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刀劍亂舞~ONLINE~」衍生二創發想的點子紀錄。
2.純屬筆者個人隨著情緒發想的雜想,怕忘記所以寫下來。
3.BG、BL混雜,內容跳躍,CP不一定,基本上可以當廢文看待。

警告:本篇定位為輔導級,有些下流梗,請謹慎評估心智年齡再行閱覽。

【下ネタ】

  審神者(女)與友人的午茶時光,兩人坐在露天咖啡座享用著點心飲料。

  「聽說妳受雇於政府,擔任那個叫審神者的職務?」

  「是啊!基本上就是支配刀劍,指揮他們幫政府戰鬥、出一些任務這樣。」

  「不過……那個不是要住在一個屋簷下嗎?與一群『男˙人』。」

  「……為什麼我覺得你的思想好邪惡呢?」害她也忍不住開始妄想擔心起來了。

  「你確定這不是什麼SOD的企劃?」

  「……」審神者噴茶。

  「嘛~自己的身體要自己保護,這是我給妳的忠告。」嘖嘖嘖,這可不擺明了是小綿羊與一群大野狼共存嘛!

  「……」審神者表示倒地。

  「不過,若是有看上的對象,倒是可以試試看,不是聽說都長得不錯?」

  「……」總算回到比較正常的話題(?)了嗎?審神者努力爬起來。

  「只是,我想他們應該都是處男吧!畢竟之前都是『刀」的型態,還沒有人類實體經驗,啊啊,不過因為會被主人帶在身邊,某種意義上,也算是經驗豐富也說不一定。」

  「STOP!喂喂喂,你這樣教我怎麼回本丸面對他們?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好嗎?」

  「哎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對於這些話題不好奇嗎?好吧!別瞪我別瞪我,我們朝比較健康的方向去想像好了!」友人受不了審神者的怒氣,同意改變話題,眼神一轉,像似想到什麼,道:「我自己倒是挺好奇的,之前都是以刀的身份存在,即使從付喪神的角度來說,可能已經有『自我』的意識,但擁有人的肉體的現在,應該會體會到很多不同於『刀劍』時的體驗吧!」

  「比如說?」

  「嘛!刀劍是高溫粹練反覆鍛燒而成的,但『人類』的身體,根本不可能接受得了那樣的高溫,還要吃喝拉撒睡,啊!變成人就能吃東西了,這點倒是不錯!」

  「這倒是,我家短刀們都很愛吃甜食呢!」這家店的甜點很有名,待會帶一點回去給大家好了。

  「短刀是小孩子嗎?」

  「嗯!雖然說變成人類男性,但還是有大人小孩之別啦!比方短刀大多是看似國小生的年紀、脇刀大約是國中生、打刀則是大約高中、大學生的外表……不過似乎沒有『老態』呢!像是太刀、大太刀,雖然說是成人體態,但頂多身材較為高大之類的。」審神者也不禁分類起來。

  「老態……?你能想像一個老爺爺帶著自己的本體去戰場戰鬥嗎?」

  「哈哈,的確是難以想像呢!」審神者笑了出來:「幸好他們的人類姿態不完全反應刀劍本身的年齡,不然——」

  「怎麼了?」

  「沒事,我只是想到那些總是黏在我身邊、像小學生一樣吱吱喳喳的短刀們本體的年紀……」

  「哈哈哈,突然意識到他們其實都是阿公了嗎!」友人拍桌大笑。

  「……」

  「哈哈哈……不過有年齡差別啊~」友人摸著下巴,不懷好意地笑道:「你們本丸,有刮鬍刀嗎?」那可是成年男性必備的生活用品之一。

  「……」只有一把叫做髭切的刀,但那不算吧!

  但如果這個真是成人男性必備的生活用品,但她沒注意到的話,還真是太對不起刀劍了,回去就問問看他們有沒有需求吧!

  「那有嗶——或嗶——嗎?小孩子型態的短刀就算了,大人的刀劍男士們既然現在是成年男性,那應該也有這方面的需要吧?房間有沒有出現過某種氣味、洗手間的使用時間問題、洗床單的——」友人本來還想問某方面的尺寸大小是否會隨著刀種不同而有別,不過看到審神者已經紅透了臉,總算良心發現地打住。

  「為什麼妳總是立刻想到這類話題……」審神者羞紅著臉,她實在不願去想像這方面的生理需求問題,但是人類成年男性的身體……依她所學的健康教育知識,的確、似乎、好像有這方面的需求,嗚嗚嗚嗚,她不想去想像啊!

  「我就不信妳從沒想過,啊,搞不好是被性幻想的一方也說不一定呢!」

  「……我覺得、大家、應該不會想這種事吧?」審神者不確定地道。

  「那是妳太遲鈍了!」友人睇了審神者一眼,「沒看過侏羅紀世界嗎?裡頭的恐龍第一次接觸到人類時也是沒有立刻展現敵意,需要時間判斷。刀劍男士也是一樣,初次擁有人類的身體,需要一點時間判斷,一旦他們知道某方面的事,你真的覺得他們個個都是德行高潔的聖人?他們現在可是男人喔!所有的男人都是野獸,可別忘了這一點。身為女性,該自己注意的還是要注意一點。」

  「……」審神者感覺到友人的關心,忍不住笑道:「可是我畢竟還算是他們的主人啦!不用太擔心——」突然被友人突然貼近的臉嚇到,幾乎只差一吋就要親到了。

  「你看,你的空隙太多了,連我都可以輕鬆抓到,啊啊!回神回神!我沒有那方面的興趣啦!」只是演給後面轉角一直在蠢蠢欲動的影子們看的,剛剛的演出似乎挺有效果的,她都依稀聽到抽氣聲了。啊啊!真是太好玩了!友人笑著縮回座位。

  「……妳嚇到我了……」審神者渾身脫力。

  「哈哈。不過我說真的,雖然他們實際的歲數都是阿公級的人物,但妳啊,真的要注意一點……」友人捏了捏審神者的鼻子,暗示她往後看。

  「?」審神者往後睇了一眼,頓時臉色慘白地轉了回來。大家隱藏的功夫太差勁了,讓她一眼就發覺了。

  「你家本丸的刀劍男士?」

  「……」審神者木然地點頭,祈禱自己剛剛與友人的對話不要被他們聽到。

  「怎麼像似離不開媽媽的雛鳥……」友人咬著吸管含糊著道,突然靈光一閃,啊啊,是互相牽制啊!該不會審神者和她的這個聚會被誤解了,所以一票人跑來跟蹤什麼的……應該不會有這種後宮劇情般的事吧?不過如果真的是那樣,友人看向審神者的臉,嗯,是個可愛的小美女,看來真的很危險。

  「我、我們換個話題聊吧!」

  「……也好。」

  兩人又聊了好一會兒,才離開咖啡館各自返家。審神者才剛與友人道別完,一轉身便碰到自家的刀劍男士們,還裝出一副偶然來到此地的表情。

  審神者在心底暗嘆,演技太爛了,不過為了避免尷尬,也不想揭露,轉而露出笑容,像平常一樣牽起短刀的手,和大家一起踏上歸途。

  友人看著審神者離去的背影,隱約還見得到刀劍男士們在審神者背後的牽制動作,不禁莞爾,下次直接郵寄一箱杜蕾斯給審神者當禮物好了,她惡趣味地笑了。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嗶——和嗶——是什麼?」

  友人看向身旁,是一名穿著白無垢的纖瘦美青年,渾身的裝扮一看就知道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加上散發出的靈力,她一眼就明白這是個刀劍男士。她比了比審神者離去的方向,「你的主人?」

  美青年點點頭,友人見狀笑了,媽的,吃這麼補,環肥燕瘦什麼都有,不「陷害」妳一下說不過去啊!她勾勾手,在青年的耳邊詳細地解說,並附贈許多現代版的十八禁知識。

  饒是以驚嚇他人為愛好的青年也被這些「知識」愣住了好一會,最後甚至是有些踉蹌地跟友人道謝告別。

  不過在回本丸的路上,他迅速地適應、消化了這些知識,不復方才的害羞,自言自語道:「現在的人類真是太有意思了。」

  『總覺得之後本丸會越來越有趣呢!』青年與審神者的友人,不約而同地想著。

おまけ

  幾天後,本丸收到一箱包裹。審神者從近侍手中接過,看到寄件人的姓名,她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避著眾人拿著寢室悄悄拆了,果不其然,是一整箱的杜蕾斯。審神者不禁窘然,她的那個朋友到底把本丸當作什麼啊?害她那天回來後,看到風吹草動就神經緊張,不過也因為提高了敏銳度,所以總算是注意到了……嗯,刀劍男士的另一面。越想越是臉上發燒,審神者不禁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提醒自己恢復正常,不能逕往十八禁的世界妄想……不過,如果是那個人的話——

  「這是什麼?」某位刀劍男士的聲音在審神者背後響起。

  「……」怎麼偏偏是她剛剛想著的那個人啊!

  「啊~是那個啊!」

  「……」她已經不想問他是怎麼知道這玩意的了,目前最重要的是貞操危機啊!親愛的友人,本丸裡果然住著大野狼啊!


--------
故意不寫明是哪位刀劍男士,任由讀者妄想吧!喜歡鶴丸的就想像是鶴丸,喜歡其他刀劍男士的,就當作鶴丸回去散播了知識的火種吧!
其實本來沒這麼含蓄,但考慮到可能亂點進來的讀者群,還是打上碼,然後把一些東西給刪了。

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