點和泉守X堀川的BL暗示,請小心閱覽

【新年】

  聖誕節過後,審神者和刀劍男士利用難得的晴天開始大掃除,準備進行新年布置。首先是個人房間的打掃,和棉被、窗簾等的洗滌。

  審神者在房間裡,分類打包了一年來的文書,也把相關電腦設備線路清潔一番,由於平時就有整理的習慣,只要再簡單的掃除、吸地後,便差不多完成了。審神者抬頭望了下天花板,注意到燈座被忽略掉還沒擦拭,有些怠於找來梯子,便將紙箱疊高充作踏腳處開始清掃,不意外地是滿滿的灰塵,輕輕一拂,空氣中便飄盪起塵埃來。

  「咳咳咳!」聽見房門傳來不屬於自己的咳嗽聲,審神者忙低頭看去。

  鶴丸正倚著房門狂咳,似乎被剛剛揚起的塵埃嗆著了。

  「真是,你沒戴口罩喔!」審神者跳下來,從抽屜裡翻出一個新的口罩遞給鶴丸:「你的房間打掃完了嗎?」

  「算是吧,本來就沒有放什麼東西,就來看看你有沒有要幫忙的了?」

  「……我一會再過去幫你檢查看看。」審神者有點懷疑鶴丸口中的打掃完成,不過鶴丸似乎也不介意審神者的檢查,自然地幫審神者打起下手來。

  忽然,房間外傳來一陣喧嘩,兩人不禁互視一眼,往外走去探看情況。

  只見庭院外亂藤四郎、藥研藤四郎、厚藤四郎和堀川國廣、青江正在幫忙曬棉被,博多和今劍則幫忙拍打著被面;小夜和愛染國俊從本丸裡推了一車疊得如山高的雜物準備到垃圾集中地分類,歌仙則追在後面,嚷著「不要扔啊!我會好好整理的!」

  「……前陣子歌仙還在跟我抱怨房間太小,原來是買了這些東西啊!」審神者決定袖手旁觀,與鶴丸繼續回屋整理。

  和泉守兼定跑來找堀川國廣:「堀川,我披風的帶子斷了,你知道備品放在哪裡嗎?」

  「我剛剛打掃完後,放在中間右邊數過來第一個抽屜那裡。」堀川國廣恍若默背一般直覺地回答,手上的動作不停。

  「喔喔!感謝!」和泉守顛顛地跑回房間換備品了。

  「記得真是清楚……」亂藤不由得感嘆。

  「那當然,我可是兼守桑的助手呢!」

  「……」與其說是助手,不如說是妻子吧!亂藤在心裡默默想著。

*******

  午飯時刻,今天是熱呼呼的溫泉蛋烏龍麵,灑滿了蔥花和木耳,看起來就十分美味。

  秋田藤四郎看著鼓鼓的蛋包,有點捨不得戳破,愛染突然從他背後一喝,嚇得他頓時一筷子戳破蛋包,蛋液頓時四溢,秋田藤四郎忿忿地搥了愛染國俊好幾下,才在一期一振的安撫下繼續用餐。光忠表示已經在蒸麻糬用的米了,等下午大夥打掃完就來做鏡餅,引起短刀們一陣喧騰。

  次郎太刀習慣性地想拿起酒瓶配著喝,卻被太郎太刀以不要大白天就喝酒為由搶走,只能哀傷地吸起麵條。

  難得的冬日太陽照得人暖呼呼的,審神者看著眾人的模樣,還有在自己身邊的鶴丸,莫名地有種幸福的感覺。似是察覺到審神者的情緒,一旁的鶴丸溫柔地摸了摸審神者的頭。

  下午,稍事休憩後,刀劍男士分頭打掃公共區域,短刀們主要負責地板和門窗家具的擦拭工作,廚房及屋頂的維修等,則交給光忠等太刀與打刀群。最後在審神者指揮下,擺上門松等裝飾,新年的布置作業就暫告一段落了,轉而來到短刀們最期待的搗麻糬——製作鏡餅的時間。

  廚房外的地上擺了半人高的臼和杵,已經事先抹好了油防止沾黏。光忠將搗麻糬的作業交給他人處理,自己則窩到廚房另行煮起紅豆湯來。山姥切國廣負責拿著飯鍋投入蒸熟的糯米,短刀群起初興奮地你爭我奪搶著搗麻糬的作業,但不到一小時就全員輪過一輪陸續陣亡,最後還是大太刀出手協助製作。

  製作完成的麻糬則交到廚房由光忠進行塑形與整理,待鏡餅所需要的份量完成後,糯米也差不多用盡了,光忠將剩下的麻糬部份細細切塊,在爐上的鐵網烤到微微膨脹,搭上剛煮好的紅豆湯,招呼堀川國廣和青江等人協助端盤。

  短刀群原本已經搗到腰酸背疼,倒在地板上哎哎叫,聞到香味立時彈跳起來,哇哇地繞著食物打轉。

  今日的本丸一如往常的熱鬧平和。

*******

  除夕夜,用完年夜飯後,本丸裡各自分成不同的小團體,老人組喝茶聊天看著電視跨年節目,短刀群則紛紛玩起花牌、歌留多與電視遊樂器,歌仙和鶯丸對起奕來,光忠則和長谷部合力搬來了撞球桌,獅子王和陸奧見狀忍不住躍躍欲試。

  審神者陪著短刀群玩了一會花牌,突然意識到自己今年似乎忘了跟家人聯繫,藉口生理需求跑了出來。

  審神者回到房間,打開通訊設備,與家人聊了起來。

  「嗯,因為工作的關係,今年我就不回去了,抱歉。……那個,媽,我、我也許之後會帶一個人回去見你們……什麼什麼、男、男朋友?……嘛……算是啦!」審神者越說越是臉紅:「嗯……我知道了,會再找時間回去,先這樣。」

  結束通話後,審神者拍了拍自己的臉,好不容易才冷靜下來。

  她走出房間,經過走廊,看見今日的夜空晴朗,月色正美,忍不住有些看呆了。

  「喲!在做什麼呢?」鶴丸走到審神者身邊問道。

  「我在看月亮啊,今晚的月色感覺格外漂亮呢!」審神者笑著說,突然想起了什麼:「對了,你等一下喔!」轉身回頭從房間裡挖出了一小壇酒壺。

  「你還敢喝啊!」鶴丸想起前兩天審神者的醉酒記錄。

  「那是那天喝太多了,次郎弄成調酒,害我一時不查。」審神者辯駁著。

  「……嘛!反正如果你又醉倒,抱著我親吻的話,我也不介意就是了!」

  「嗚!」

  兩人把為了防寒裝上的活動門板推開,坐在簷廊靜靜地品起了酒。

  「哎呀,意外的好酒呢!」鶴丸喝了一口讚道。

  「是吧,是我們家族的秘藏喔!年份應該有十幾年了吧,每年老家那邊都會釀一批新的,然後將舊的酒挖出來,分送給親族,這就是其中之一。」即使身在遠方,也能喝到家族的酒,也算是一種團圓吧!

  「家族啊……」那喝到這酒的的他算不算也被審神者當成家族的一員呢!

  「是說,一年前的我還真想不到,會這樣和你一起喝著酒呢!」審神者淺酌了一口,晃著杯盞,回憶起剛將鶴丸召喚出來不久的時候:「你剛來本丸的時候,總是愛到處捉弄人,害得本丸裡人人自危、神經緊繃,想著要求你擔任近侍,應該可以起到就近監視的作用,結果你後來自得其樂地找到樂趣,我都不曉得怎麼辦才好了!」

  「喂!」他那是幫大家找尋生活的樂趣好不好!

  「那時真是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呢!」審神著笑嘆。結果後來鶴丸改以挑戰拿掉她的面紗為樂,令她困擾了好一陣子。

  「有什麼不滿嗎?」

  「不,我很開心喔!」多了一個放在心上的人,原來竟是如此令人滿足。

  「……什麼時候迷上我的啊?」鶴丸看著審神者的表情,惡趣味地問道。

  審神者聞言嗆了一下,羞腦地瞪著鶴丸:「你這個人喔!真是!居然面不改色地說這種話?」說到後來已是滿臉通紅,有些語無倫次地反駁:「你不說我也不說。我、我看你才是,那時就處心積慮想拿掉我的面紗,該不會是對我一見鍾情吧!……鶴丸?」

  注意到一旁的鶴丸突然不說話,審神者不禁轉頭看去,意外地看見偏著頭不讓她看見表情的鶴丸,只露出了微紅的臉頰與耳朵。

  審神者先是驚訝而後意識到,臉上的酚紅又加深了幾分。

  她想起初次見到鶴丸的場景,穿著全白衣裝的鶴丸宛如神祇般降臨,高貴而美麗,那一瞬間她看傻了眼,恍若失落了什麼東西,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讓自己保持理智,做出符合審神者這個身份的應對。

  「……我也是……」審神者不由得小聲地、像似自言自語般說道。

  審神者細若蚊鳴的聲音教鶴丸捕捉到,令他不禁心跳漏了一拍。

  嗚,這種驚喜老人家受不起啊!鶴丸在心中無聲地吶喊著。

  兩人放在地板上的手不知不覺悄悄牽起,誰都不願放開,只能各自紅著臉不發一語。

  遠方傳來寺廟的除夕鐘聲,一聲一聲迴盪在寂靜的夜裡,敲擊在兩人的心上。

  「這裡也聽得到鐘聲呢……」

  「我記得附近有間寺廟……」

  打破了沉靜後,兩人閒話著,審神者將頭靠在鶴丸肩上,勾起他的手臂,輕輕地笑道:「能像這樣跟你在一起,真好。」

  「……我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距離逐漸拉近,終至化為零。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おまけ1

  走廊轉角處,太郎太刀和石切丸正努力壓制著聞到酒香不斷掙扎的次郎太刀,避免他衝上去妨礙審神者和鶴丸兩人。

  「嗚嗚、我也想喝酒啊!」大老遠就聞到酒香了,那一定是好酒啊!

  「噓!安靜一點,妨礙他人戀愛的人會被馬踢喔!」石切丸勸道。

  「我早就被踢過很多次了!嗚嗚……」

  石切丸一個手滑,讓次郎太刀衝了出去:「審神者大人,也請分我點酒喝吧!」

  太郎太刀掩面,不忍看自己的弟弟耍蠢。

おまけ2

  審神者到鶴丸房間檢查,發現果然只是簡單打掃過而已,忍不住挽起衣袖幫鶴丸再掃過一遍。鶴丸但笑不語,默默地幫起忙來,不一會便打掃完成。

  「哎呀呀!總覺得好像多了一個老婆!」鶴丸看著審神者笑道。

  「……別得意忘形了!」審神者狠狠踩了鶴丸一腳。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