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同人。為 鶴丸國永X 女審神者CP,乙女一般向。
2.每個人對於角色性格解讀不一,故有角色崩壞的可能性,請慎重考慮閱覽。
3.追加有許多個人妄想、喜好、與官方遊戲無關的腦補設定。
4.最初是做為漫畫劇本大綱撰寫的,因此部分描述可能有些跳躍。
5.請抱持著寬大、包容的心胸進行閱覽。

【審神者】我流人設:對刀劍擁有熱愛,具有從刀劍本身的思念召喚出刀劍付喪神的能力,被政府指派成為刀劍的主人,在箱庭裡與刀劍的付喪神一同生活。內心充滿對刀劍的熱情,以自己的方式愛著刀劍,容易睡過頭賴床、愛哭。因為召喚付喪神的能力有短壽的可能。基本上以戴著面紗的裝扮出場,隨著劇情會拿下面紗。除了「審神者」之外有真正的名字,但一般還是用「審神者」來代稱。近侍基本上是鶴丸。CP以鶴丸國永X女審神者為準。清光是閨密。

【世界觀】時之政府派遣審神者喚醒刀劍設定不變(或許該說官方就只給了這麼一點設定ORZ)。我筆下的世界觀會存在複數審神者,但每把刀劍都是獨一無二的(如果同時存在相同的刀劍,那就是朝闇墮與時間跳躍去發展了),其他審神者原則上也不會出場,遊戲中的「鍛刀」和「刀解」設定會含糊略過;刀劍男士與本體受傷會互相影響,本體受傷會反應在刀劍男士身上,必須透過手入修復;肉體受傷原則上不影響刀劍,會隨著時間自己康復。刀劍男士和審神者所住的本丸是一個「箱庭」,處於時空間隙,隨任務需要會暫時存在特定時空中,但為避免被檢非違使抓到尾巴,通常不會待太久。遠征等不受影響,可靠著審神者的靈力導引回本丸。

本篇是銜接章~

【好奇】

  「咦~近侍,這安排可真是讓我驚訝啊!」收到近侍指定的鶴丸笑道,問審神者:「那麼是要我做些什麼呢?」

  「基本上就是跟在我身邊吧,包括出陣安排、戰況回報、信件收發、意見彙整之類的。」審神者答道,覺得瑣碎的事太多,可能需要交接,指向清光:「對於事務的內容有疑問的話也可以問一下清光。」

  「啊啊,可以問我。」清光有氣無力地應答。可惡,都是為了就近監控這禍源,害他被換掉了。

  「……瞭解!」鶴丸眨了眨眼,笑道。

  從此開始了鶴丸國永的近侍生涯。

*******

  「主上,信件來了喔!」鶴丸從玄關拿來政府發送的信件公函,交給審神者。

  「謝謝!」審神者收下,開始拆閱信件。

  鶴丸在旁看著審神者專注地分析公告上的戰況情報,一開始還有些情緒高昂,後來漸感無聊,逕自坐了下來,環顧起審神者的房間,發現和他們刀劍男士的房間並沒有什麼差別,頂多就是稍微大了一些,多了幾個隔間。

  屬於半開放的辦公空間的這裡,擺滿了書架,上頭塞滿了各式文件,並加註了各式編號,還有牆邊桌上的奇怪立方體與交織的黑色線路,那似乎是叫做電腦的東西。雖然東西繁多,但審神者似乎相當擅長收納,整體看起來並不雜亂,反而顯得井然有序,讓人看得很舒服。窗邊的几臺上還裝飾著新鮮的花卉,微風吹過,隱約傳來陣陣的馨香,莫名地讓人感到寧靜與平和。

  這裡的感覺好舒服,怪不得清光臉臭成那樣。

  審神者拆閱到最後一封,發現是家人的私信,裡頭是年幼的弟弟的美術課的作品,畫的就是她。想到在家時弟弟總愛纏著她,看著孩童獨有的稚嫩筆觸,忍不住笑了出聲。

  「是情書嗎?」注意到審神者的笑聲,鶴丸不禁問道,女人嘛,最有可能性的不就是情書?

  「嘛~說不定算是吧!」審神者笑著,一時興起,把弟弟的畫作展現給鶴丸看。「我家弟弟給我的情書。」

  「噗!」看著抽象到不行的蠟筆塗鴉,鶴丸也笑了。

  弟弟啊,說來他們刀劍男士只知道審神者是他們的新主人,卻對新主人的事一無所知呢!鶴丸忍不住好奇問道:「主上,您有家人嗎?」

  「當然有啦,不然怎麼會有弟弟呢!」審神者笑道,習慣性地想要撥頭髮,卻碰到臉上戴著的面紗,本來還想多說些的審神者頓時警醒,不再多說家人的事。

  「兄弟姊妹啊~真不錯呢!」鶴丸並無所覺,繼續問道:「感覺您應該是還跟家人同住的年紀,怎麼會想來擔任審神者呢?」

  「因為受到政府的委託……另外,我個人也對你們很有興趣吧!」審神者道。

  「我們?我們可是刀劍喔!」

  「嗯,沒錯,而且是非常美麗、強悍的刀劍。」審神者毫不猶豫地道。

  即使隔著面紗,看不見審神者的表情,鶴丸從言語間也知道她現在一定是笑著的,帶著滿滿的驕傲與對刀劍的熱愛。啊啊,莫名地心口有點發熱,被人當面這樣讚揚、表達好意讓他有些靦然,卻也忍不住彎起嘴角。既然受到如此的欣賞,他不好好發揮實力回報不行呢!如果這也是審神者的能力,某種意義上,可真是最強的主人呢!

*******

  「嘿啊!」「哈!」

  戰場上,刀光劍影交錯,金屬敲擊聲此起彼落,日復一日的戰鬥,猶如刀劍男士們過去的經歷,只是這次改由他們親自上陣。當刀刃劃過敵人肉體,鶴丸有時會湧起奇異的感覺,既是人又像是同胞的違和感,不過身為刀劍,就算砍殺自己的同胞,也不是什麼新奇的事,他要做的就是把敵人盡數除去。他揮開無意義的思緒,繼續投身戰場。

  戰鬥結束,戰果統計後,發現鶴丸是這次戰鬥的MVP,另外長谷部則略有輕傷。大夥一同回到本丸,審神者熟悉的身影已經在玄關遙望,即使隔著面紗看不見審神者的面容表情,但肢體動作與話語卻足以傳達她的情緒,一定,是笑著迎接著他們的歸來吧!

  「我們回來了!」鶴丸笑道。

  「歡迎回來!」

  審神者上前,依序仔細地檢視刀劍男士的狀況,發現長谷部受傷時,雖然只是些微的輕傷,堅決地要求長谷部到手入房接受修復,長谷部有些靦然地從命離去。審神者轉身對眾人表示好好休息,今日的出陣就到此為止,眾人陸續離開,只剩下身為近侍的鶴丸還在。

  審神者有些疑惑道:「鶴丸,你不去休息嗎?今天不是已經出陣好幾次了?」

  「我不是近侍嗎?」所以得留在審神者身邊不是嗎?

  「啊!對耶!不過今天應該沒什麼事了,暫時放下近侍的工作,好好休息吧!」審神者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鶴丸現在是她的近侍,而後像是想起什麼,摸了摸鶴丸的頭:「今天你的表現超棒的!辛苦你了!」

  「什麼啊這是……當我是小孩子嗎?」鶴丸愣住,然後有些不滿地道。他的年紀可是比審神者要大上許多呢!

  「啊,不好意思,不知不覺就……總之,今天也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審神者有些尷尬,不小心將對短刀群的態度模式用在鶴丸身上了,暗暗吐了吐舌,轉移話題:「我也先回房間了,還有公文要看呢!」

  鶴丸看著猶如落荒而逃般的審神者的背影,不禁有些好笑,這樣的審神者意外地有些可愛呢!

*******

  午後的陽光灑下,清涼的風徐徐吹來,廊下的風鈴發出清脆的敲擊聲,庭院的樹葉沙沙作響起來,枝枒間傳出鳥雀的叼啾聲,再再都讓人昏昏欲睡。

  審神者在廊下看著書,五虎退和亂藤四郎則把她的大腿當作枕頭,舒服地睡著,審神者也不擾醒兩人,只是讓藥研拿來兩床薄毯蓋在兩人身上,避免感冒。

  藥研笑著從命,他能體會他們的心情,在大將身邊總是讓人感到很舒服,忍不住想賴在她身邊撒嬌,想著想著不禁也打了個呵欠,今日真是個午睡的好天氣,他也去睡個午覺吧!

  審神者看著五虎退和亂藤四郎睡得香甜,忍不住莞爾,繼續看起書來。今天的天氣真的很舒服呢,審神者想著,也逐漸模糊了意識。

  鶴丸和一期一振經過時,已經是三人睡成一團的狀態了。

  「哎呀呀,居然就這樣睡著了?」一期一振笑道,本來沒想要吵醒三人的意思,但亂藤四郎和五虎退聽到一期一振的聲音,睡眼惺忪地爬起來,一期一振便順勢道:「已經是點心時間囉!有剛做好的布丁,要吃嗎?」

  五虎退和亂藤四郎聞言就要歡呼起來,注意到審神者還睡著,忙掩住嘴巴小心地看向審神者,確認審神者沒有醒來,一齊安心地呼了口氣。

  「我把主上抱回房間,你們去吃點心吧!」鶴丸道。

  一期一振點了點頭,領著五虎退和亂藤四郎小跳步地奔向廚房。

  鶴丸看著三人離去,彎下身要將審神者抱起的時候,審神者似乎也被吵醒了,呢喃著:「……鶴丸?」

  「您醒了?」鶴丸問道,審神者遲緩地點了點頭,似乎還有點迷濛狀態。鶴丸見狀,想起前兩天被當成短刀的待遇,問道:「五虎退和亂藤四郎去吃點心了,您要再睡會嗎?」

  「……嗯……」腦中還不甚清醒的審神者,想著好像今天沒什麼事,遠征隊也還沒回來,含糊地應著聲。

  「那我也睡會吧!」言畢,躺倒在審神者的腿上,把審神者嚇了一跳。

  「鶴丸!?」審神者的睡意頓時散得一乾二淨。

  「怎麼了?你不是前兩天還把我當短刀一樣摸頭嗎?」

  「那不一樣……那時是無意的……」

  「那就當作慰勞我拿到譽的獎勵吧!」鶴丸不屈不撓地說服著。

  「……好吧!真拿你沒辦法。」審神者屈服了,人說老小孩老小孩,就是像鶴丸這樣吧!反正只是膝枕嘛!她抓過剛剛蓋在五虎退身上的薄毯,披到鶴丸身上:「要睡就睡吧!」

  「……」真被當成小孩子了?本來只是想捉弄一下審神者罷了,沒想到居然這麼爽快,嘛~就當作是福利吧!鶴丸笑著閉上了眼,不一會竟真的睡著了。

  審神者聽著鶴丸平穩的呼息聲,後知後覺地有些臉上發燒。剛剛憑著一股氣勢應承了下來,現在才在害羞也太矯情了些,拿過一旁未看完的書繼續閱讀,努力讓自己摒除雜念。

  鶴丸並沒有睡太久,只是稍微打了個盹便醒了過來,仰躺著身看向審神者,由於面紗的緣故,只依稀看見她的脖頸,形成柔和的女性線條,至於胸口(咳),鶴丸逼自己不要去過度關注,禮貌性地移開了視線。

  審神者是長什麼樣子呢?

  不經意地,他湧現了這樣的疑問,然後,再難壓抑內心的好奇,伸出手試圖揭開面紗,被審神者抓包:「醒來了?」按住了鶴丸的手。

  「醒了。」鶴丸笑笑地縮回手,一個翻身起了來,臉色未變地收拾好毯子,絲毫沒有被抓包的尷尬。

  審神者本想起身,頓了一下,朝鶴丸招了招手:「我想回去房間了……」

  「?」鶴丸疑惑。

  「可是我腳麻了。」接連被人當成枕頭壓著,血液循環著實難以運行啊!

  「噗哈哈哈哈,抱歉抱歉!」鶴丸大笑,彎下腰抱起了審神者,動作卻是格外地輕柔,和平時刻意大剌剌的言行截然不同。審神者不禁想著,這人果然骨子裡還是個貴族呢!

  鶴丸只覺得懷裡的審神者格外嬌小,完全看不出靈力是屬於地圖砲等級的,想到前陣子的本丸澡堂崩毀事件,頓時收斂了幾分玩笑心,增添了幾分敬意。

  鶴丸將審神者送回房間,調笑著問要不要幫審神者按摩一下手腳,不意外地被審神者轟了出來,望著被關上的門扉,鶴丸本來打算就此離開,但忽然鼻間嗅到一股不同以往的味道,他有些疑惑地舉起手聞起來,的確衣袖間好像多了一股香氣,他疑惑著,卻弄不清所以然。

  突然福至心靈,啊,是審神者身上的味道。

  那個女人……面紗底下,到底是什麼模樣呢?

*******

  好奇心被勾起之後,便再也扼抑不住,從此刀劍男士們暫時擺脫鶴丸的惡作劇困擾,取而代之的是審神者遭殃了。

  「主上~」鶴丸刻意拉長地喚著審神者。

  審神者聞聲不禁起了雞皮疙瘩,直覺地先退了一步,這幾天來,她已經跟鶴丸你來我往過招了無數次,什麼刻意跌倒、潑茶、從背後嚇她樣樣都來,其目的很顯然是要扯下她戴的面紗。

  「哎呀呀,不用這麼防備嘛!今天的書信喔!」鶴丸握著手裡的信件揚聲笑道。

  「放在桌上就好!」審神者頓時有點後悔,何苦給自己招惹這個麻煩當近侍呢?

  「可是我想親手交給主上啊~」鶴丸惡意滿點地笑道。

  兩人的對決再度展開。

  眾刀劍男士看著兩人的互動,都不禁有種審神者代替他們犧牲的感覺,主上真是太偉大了。

--
這篇是新寫的,因此可能跟一開始的【理由】有點小矛盾,例如審神者的性格,原本一開始是設定為冷靜的美少女,結果越寫越傻萌了(掩面),還請讀者包容,我打算等最後都寫完了,再從頭整體檢視調整。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