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表面上是個冷靜理性的美少女,但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努力保持理智冷靜,希望能謹慎地擬訂出陣的戰略,盡可能希望避免刀劍的傷亡。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遊戲中的「鍛刀」和「刀解」設定會含糊略過;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警告:本篇純粹是夢小說,拿常見的少女漫畫相親梗試寫的作品,無法接受者請趕快遠離!
雖說是2205年的未來世界,但生活方式設定為跟現代所差無幾

【相親】

  「主上,今日的信件!」

  「謝謝!」審神者一如往常地從鶴丸手中接過信件,逐一拆閱起來,基本上都是政府的情報整理與公告通知,但觸及最後一封,發現竟是家人的來信,讓審神者有些意外。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審神者一邊想著一邊拆閱,待看到信件的內容:「相親,速聯絡!」後頓時當機。

  「怎麼了?」鶴丸見審神者臉色不對,不禁問道。

  「……沒什麼,家裡的人要我聯絡他們……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吧?」審神者看著關鍵字,莫名地有著不祥的預感,若無其事地回應著,並迅速地將信件折起,決定等鶴丸不在時再跟家人聯繫確認。

  「?」鶴丸有些疑惑,但看著審神者似乎沒放在心上的模樣,也就置之不理,如往常般開始一天的行程。

*******

  鶴丸這日是農事值日,正當他忙完田地作業,要準備去洗手時,廊上的五虎退突然對他招了招手,他有些疑惑地走了過去,發現五虎退帶他繞到審神者房間外的角落,那裡還有著秋田藤四郎和亂藤四郎正在偷聽著。

  「喂!你們……」鶴丸本能地皺眉想喝止。

  「噓!」亂藤四郎忙比了個靜音的手勢,止住了鶴丸的話頭,拉著他一起偷聽。

  鶴丸本來還有些抱怨,但聽到審神者在裡頭與家人通話時提到的「相親」關鍵字後,不禁也豎起耳朵偷聽起來。

  房間裡頭的審神者渾然不覺,與家人說道:「我說了我不會回去,更別提相親什麼的。我不是都說了我有……什麼?都已經跟人家約好時間了?明天?我不管,這是你們擅自決定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姐夫家的人?長官?……既然知道會得罪人就不該胡亂安排啊!我這邊也有自己的狀況……什麼!已經跟政府那邊報備過了?喂喂喂!……」

  這可真是令他嚇了一跳,審神者要相親?鶴丸危險地瞇起了眼。

*******

  晚飯時刻,審神者宣布:「因為一些私事,所以我明天會不在本丸,暫時就不出陣了,但既定的遠征、內番等仍照常,沒事的人可自由活動。」轉頭跟鶴丸道:「明天就拜託你了!」

  「……知道了。」鶴丸依然笑著,但原本坐在他身邊的五虎退等短刀默默拉開了距離,從鶴丸身上傳出的氣息太險惡了啊!(抖)

  晚飯後,鶴丸跟審神者如往常地處理著公文。

  鶴丸宛如不經意般地道:「您沒什麼要說的嗎?」

  「啊、啊,你說什麼?我沒什麼特別要說的啊!」審神者心虛地答道,想著鶴丸該不會是知道了吧?不不不,如果知道了的話,反應應該不會這麼平靜。審神者不斷自我說服著。

  「……哦~」鶴丸意味深長地說著,危險地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審神者看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的鶴丸在自己身上形成了陰影,深感不妙卻無法逃離。

  審神者被鶴丸「懲罰」了。

*******

  翌日清晨,審神者趁著大家大都還沒醒來的時候,忍著腰痠悄聲起床,跟廚房值日的光忠打了招呼拿了早餐後便一個人離開本丸。

  光忠看著審神者的背影,覺得根本像是落荒而逃,然後看向不知何時出現在身旁的鶴丸:「你不追嗎?」。

  「……」鶴丸睇了光忠一眼。

*******

  「好了!」審神者在洗手間換上小洋裝,簡單地化了薄妝,畢竟平日在本丸穿著的改良式和服實在不適合赴約。

  審神者看了看時間,對著鏡子再確認一番後,便前往約定的咖啡廳。

  咖啷一聲推開咖啡廳的門扉,掛在門板上的風鈴發出悅耳的敲擊聲。審神者逡尋了一下,在約定的地點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名男性,正愉快地一邊享用著巧克力聖代,一邊看著手上的書籍。

  審神者忍不住打量了一下對方,發現是個白淨的斯文系男性,年紀看來只比她略微年長,蓄著短髮,配戴著無框眼鏡,穿著簡單的襯衫與領帶,雖然是坐姿無法明確估量,但身形似乎頗為高挑,是個活脫脫的衣架子。只是這樣的大男人,居然在吃著聖代,突然覺得畫面有些可愛。審神者不無心虛地想著,家人果然很明白她的愛好。

  該男性似乎也注意到審神者的目光,笑著起身與審神者打了招呼。審神者忙走上前,兩人簡單地交換了個人資訊,確認身份。

  「那個,雖然才一見面就這麼說很不好意思,但是我必須跟你告罪。我已經有男朋友了,今天是因為家人的緣故才會前來赴約,若造成您的不便或者是困擾,真的很抱歉。」審神者坐定位後立刻坦承布公。

  「……妳還真是坦白呢!」男子楞了一下,笑道:「嘛!其實我狀況也差不多,畢竟彼此都是出身那樣的家族……」言畢眨了一下眼,露出那種你知道的表情。

  審神者聞言頓時安心了下來,立即就要起身走人,被男子勸住:「既然人都來了,就吃個東西再走吧!我聽說妳在從事審神者、追緝歷史修正主義者的工作,平常也很少有機會放鬆一下對吧!」

  「您連這個也知道啊!」審神者有些意外。

  「嘛!我也被詢問過要不要擔任審神者,但我實在沒興趣追緝犯罪者……所以便婉拒了,但多少還是知道一些事情,畢竟國內相關的家族也就我們這幾支……」

  也許是難得遇到同行,審神者忍不住被說動了,也點了一份鬆餅和飲料享用。

*******

  咖啡廳裡的兩人針對咒術使用交流著意見,在旁人看來就是相談甚歡的場景。追跡到咖啡廳外的鶴丸默默看著,心裡越來越不痛快,不是都要起身離開了嗎?怎麼又坐了下來。啊啊!不行,他忍不住了!

  「……原來如此,的確是會有這樣的情形呢!您那時是怎麼處理的呢?」「一般的作法通常是……」談話中的兩人注意到身旁然出現的陰影,雙雙抬頭看去。

  「鶴丸?!你怎麼來了!」審神者嚇得跳起來。

  鶴丸怎麼出現了?還特地換了衣服,意外地還蠻適合的,不對,她該先想該怎麼辦吧?審神者腦中陷入恐慌狀態。

  「這位是?啊啊!男朋友對吧!」男子先是楞了一下,而後瞭然地笑了。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這就把我『女朋友』帶走!」看到對方如此和煦的態度,鶴丸頓時覺得發不出火來,宣示主權後便拉走審神者,男子則是拿起帳單揮揮手,表示他會負責買單,審神者只來得及回了一個抱歉的眼神便被鶴丸拉出了咖啡廳。

  「……付喪神與人類啊!審神者的趣味也真是與眾不同呢!」看著兩人走遠,男子才自言自語般道。真可惜啊!點的東西都還沒吃,本來還想跟這位傳說中的「審神者」多聊一會呢!

  在鶴丸離開後不久,咖啡廳裡走入了一名戴著眼鏡的短髮男性,與座位上的審神者相親對象打了照面,隨即走上前。

  「喲!明石!你來晚囉!若早一點來也許可以見到現在螢丸的主人呢!」男子笑道。

  「……見了也沒什麼意義吧!」被稱為明石的男子輕挑地扯了扯嘴角道:「倒是你,明明是歷史修正主義者,跟審神者這樣見面……還是相親,這樣沒問題嗎?」

  「哈哈,不是很有趣嗎?」被稱為歷史修正主義者的男子用完最後一口聖代,拿起帳單起身:「走吧!回去囉!」

*******

  「鶴丸、鶴丸!已經可以了吧!」審神者被鶴丸拉著走了一路,忍不住叫喚道。

  兩人走到一處少有人跡的巷弄,鶴丸才鬆開了手,轉身想質問審神者為什麼不告訴他要來參加相親,但看到審神者今天的服裝打扮,頓時傻眼:「妳、妳今天怎麼穿成這樣?」

  審神者眨眨眼,有些莫名,她穿的是再正常不過的小洋裝啊,就是無袖、短裙這樣而已啊!審神者自我檢視了一番,突然意識到,鶴丸該不會是嫌自己穿太少吧!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很普通喔!倒是你,怎麼會在這裡?我不是說在本丸等我嗎?」

  「是妳不好吧,居然不肯跟我說要來參加相親!」

  「我拒絕了啊!開頭第一句話就說了我有男朋友啦!」審神者眼神一轉,忍不住疑惑道:「我誰都沒說,你是怎麼知道我要相親的,該不會是偷聽了吧?」

  「……」鶴丸默認。

  「……」審神者先是有點生氣,但隨即想到若是自己是鶴丸的立場恐怕也會忍不住尾隨,還有鶴丸昨晚的舉動,頓時心軟地道:「我就是知道你會擔心,所以才不說的,我想著我會拒絕,也就只是吃個飯就結束的小事。結果還是讓你擔心了……抱歉。」審神者牽起鶴丸的手示好。

  鶴丸有些靦然地回牽起審神者的手,算是和好了。

  「我雖然是付喪神,但好歹也是個男人,你啊,有時也太……」鶴丸有點煩躁,看著審神者身上「清涼」的裝扮,忍不住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審神者披上。

  「……我這個裝扮在現代社會裡是很平常的喔!」審神者笑著提醒道。

  「……」我就是不想讓別的男人看到妳這副模樣不行嗎?鶴丸在心底無聲地吶喊著。

  不忍再作弄鶴丸的審神者笑了下,微微晃起兩人牽著的手:「嘛!反正現在事情也都結束了,我們回本丸吧!」回去的路上順便帶點點心給短刀們吧!

  「……等一下。」鶴丸反而拉住了審神者。審神者有些疑惑地看向鶴丸,只見鶴丸有些害羞地道:「都出來了,就一起去走走吧!你們人類不是有約會這個說法嗎?」

  「……」審神者先是有些傻傻地看著鶴丸,然後笑開:「嗯,走吧!我們去約會!」酚紅的雙頰透露了她現在無比喜悅的心情。

  鶴丸看著審神者燦爛的笑臉,也忍不住微笑起來。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