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的同人衍生創作,乙女BG向,CP是三日月宗近 × 女審神者
2.警告:本系列捏造滿點,純屬筆者爆走、發洩、自我滿足之用,完全不考慮其他玩家心情的衍生同人。闇墮、多重時空設定有。
3.再次提醒,請懷著寬宏大量的的心胸來進行閱覽,若感到不適請儘速逃離。
4.沿用《審神者的日常》系列部分設定,所以鶴丸在此不會出場,但兩者可當獨立故事看待,不需把此處提及的初代審神者設定當《日常》系列的結局。

【二代審神者設定】

16-17歲左右的外表,有戰鬥能力,本業是鍛刀匠。曾是敵方時間溯行軍的審神者,因為一些事情讓她放棄改變歷史,並在被政府逮捕後,發現自己曾被歷史修正主義者的BOSS洗腦,因而輾轉成為我方的審神者來抵銷罪刑。性格上不太在乎自己,除了鍛刀、戰鬥和歷史專業外其他都不太行,欠缺自理生活的能力,有輕微中二病與肉食女屬性。

【出陣】

  新任審神者來到本丸的頭幾天,都還處在認識環境的適應期,首先和新任審神者混熟的,不意外地是短刀群。這天,審神者和短刀群坐在廊下吃著點心閒聊著。

  「主上,為什麼你要遮住右邊的眼睛呢?」五虎退坐到新任審神者身邊問道。

  「啊,這個啊,因為我右眼之前失明,因為一位故人的幫助而康復,但現在還不太習慣,所以不知不覺就習慣遮住它了。」審神者撥開瀏海,露出右眼讓五虎退可以仔細觀看。外觀看來與常人無異,只隱約閃爍著藍色的光芒,與左眼的純黑瞳色有些差異。

  「……那個人……已經不在了嗎?」審神者的表情看起來好像快哭出來了,五虎退有點擔心地問道。

  「啊啊,已經不在了。不、或許該說還在吧,只是已經不認識我了。」

  「他忘記您了嗎?就像骨喰一樣失去了記憶?」

  「還沒發生的事情,該怎麼記得呢?」審神者說出了讓五虎退無法理解的話。

  「雖然不是很懂,不過,別哭喔!」五虎退努力地用他小小的身子抱住審神者,拍了拍審神者的背。「我們大家都會在審神者的身邊陪著您的!」

  「……謝謝你,五虎退。」審神者笑著摸了摸五虎退的頭。

  「那、那個,我也有問題想問您,敵軍、時間溯行軍那邊是什麼樣子啊?」秋田藤四郎好奇地問道。

  「樣子……嗯,跟這裡差不多耶,也有吃、住的地方,訓練場也有……」審神者有些含糊地道,因為她也有些疑惑,兩者居然相當相像 

  「我每次在戰場上看到的敵人……都不太像人形……他們也是、曾是刀劍男士嗎?」秋田問出心中最大的疑惑。

  「……是。」審神者謹慎著用詞:「只是他們選擇了與你們不同的道路。執念與怨恨、破壞與重生,一再反覆的結果使他們逐漸忘卻本來的樣貌,也或者是不想被昔日的同伴認出來,所以刻意地捨棄了人身的模樣,改變了形貌。」到最後,連自己也都忘記了,只剩下破碎的思念、溫柔與執著還殘留著,叫嚷著不肯放棄。

  「聽起來,讓人覺得好難過……」

  「是啊!歷史已經是註定的過去,沒有過去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們,所以,即使再悲傷,也不應該去改變它,因為只會更讓人悲傷而已……」

  幾名刀劍男士看著審神者與短刀群的互動,私下議論著:「是個好孩子呢!」「才幾天而已,還不能下定論吧!」「喂喂,她是我們的上級吧!當孩子看這樣好嗎?」「因為外表的緣故吧,總覺得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是說審神者還沒指定近侍吧?」「待會問一下吧,總不能這樣下去。」

*******

  午飯時候,刀劍男士提出了指定近侍的要求。

  「咦?有這樣的制度啊?」審神者有些驚訝。

  「是的,還請指定您的近侍。」江雪左文字代表發言。

  審神者笑著環視了下眾刀劍男士,臉上表情不變,但心裡卻忍不住發笑,怎麼有種在遴選後宮佳麗的感覺。不過依照現在彼此還有些劍拔弩張的相處情況,搞不好被她選上的人會覺得很不幸吧!看到一臉淡然地喝著茶的三日月時,視線還是忍不住停頓了下,而後笑著對江雪說:「那就拜託你了吧!」

  「……我嗎?我明白了!」江雪左文字察覺到適才審神者視線的停頓,是三日月嗎?那為何又指明他呢?罷了,終歸是主命,遵守便是了。

  「……」三日月也注意到剛才審神者的目光,選擇了裝傻,但心底悄悄留意起來。

  「那麼,午後我就帶您熟悉一下本丸的相關設備吧!」

  「麻煩你了!」

*******

  午後的演練場裡,刀劍男士正在捉對練習。江雪剛好帶著審神者路經此處,正在與歌仙對戰的獅子王看到審神者,不禁停了下來,吆喝者:「審神者大人,要不要來打一場啊?」

  「?」審神者有些驚訝,而後笑了:「可以啊!」

  「就算是審神者大人,對戰時我可不會手下留情喔!」獅子王囂張地笑道。

  江雪皺了皺眉,想要阻止審神者,但審神者已經應承下來,也只能目送審神者上場。審神者帶著溫煦的笑容踏上演練場,拔出腰上的配刀,頓時整個人氣場一變,江雪見狀,從原本的擔憂轉而放下心來。

  「審神者親自上場戰鬥,這可真是難得一見的光景啊!」不知何時走到江雪身旁三日月宗近笑道。

  「獅子終於露出了獠牙嗎?」雖然跟審神者對戰的是獅子王,江雪卻忍不住有此感嘆。

  「那麼,開始囉!」獅子王也感受到審神者整個人氣勢截然不同,收斂起玩笑的心情,認真地赴戰。

  「……」審神者無言地點了點頭。

  「嘿啊!」獅子王率先發出了攻擊,審神者輕巧地避過,並瞬間回擊,獅子王險險偏頭閃過。短時間內,你來我往了好幾次,獅子王本想利用男女的力量差距,刀劍相抵硬比力氣,卻被審神者借力使力甩開,還被覷中空隙受了一擊。獅子王往後退了一大步才穩住,頓時湧起種熟悉感,好像跟誰練習時也有過這種感覺,可是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只能專心於眼前的戰鬥。

  江雪被審神者的劍技驚艷到,原來那番自我介紹並不只是說說而已,而是真的有此實力。三日月宗近也看呆了,向來淡然的臉上難得地露出了可說是震驚的表情。

  最後,獅子王的配刀遭審神者擊落,跌坐地上,被審神者拿刀抵著要害。

  「到此為止。」歌仙兼定也看傻了眼,回過神後忙進行宣判。

  「承讓了。」審神者收起刀,向獅子王伸出手。

  「啊啊,原本以為能夠輕鬆獲勝的說!」獅子王有些腆然地藉著審神者的手站起來,稱讚道:「不過,您真的好強!我輸得很甘心。」總覺得超帥的!

  「我還有待修行呢!」審神者謙虛地說。

  「審神者大人,也請與我打一場吧!」三日月宗近走向審神者道。

  「……」審神者聞聲看向三日月宗近,這是她來到本丸第一次正面迎視著三日月宗近,就在眾人以為審神者要婉拒的時候,她笑道:「如果是你的話,我大概會輸慘了,不過,就如你所願吧!」

  獅子王等人退出場地,到旁邊觀戰。

  「……請多指教了。」言畢,兩人開始了飛快的攻勢,你來我往間彷彿演練百千回般異樣地合拍。

  為什麼如此熟悉!就像是跟鏡子裡的自己作戰一般!到底是怎麼回事?

  三日月心中浮現種種疑問,但攻勢卻絲毫不歇。

  而審神者雖與三日月有著身高落差,卻巧妙地利用身形優勢避開攻擊,以速度取勝,一時之間有些難分軒輊。

  「嗚哇!難怪我剛才輸慘了,能夠跟三日月打成這樣的人可不多啊!」獅子王喟然嘆道,腦中忽地靈光一閃,啊!剛剛戰鬥中湧現的熟悉感就是三日月啊!

  審神者有些懷念也有些感傷,在戰鬥中與過去的自己重疊,不禁忘我起來,使出奮力一擊,瞬間右眼的藍光閃現。

  但即使是這樣的奮力一擊,仍被三日月輕鬆避過,並趁隙反擊,這次換成審神者的咽喉要害被三日月脅持住了。

  「到此為止,三日月宗近,勝!」

  兩人收起刀劍,審神者經過三日月的身邊要離開演練場,三日月宗近不禁問道:「……你到底是誰?」

  審神者轉頭,看了三日月一眼,笑道:「我是審神者,你的主人啊!」

*******

  因為審神者展現了她的戰鬥力,所以幾日後收到出陣通知時,審神者表示要一同出陣,眾刀劍男士對此並無異議,與前任審神者截然不同的作風,令他們感到十分新鮮。獅子王更是興奮極了,恨不得早點見識到審神者實戰時的模樣。

  「搞不好只有練習時厲害,到了戰場就先卻步了吧?」歌仙惡意地說。

  「那樣的劍術,可不是靠練習就能有的喔!」獅子王回道。審神者真的好強,他後來又纏著審神者打了好幾次,但每次都落敗,卻越挫越勇。本來只是觀戰的短刀群也好奇起審神者的武力值,鬧著想與審神者進行對戰,審神者似乎對小孩子格外寬容,還會刻意露出空隙教導短刀如何攻擊。嗚嗚,越想越不平衡,忍不住跑到審神者身邊:「審神者,在出陣前再跟我打一場吧!」

  歌仙默默看著獅子王被審神者以保存體力為由打槍,一夥人喧喧鬧鬧的模樣。其實看了那麼多場的對戰練習,他也能體會到審神者的實力,但內心就是不想接納這個新主人。

  「……我也有些幼稚呢!」歌仙對自己道。

*******

  出陣前夕,審神者整編出陣隊伍,包括三日月、江雪、歌仙、獅子王等人。看著審神者指揮若定的模樣,在整備時,三日月不禁疑惑:「您沒有猶豫嗎?對上的敵人可能是您以前的友軍……您已經有斬殺對方的覺悟了嗎?」

  「……你覺得我很無情嗎?」

  「……」三日月默認。

  「會這麼想也是沒辦法的事。」審神者自嘲道:「覺悟嗎?早在政府要求我擔任審神者的時候,而我答應的那時候起,就該有了。現在我人都站在這裡了,問我這問題不嫌太晚了嗎?」但即使如此,心還是會痛。

  三日月看著審神者泫然欲泣的臉,有些呆了。

  審神者深呼吸,平復情緒後,又恢復了一貫的笑臉:「走吧!出陣了!」

  「……是,主上。」

*******

  戰場上,先是遠程戰,後是白刃戰。

  曾是時間溯行軍的新任審神者看著曾經的友軍、現在的敵人,一瞬間還是湧現情緒波動,審神者迅速收斂了不該有的留戀與感傷,拔出配刀:「不幸的連鎖……就由我來斬斷吧!」

  由於審神者的參戰,讓他們多了一份戰力,減輕不少負擔。歌仙看著毫不懼畏戰場的審神者,有些走神,被時間溯行軍覷中空隙攻擊,待反應過來時已是避不過的局面,卻讓審神者從中檔下,並加以回擊,狠狠地一刀斬斷了敵方的身軀,旋而砍斷敵方的刀劍。

  「……謝謝。」受到審神者幫助的歌仙有些不甘心地道。

  「不客氣!」審神者簡單回道,隨即又跳回戰場。

  真的是很強呢!做為敵人很難纏,但做為友軍卻是相當值得信賴,他似乎也太執著於這位新任審神者的過去了,歌仙對自己暗嘆了一口氣。

  「……我也該好好向前看了!嘿啊~~」言畢,歌仙也衝向戰場加入戰鬥。

*******

  「哈啊!」審神者格開眼前的攻擊,忽地感覺到背後有殺氣,待回頭防禦,三日月宗近已早她一步替她擋下攻擊。

  「謝了!」這次輪到她成為被幫助的一方了呢!

  「……小心行事。」言畢各自投入戰鬥。

  清空眼前的敵軍後,三日月宗近趁隙瞥了一眼在身後戰鬥中的審神者。啊啊,果然與自己的戰鬥方式很像,總覺得新任審神者身上還藏著許多秘密,接下來的日子,應該會越來越有趣吧!

  甚好甚好,三日月宗近微微笑了。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