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PTT上吃到便當,由於這期最新的連載爆點很讚。
所以,我忍不住就跑上來翻了。...Orz
(嗚嗚,我該去讀書才對啦~~)(大哭跑走)(以下有雷)

070913夜:託PTT的A大指正,修正部分錯誤語意。
p1

「太陽是這樣寫」
「這樣嗎?」
「然後這是月」
「喔喔」
「那魚呢?」
「這樣喔!」
「然後、這樣寫就是捕了三條魚。」

「果然還是懂得讀寫比較好哪!」
「是啊!也比較不會被上面那些傢伙亂搞。」
「你啊,到底什麼時候在哪裡學這些東西的啊?」
「秘密。」


p2
「明天來教兩位數的計算吧!」
「喔喔!拜託了。」

「喂!你們這些傢伙,竟然給我在這裡偷懶!」
「混蛋。小心我不給你飯吃!」
「嗚哇~主人,對不起。」

「你,懂得讀寫嗎?」
「嗯...讀寫計算多少都懂一些。」
「這還真是令人驚訝。
對了,最近奴隸們微妙地懂得一些知識,是你教他們的嗎?」


p3

「不只是讀寫,我還懂得一點鍊金術喔!
讓我擔任助手如何啊?」

「萬物始於一,萬物歸於一。
亦即一即全。
一中有全,全中有一。」


p4

「若全不含一,則全即無。」
『已經是相當不錯的鍊金術師了嘛!霍恩海姆。』
「還只是助手的程度罷了。
比起主人還差得多了。」
『.......』
「我要感謝你。」
『什麼?』
「託你給予我知識的福,現在我才能這樣生活。
現在想起來,奴隸的過去,還真是叫人懷念啊!」
『什麼啊~該說感謝的是我吧!
我能夠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可是託你給我的血啊!
換句話說,就像是我的父親。』
「還沒有家庭的我,卻已經有了孩子啊~(笑)」


p5
『家庭啊~
人類真是不便啊!
不透過這樣的結合繁殖的話,便不能存續種族啊!』
「不要說繁殖啦!」

「從你的角度看來,也許是很白癡也說不一定。
我們人類啊,可是在家庭、同伴這種東西中得到幸福的喔!」
『嗯~是這樣啊~』
「那、你的幸福是什麼呢?」
『也許算是奢望吧,首先,能變成從這個燒杯裡出來的肉體的話,便是幸福了吧!
因為現在從這個容器裡出來的話,我會死的。』


p6

「喂!又把它從研究所裡帶出來啦?霍恩海姆。
我有事要用它,把它交給我吧!」
「對不起~~」

「國王有話要跟你說的樣子」(對著燒杯的對話)
『喔~』

「國王?會是什麼事呢?」

『不老不死?
啊~~為什麼窮極權力的人老是會想要這麼做呢?』
「你說話給我小心一點,ホムンクルス(燒杯裡的小人)。」


p7

「這可是在クセルクセス王的御前喔!
敢給我無禮的話,我就把這燒杯敲碎。」
『咦~~別這樣說咩~
你們在極偶然的情況下才創造了我,
若我在這裡怎麼了,被敲碎頭的該是你們吧~』
「廢話到此為止。
不老不死,可以做到嗎?不能做到嗎?」

p8
『因為變老而焦躁不安嗎?真可憐啊~クセルクセス王。
可以啊~我就教你不老不死的方法吧!』

p9

「在做什麼工程啊?」
「灌溉水道啦!
在國王的命令下,整個國家都挖了這樣的水道」
「是真的嗎?這樣的話我們的田地也能蒙受恩惠啊!」

「真不愧是クセルクセス王。
連我們這些百姓的事都考慮到了。」
「請好好加油吧!」

「早點完工的話就好囉!」
「待會送點什麼過來吧~!」


p10

「什麼啊!吵成這樣...」
「啊!是那個蓋水道的....」


p11

「啊!」「啊啊~~」
「一個人也不准逃掉。」
「是。」

「下一個是...」


p12

「聽說北邊的ボダス村在一夜間消失了。」
「為什麼?」
「該不會是被盜賊襲擊了吧?」
「聽說連一個人都沒有殘存下來呢!」

「真是殘酷的話題,聽說ボダス村被盜賊全殺光了。」
『嗯~真是嚴重的事啊~』

「快一點......
儘早......」


p13

「儘早...」

「陛下,水道已經完成了。」
「希望做成的練成陣這下也...」
「長久以來啊~真是太好了。」

「這樣可以了吧?ホムンクルス」
『沒問題,王可以變成不老不死。』
「被用在練成陣的那些村民,真是遺憾啊。
這麼一來......」
「在クセルクセス王的領導下,我國人民將可得到永遠的安寧了。」


p14

「那麼,開始儀式吧!」


p15

「好厲害啊!王將要變成不老不死了。
這真是時代性的一刻啊!」


p16

「喔喔!這是...不老不....!!??」
「什麼事?怎麼了?
咳嗚...」
「怎麼會?明明說過,我們不會被波及到的啊....」


p17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喂!ホム....
......你作了什麼?」
『鍊成陣真正的中心是在你所站的這裡喔!
使用了在我之中的你的血,得以打開了門。
分享血的家族,霍恩海姆啊!
現在你和我,是一切的中心喔!』

p18
p19
p20(這三頁沒對話,所以略)


p21

「嗚...怎麼了?為什麼這樣的安靜?」
「誰...有誰...?」


p22

「大家都死了...有誰...
維拉多、梅希提魯多、萊恩麥伊魯、東尼、梅依佑
什麼啊?這到底是?有誰...可以回答我啊?」


p23

「沒用的,大家都已經失去靈魂了。」
「國王?您沒事吧?」

「適合嗎?
從那邊拿來,適當地打點後換上的。
如何?那個身體?
狀況還好吧?」


p24

「是...我.....」


p25

『以你的血液情報為基礎,作了這樣的容器。
總算,能夠用自己的腳行動了。』
「你...是ホムンクルス嗎?
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不明白啊!
什麼我的身體的狀況?」
『好好集中意識感受你的體內吧,
對於給予我血的回禮,我給了你名字、授與你知識,而後,』

p26

『給予你不會腐朽的身體。
不過,是以全國人民的靈魂作為交換就是了。
而我,得到了一半。
終於能從那窩囊的燒杯中出來了。
真是感謝你的協助啊~霍恩海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27

「霍恩海姆?
喂!那邊那個蓄鬍子的傢伙。」
「嗯?」
「果然是。你是霍恩海姆吧?」
「還記得我嗎?」

「真沒想到你是愛德和阿爾的老爸啊!」
「不不,我才是,沒想到妳是我兒子們的師匠。」


p28

「真是多虧妳對我兒子們多方照顧了。」
「哎呀!別這麼說。」
「我沒盡到一點作父親的責任便離開了家,
真的是,蒙身邊的人許多照顧了。」
「......
離開家的時候,不是應該和兒子好好談談嗎?」
「不,實在是,很不好意思。」
「伊茲米女士?」
「伊茲米?」

p29

「藥、藥...」
「沒事吧?
席克先生,請你趕快去找輛車來。」(對不起,我忘了師匠老公的中翻..)
「咦?」
「沒事的,我這是老毛病了。」
「我稍微懂一點醫術,這可不是沒問題的事。
快一點!」
「喔!」


p30

「伊茲米小姐...妳...看過真理了吧!
妳犧牲了什麼?」
「......」
「不要想瞞我,我可不是那種程度的鍊金術師,
正如我剛剛所說,我懂醫術。
雖然是清國的,可能會讓人覺得是在胡說八道吧!」(シン我猜是清國,所以這樣翻)
「清國?」


p31

「有一些內臟被帶走了。
本來是為了讓死去的兒子復活,
結果卻變成不能再擁有孩子的身體。」
「是這樣啊....(安慰)
伊茲米小姐,妳最近有和軍方的人員接觸嗎?」
「之前是有過大總統來勸我當國家鍊金術師啦!被我拒絕了就是。」
「太好了。
稍微失禮一下。」
「咦?」

p32

「......啊?」
(豆爸,你這幕好像壞人....)

p33

「伊茲米!振作一點!」


p34

「伊茲米!!」
「你啊!冷靜一點,我沒事。
呼吸變順暢了?!」
「笨蛋!腹部可是被刺傷囉!讓我看看傷口!」
「傷口...沒有?」

「被帶走的臟器因為是妳的罪的證據,所以無法還給妳。
所以稍微整理了一下妳的腹中,讓血行順暢一點。
伊茲米女士,妳還不能夠倒下去。」
「霍恩海姆....你到底是什麼人?」


p35

「雖然很想說是怪物啦~
不過因為是妳,我就說出事實吧!
我是 具有名為 馮‧霍恩海姆 人類外形 的『賢者之石』。」


(豆爸就算是石頭,也是一顆好石啊!>"<)



全站熱搜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