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4.11
太陽花學運於4.10落幕,學生在兩萬民群眾的迎接下離開議場,結束了24天的占領立法院行動。而我,在思考過後,也決定寫下我這些日子的一些感想。

2014.3.18,那天晚上我在上課,深夜捷運歸途上,一如往常地拿出手機滑啊滑,希望能藉此打發搭車的無聊時光,卻看到八卦版整個資訊爆炸,學生攻進立院、服貿賣台等字樣不斷浮現眼前。這時腦袋才後知後覺地回憶起,好像昨天有個國民黨立委張慶忠為了免民進黨的杯葛,躲到小房間逕行宣布服貿已經超過三個月,視同完成審查,應即刻生效,隔天的報紙媒體更大喇喇地以30秒通過服貿的字樣報導著。但老實說,此時的我,對服貿沒有甚麼深刻的理解,只是直覺認為「學生攻進立院」,這下事情大條了。

基於好奇,開始瀏覽相關資訊,不看還好,越看越覺得冷汗直冒。這個政府到底是怎麼了?

我自己是七年二班的孩子,父母師長都灌輸著我要好好念書的概念,也向來是師長眼中的乖寶寶。對於政治的最初印象,就是高中時的阿扁炫風。隨著長大,一點點知道學校老師不會說的事,原來課本上說的不一定是對的,大人教給孩子的民主法治等遊戲規則只是用來綁架人民,不是用來綁架「公僕」的。更因大學念的是法律,越發感到這個國家的法律充滿著矛盾。

明明沒有實質統治,憲法上宣稱擁有領土,大法官也只敢以政治問題呼嚨而過;明明是一個國家,卻連自己是個國家也不敢大聲喊出來,只能使用中華台北之類不淪不類的稱呼。

想和朋友討論這些議題,卻往往遇到冰冷的回覆,甚至遭受批評。為了「和諧」,也只好默默吞下,跟「大家」一樣,當起了沒事說說屁話,享受小確幸的一般人。不知不覺間,原本的熱血被磨滅,成了過去自己眼中只會保護自己利益,冷漠的大人,只有四年一次的投票時,才回去跟著親朋一起靠么兩句,投完票就又當作沒自己的事。偶爾看到了不公義的事,或是中國大陸在國際上又如何打壓我們,也只是罵個兩句按個讚就結束了。對於政治狂熱者,也跟著表面一套敷衍的態度,私底下卻是鄙棄不已,覺得好麻煩。

我不關心社運,我不關心環保,我不關心弱勢,我只關心我自己喜歡的動漫畫最新連載、新出爐的小說內容、下個月又將推出甚麼電玩,又有甚麼好看的電影藝文節目,彷彿只要不去看不去聽不去想,臺灣就能一直維持現狀,享受小確幸,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很好啊,很沒負擔啊,超快樂的啊!

但是,我錯了。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怎麼作才是最好的,卻一直認為反正這個社會已經沒救了,大家都是毫不在乎被豢養的白豬,政府、媒體爛又怎麼樣,又不是我一個人走出去就能改變的;有人想統一又怎樣,他們是擁有外國護照的天龍人,他們可以恣意地鼓吹自己的夢想(甚或從中獲取利益),反正苦果都是我們在擔;有人敢提出臺獨又怎麼,馬上會被汙名化,說是暴力的恐怖份子、紅衛兵,動輒以對岸會用武力戰爭、美國爸爸不支持來壓制臺獨論述。就連家人,也是嘴裡罵著政府,抱持著反正這社會又不是你能改變的消極心態。

所以,我一開始看這場學運時,是以非常冷淡的眼光在看待的,而後政府的作為也都在我的意料之內。當時看到網路上許多人對這些學生「暴力」、「不理性」的批評,我是認同的,畢竟衝撞了立法院,道理上就是不應該云云。但是,心底總覺得哪裡不對,我開始不斷自問,如果理性的手段已經用罄,卻仍得不到善意的回應時,該怎麼辦?直至意識到自己被「理性和平」綁架,才有種突破禁錮的感覺。我不是鼓勵恐怖主義,但是臺灣的確被「理性和平」制約得太誇張了。

然後,陳為廷的這段話「嗜血的官員用這樣的方式對待學生,不願意回應我們的訴求,不願面對真相,很多嗜血的社會大眾,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你們對掌權的人這麼寬容,對於沒有權力、一路被壓著打,一路想要提出事實的人這樣嚴苛,這什麼社會?」重重地打在我的心上,讓我對著螢幕沉默了好久好久。

除了在噗浪上悄悄地記錄著心路歷程外,我基本上就只是靜靜看著事情發展。看著大家在臉書上以猛烈的砲火相互攻訐、刪除好友,主張「難道不能坐下來好好談」、「可不可以不要講政治,還我平靜的生活」、「懶人包會洗腦,所以我哪一方的都不看」、「我認為學生就是要好好念書、官員就是要好好做事」等等的都有,也有消極地避談,只不停轉貼美女美食新聞、今天又去了哪裡玩的。

其實不管正方反方,大家都各自有一套道理依據,挺不挺服貿、背後有沒有恐中親中的因素等,在此都先不論,畢竟我只是想寫寫日記,紀錄我的心路歷程罷了。

反服貿學運(我實在不想叫它太陽花學運)的地點,我也去走過幾次,聽過一些現場演講,努力理解消化這群學生的訴求。

我必須說,我認為現場其實有種邪教的氣氛(毆),也許是街頭運動的特色,必須反覆強調自己的正確性(畢竟不會有白癡自己召集活動還打自己臉的),對於論述上的弱勢處,則不斷補強、或以反問的方式去反擊,後來更強調要去說服身邊周遭的人,讓其他人覺醒。不過,到底沒有強迫「信眾」只能信他這一套,所以還搆不上邪教標準啦!(笑)只是總讓我忍不住聯想到電影「小寶,你是個聰明人」的相關臺詞。

我認為人啊,有三件事不能輕易談論,分別是愛情、宗教與政治。對一個熱戀中的女孩而言,如果對她說「妳男友是人渣,快離開他!」,大概只會被抓花臉。同樣的,對於宗教或政治已經有所「信仰」的人,要撼動或溝通,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我始終認為,不管意見分歧多大,都不應該假設對方無知,帶著優越的鄙視眼光去抨擊。例如反/挺服貿一事,其實正反兩論真的都有道理;對於「公民不服從」、「法治」的解讀,也都各有看法,沒有必要說「你的理解一定是錯的,要聽我的!」「他們都是蛆蛆/吱吱,講不聽的啦!」,這樣誰願意聽你講話啦!= =

不知不覺中,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開始佩服這些學生的毅力,也弄清楚他們的訴求(對,他們一開始的訴求真的是亂七八糟不夠一致,不要說媒體誤導,連我這個追網路的都覺得不夠清楚了,更遑論後來辯稱這是法規沒設好所致,靠,你們不是研究很久了嗎?不是都已經厲害到足以教化人民了嗎?= = 這也是我認為一開始去參與活動的學生,應該有泰半以上都還不瞭解服貿是啥鬼的原因)。同時,我感覺到學生的動能開始下降,雖然主張和訴求逐漸清晰,也漸漸引起其他社會人士的關注、學界律師等的參與,但還是悲觀地認為可能就要落幕,結果周日給我出現攻占行政院!害我那天晚上從晚上七點半一直看電視和網路到半夜,睡都睡不好。

學生不意外地遭到強制驅離,當中也爆發流血衝突(不過很有意思的是,現場紛亂不已,但是被大嬸以絲襪攻擊的警察4.6就找到了,但攻擊學生和立委的警察直至4.12都還在「調查中」呢!)。一度認為沒出人命都還算警方客氣的我,回神過來後對於自己的想法有點聳然(我感到自己的嗜血)。我認為當天攻占行政院,其實就已經算是一定程度的政變了,所以學生必須被驅離。只是手段上警方的確有不妥當之處,說難聽點,驅離不該打頭(這有殺人故意了吧),也不該先驅離醫護和媒體,如果警方認為自己是正確的,怕甚麼?

但不論如何,攻占行政院和警方的強制驅離,血淋淋的傷者攻占了媒體版面,激起了學生繼續進行抗爭的動能,也激出了3.30的凱道50萬人集會遊行的火花(具體人數各方估計有別,例如警方估計11萬人,在這邊姑且使用50萬人稱之,至於中天的35人,我想是打錯字了吧XD)。不管正反意見認為這場遊行集會是否成功,但從白色正義與黑色浪潮兩方的動員力與人數來相較,或許也能得到一點行動正當性的依據?或許當中有更大的成分是支持者的性格(旁觀者類型)與臺灣人愛看熱鬧的因素,加總成就了這場嘉年華盛會。

有一點我實在很想提出來笑一笑,就是那天白色聯盟的網站表示請大家關上電視,一起為臺灣祈禱,讓我莞爾不已。

4.6立法院長王金平摸摸頭後,4.7學運決策團隊表示將於4.10下午6點落幕,結束佔領立法院。4.10,近兩萬人前往立院「迎接」大家心中的「英雄」,聽著舞台上說著感言、傳遞太陽花和互相擁抱,我其實覺得很可笑,學運弄得像營隊一樣。不過似乎還蠻合民眾胃口的,和平理性(?)的落幕,許多人似乎都感到欣慰不已。

WELL,學運落幕,我開始回顧過去近一個月來的點點滴滴。幾點想說的,一是臺灣人真的很有丟香油錢奉獻的性格,一開始人還不算多的時候,物資到得最快(食物供給也非常豐沛XD)。不曉得某種意義上算不算是一種「贖罪」?啊我要上班賺錢養家沒辦法,但我送東西給你們吃用,台灣的未來就交給你們(學生)了,然後拍拍屁股走人,不再對自己過去的行為有心理負擔,啊我都贊助表示支持了啊!

再來是聖女情結。雖然老實說,我覺得學生要嘛有種乾脆革命,不要搞學運。不過大概是知道若一開始就用過激的訴求,不容易得到社會大眾的共鳴(畢竟大多數的民眾都是想要安定生活的小老百姓),所以採用相對沒那麼激烈的攻占立法院,並以當年的野百合學運為學習目標,宣揚理性和平(攻進立法院和行政院哪裡和平啦XD),還作垃圾分類。要作好寶寶也無妨,不過相對地只要有人抽菸喝酒穿著曝露或行為失儀,就會被放大檢視,這大概也是臺灣人的一種可笑的情結。(但那個中天對女性胸口比劃的動作實在太下流了)

另外就是雖然這次就事論事,是在討論服貿議題,但我認為最根本的還是獨立或統一的議題。先不論主張統一是否蔣中正會顯靈暴走,還是主張台獨會讓對岸武力恫嚇,但我認為這的確是臺灣人無法逃避的一個議題。說句難聽的話,維持現狀的主張其實只是鴕鳥思維,依現今趨勢來看,根本是走向漸統的道路。當然,要討論獨立或統一這個議題,首先要先定義。可參下面這張光譜表。



如果傾向獨立的,會更嚴格檢視與中國簽訂的各種協議,因此會認為簽訂過程黑箱也是很正常的;反之,傾向統一的,則可以輕鬆地相信政府會帶給人民更好的明天,反正若最後回歸統一,也是剛好而已。當然,還有主張我愛中華民國等,不過我只是想說明,最初抱持的想法不同,會影響對服貿的判斷,不是真的要分析臺獨或統一的議題,就先略過不提。想特別提的是,我認為不能以人廢言,也許你不贊成對方的臺獨/統一思想,但不要因此就否定他的所有想法(又不是毒樹果實)。

4.11凌晨,大腸花論壇(一個充滿髒話葷腥不忌的情緒性發洩平臺)上,公投盟的蔡丁貴教授開心地說警方表示今晚暫不驅離。到了清晨,學生陸續散場,回家睡覺補眠吃早餐,然後,這些老人家就被趕了。蔡丁貴教授無法接受,撞向遊覽車想要以死明志,至今仍在醫院治療。是日晚上6點,網友透過PTT及臉書聯繫,上千人「路過」中正一分局,主張分局長方仰寧言而無信、批評分局長無權「日後都不許可」,要求道歉云云。方仰寧出面幾度道歉,並口頭請辭,群眾才悻悻然離去。

我不評價這件事的是非功過,只想說,我看到兩方人相互間的不理解。「路過」的民眾主張自己並沒有人帶頭(洪同學有點衰),認為方仰寧無權永久性不允許公投盟的路權、撒謊說不驅離,結果趁人少就把老人家趕走,其法律依據大致以釋字718宣告集遊法部分規定違憲、學界也有呼籲廢止集遊法的聲浪、法律只賦予裁量權,但不能預先宣告日後不許可,也只有在非常特例的情況下才可以不許可。警方則是以現行仍有效的集會遊行法主張自己是依法行政,且公投盟不服可以申覆,贊成警方的網友說釋字是說集遊法該規定明年才會失效,現在集會遊行法的確是賦予警方有許可權,預先宣告有甚麼不對。

簡化來說,就是一方主張惡法亦法(就算集遊法有爭議,在廢止前仍是有效的法律),一方主張惡法非法(集遊法有爭議,警察就應該原則上許可集會遊行)。

老實說,我看直播與媒體的感覺是,方仰寧真的覺得他自己很委屈,他無法理解眼前群眾的憤怒的來由,他真的無法理解。我不會批評分局長無恥云云,因為我認為,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認為自己所作的一切是正確的。那「路過」的民眾要他道歉有意義嗎?不甘不願的道歉、也許辭職轉調他處升官,但都無法改變「他無法理解」的這個事實。就像許多學生表示無法說服自己深藍的爸媽一樣,因為那根本已經超出爸媽可以接受、理解的範疇。這個觀念差異的鴻溝,非常的巨大。

給「路過」的民眾的一個建議是,多加強說服異見者的技巧,不是人多大聲就能勝利,那只叫做威逼,如果希望徹底的說服,那就要設身處地去想,才能雙贏。給政府方的一個建議,也請設身處地去想這些民眾的想法,不要動輒用「暴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在學運才剛落幕,許多民眾內心的澎拜、不信任還在發酵的時候,作出刺激性的舉動,根本就是自爆(如果隔個十天半個月才否准公投盟的申請,我想不會有4/11的這場行動)。

另外,我個人感到很擔憂的是,我從這次活動中,感覺到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越來越嚴重,不同意見者間的對立也越來越激烈。只能說,真誠地希望大家即使抱持著不同意見,也不要只看自己想看的東西,要多交流、溝通,不要輕易地否定他人。這是我給自己的期許,也是希望未來能看到的台灣模樣。

最後,希望天佑台灣。

--
我給自己的一個約定,從今天起,我不要再成為過去的那個冷漠的自己。
我會努力去了解、去參與,希望這個社會能夠變得更好。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米酒媽媽
  • ---不管意見分歧多大,都不應該假設對方無知,帶著優越的鄙視眼光去抨擊。例如反/挺服貿一事,其實正反兩論真的都有道理

    想想現在社會的氛圍......政府現在竟然讓人民如此難以信任,不正是長期以來的自食惡果嗎??
  • 我的理解是,人民與政府都還是不夠瞭解民主與法治。人民很多時候不想管法律,只想有個青天大老爺;政府則是把法制當武器,動輒「依法行政」、國防布方式的「不便提供」,牴觸了人民心中青天大老爺的正義形象。此時,人民的反動就會很激烈,認為政府(青天大老爺)背叛了他們的信賴,轉而不信任政府。(而這個政府偏偏又只會做添油的蠢事...ORZ)
    所以,政府的確是自食惡果,一來沒有好好把民主法治觀念正確地教育給民眾;二來是濫用手上的權柄,自己也不遵守法治;三來是觸及台灣人間不能說的問題(佛地魔?XD)。誰來給政府灌點腦漿啊!XDD

    豆子 於 2014/04/13 20:49 回覆

  • Li Ting Chiu
  • 情緒化吧。

    其實我很討厭,對方用侮辱的字眼,嘲弄那些反對派(當她們情緒性的起義,她們成為自己正義的暴民)。
    沒有信任感可能也是大問題,你說支持警察按讚破5萬,我就求證說那都是灌水票。你說什麼,我就要用另一件事反駁你。反正我不相信你,只有對方在說謊,我就是正義。

    這樣的氣氛很危險,當你支持一方,就要受到另一方的唾棄。連基本的尊重都沒有。(某熊藝人接受訪問,頻頻受到反對民眾干擾,有如柯賜海翻版),沈默不代表同意或不同意,我們只是冷處理,因為太多情緒化、太多爆怒,讓人吵起來,而這對事實並無幫助。


  • 討厭侮辱性字眼加一。
    318學運初我就看過「從此台灣人民將會撕裂對立」的論述,如今正逐步實現中,雙方都認為自己才是正義,把對方當作不理解法治、民主的瘋子,都在問台灣社會怎麼了?
    我還觀察到一種現象是,例如411行動後,反服貿的一方產生強烈的分歧,有人不停論述自己的行動的正確性,有人開始主張411的行為不當,後者被前者強烈抨擊(我想是前者心理上感覺自己被背叛了?),這種內部分歧的現象。我認為這也是很危險的事情,主張不同不等於就是敵人,但現在卻充滿這種敵我分立的氛圍。(嘆)
    然後像我這種兩方各打50大板的,大概也會被編虛偽吧(聳肩)。
    我只能說,我個人相信大家希望的台灣社會,不管是哪方,應該都是希望她更好,只是這個「好」,每個人的解釋和看法有別。有人種經濟,有人希望農業立國,有人害怕失去自由,有人認為應開放經濟。
    我覺得政府最糟糕的是,沒有好好地讓人民有個理解與選擇生活的機會,投票只能代表當時的民意,對於此類可能撼動國家民生的重大事件,不應該完全說讓專業的來,相信政府會做好就行了,而是應回歸民意的選擇,畢竟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但政府卻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只是「公僕」。

    豆子 於 2014/04/13 21:03 回覆

  • kuan
  • 只要我們關注努力
    台灣一定會更好

    握手
  • 只能默默祈禱、繼續關注了QQ

    豆子 於 2014/04/29 20:19 回覆

  • Reminiscences
  • 雖然非常困難還是要試一試那樣嗎?

    我覺得版主的想法很厲害
    因為大部分人都是冷漠的
    有些人去學運也只是去湊人數
    根本不是真的在關心這件事
    但我相信還是有很多人像版主一樣
    將冷漠放下
    給自己一個約定


    期望我可以變成一個客觀的人> <
  • 我一點都不厲害,只是想要讓自己心中有個想法,時時關注、努力付出具體行動罷了。
    期望能夠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放下冷漠,關注社會現況。QAQ

    豆子 於 2014/07/18 20:58 回覆

  • edwin
  • 無意見看到版主這篇文章
    我覺得寫的很中肯
    是一篇不管是挺或是反都能夠讓人靜下心來看的文章

    更重要的是,中間那張圖實在有讓人豁然開朗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