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衍生二創。
2.純屬筆者個人隨著情緒發想的雜想,怕忘記所以寫下來。
3.BG、BL混雜,內容跳躍,CP不一定,基本上可以當廢文看待。

本文闇墮、破壞台詞捏他有,慎入

【三日月篇】

  戰場上,三日月宗近一如往常地噙著笑揮舞著手中的太刀,但漸漸顯現出疲態來。也許是身為五花太刀,讓審神者對三日月宗近的強悍太過放心與信賴,接連派他出陣作戰,忽略了他累積的疲勞,導致一個閃避不及遭遇了中傷。

  稍微有些大意了些呢,他想,一邊本能地與時間溯行軍過招,氣息開始不穩起來,心中的思緒也開始翻飛,他們到底是在跟誰作戰呢?啊啊,是時間溯行軍,但對方應該也是「刀劍男士」吧?只是為什麼型態有著差異?隱約似乎還有著熟悉感?說到底,不論是他們或是時間溯行軍,都不過是人類的工具罷了,為了種種的私欲被驅使、交戰。莫名地,心理有些疲憊。

  偶然地瞥見發現敵方似乎有個格外嬌小的身影,躲在隱匿處觀察著整個戰局,那莫非是歷史修正主義者?

  待他想再看清楚一些,敵方的薙刀迎面給了三日月一擊,三日月有些吃力地擋下,你來我往了好幾回合,一度逼近薙刀的門面,卻只劃破了薙刀的面罩,露出一張三日月熟悉的面容。

  「骨喰?」慢著,今早不是還在本丸一起吃早飯嗎?這是怎麼回事?

  敵方薙刀並沒有錯過三日月因驚訝露出的空隙,趁勢一擊。

  「嗚!」三日月遭到重創,頓時跪倒在地咳血不止。化為人身後,肉體與刀劍的本體相互影響,他看著自己的本體也變得破破爛爛,頓時明白自己到此為止了,他看了一眼戰場戰局,其他人也處於下風,揮手要他們趕緊撤退。自己則是努力站起來,準備盡最後一絲力氣阻止時間溯行軍,他看著眾人消失在時空的裂縫中,平安撤退後,強撐的氣力也漸散去,再度跌坐在地,看著自己的手指緩緩呈現透明狀。

  「……嘛……有形之物總有一天會壞去,只不過剛好是這天而已……」三日月有些疑惑敵人怎麼停止了對他的攻勢,只環繞在他四周,但想想他現在也沒有被攻擊的價值了,也就瞭然。他緩緩閉上眼,等著黑暗的來臨。

  「想活下去嗎?」少女的聲音響起。

  三日月睜開眼,發現是他剛剛瞥見的少女,如今正佇立在他面前,背後是時間溯行軍,恍若是在守護主人般戒備著。他看著少女的模樣,有著一頭及肩的微捲長髮,身穿著學生服,還配著一把打刀,看上去不過是16、17歲的年紀,這樣的少女是歷史修正主義者嗎?是他的……敵人,他應該起身打倒她嗎?算了,都這個時候了,他早已經做了薪水範圍內該做的事了,何必多此一舉呢?

  「回答我,想活下去嗎?」等不到三日月的回答,少女再問了一次。

  活下去?他沒有像人類那樣渴求生存的慾望,更何況,他早已「活」得太久了,早已不在意自己是否能繼續「存在」。所以他笑答:「我不知道。」

  突然間,三日月意識到,他不是已經被破壞了,為何現在竟感覺不到一絲痛楚,還能這樣應對如常,他看向自己的手與本體,發現破損的狀態並沒有改善,但就像時間被停止了一般,或者該說正以著極緩的速度在修復中。

  像是看出三日月的疑問,少女道:「你很疑惑為什麼自己被破壞了,現在還能講話?那大概是因為……我是鍛刀匠的緣故。」

  三日月眨眨眼,明白地笑了。刀匠就如同他們刀劍的父母,是孕育出他們刀劍的根源,難怪會讓他感覺如此舒服,眼前的少女大概是受到火神眷顧的人,隱隱約約地從她身上傳出讓刀劍很喜歡的氣息,光是週身的能量就能起到修復刀劍的作用,無怪乎他現在還能好好講話。

  「天下五劍……三日月宗近啊……」少女看著三日月的本體,辨認著他的身份,轉頭對他道:「你不想活下去嗎?也沒有什麼願望?」

  「很可惜,都沒有呢,畢竟都已經是個老爺爺了。」三日月想了一會,答道。

  「這樣啊……那就不好勉強你了。」

  「?」

  「我本來想問你要不要來我們這邊的,畢竟你這麼強的刀,就這麼毀壞了實在很可惜……」少女咬著唇,有點不甘心地說。

  「我還以為你會強制收編呢!」如果那樣的話他倒要考慮反抗一下,但現在這樣的態度反而讓他有些意外,莫非眼前的時間溯行軍也都是憑著自己的意志,贊成歷史修正主義者的看法?他不禁好奇問道:「你們為什麼會想要改變歷史啊?」

  「這個嘛,大家都有各自的理由,就我自己的話,我想要不同的新世界。」

  「就因為這樣?」

  「你是不是想說改變歷史是不好的?」少女彎起嘴角,湊到他眼前,輕聲說:「可是,你確定你所處的『未來』是正確的『未來』嗎?你確定時之政府所說的一切就是真理嗎?你確定時之政府沒有『改變過歷史』?」

  「……」三日月語塞,想起魂之助許多意味不明的話語,時之政府本身的確有很多地方讓人狐疑。

  「嘛!誰是誰非不走到最後是不會知道的,人生只有一次,我要遵循我的本心來走。」少女站起了身想走人,但看到破破爛爛的三日月本體,鍛刀匠的本性讓她很想幫三日月進行修復,忍不住又蹲下來再次問三日月:「如果你沒有什麼想要的,要不要選擇到我們這邊來看看啊!我也不勉強你作戰,只是看到你的本體變成那付模樣,實在很手癢啊!」說到最後,根本是拉著三日月的衣袖在撒賴了。

  三日月見狀忍不住笑出聲:「哈哈哈……」一點都不像敵人啊!

  「別笑別笑,回答我嘛!」

  三日月笑夠了,終於開口問道:「你們那邊……薪水怎麼算啊?」

  少女楞了一下,隨即綻開大大的笑容,燦爛得讓三日月都有些看呆了。

--

其實這是我在構思的二代審神者的故事的前傳,整個故事大綱都想好了,但覺得情節安排不流暢,所以先丟這個短篇出來,也許之後會再改標題和分類。

創作者介紹

豆坊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